北晚首页

人文

“蝈蝈王”:把蝈蝈画成文人雅士 与娄师白合出画册《雅鸣图》

2018-06-21 10:26 北京晚报 TF2018

王忠民,著名画家。1951年生于河北省沧州泊头市。娄师白学生,中国画院副院长、中国林业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王中民画选》;与娄师白合作出版画册《雅鸣图》等。

作者: 熊庆瑞


乡野童趣成就蝈蝈迷

夏天,所有的鸟都热晕了,躲在绿荫里不出声,只有蝈蝈开心地在草地和树上歌唱。无论你多年岁多大,相信童年玩蝈蝈蛐蛐的乐趣一定难以忘却。那天,当朋友说带我去见一位被称作“蝈蝈王”的画家王忠民时,我立刻兴高采烈起来。

走进画家王忠民先生的画室时,他一边忙着招呼我们,一边说,你们先随便看看,等我把这几笔画完,说着就转身伏案。

我顾不得打量满屋风景,静静地围在画案上看“蝈蝈王”画蝈蝈。钩、点、皴、擦、染……顷刻,王先生笔起虫鸣,一只活灵活现的蝈蝈跃然纸上,我再一次“听”到了蝈蝈那甜美的叫声,这是久违的童趣,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亲切……

“你也养过蝈蝈吗?”

我连连点头。“记得小时候,每到暑假,都在窗口挂一个竹编的小笼子,养一只绿油油的蝈蝈,边做暑假作业边听着它振翅鸣叫。” “蝈蝈王”笑着放下手上的毛笔,端起茶杯坐在我的对面开始和我拉话。

今年67岁的画家王忠民,打小喜欢蝈蝈,“我老家在河北农村。小时候庄稼地里有的得是蝈蝈,绿的、黑的、紫的,大的、小的,公的、母的。太阳一晒,小风一吹,再撅根甜棒子杆一嚼,听着一片蝈蝈叫,那才叫舒坦呢!那时抓蝈蝈只是为了好玩,并没有想到以后会和蝈蝈结缘。

王忠民自幼痴迷画画,说到小时候在田野里抓蝈蝈养蝈蝈的开心事时,还谈到小学时入选国际儿童绘画比赛并获奖的画作《牡丹猫咪》。后来他痴迷上小写意花鸟,尤其在翎毛草虫的笔法趣味上深有所悟。2006年,因与恩师娄世白先生合作出版画册《雅鸣图》而成就了他京城“蝈蝈王”的美誉,到了晚年依然痴情于逗蝈蝈画蝈蝈的生活。别人称他“蝈蝈王”,他总谦虚地说自己是画蝈蝈的,“。我这个王是姓王的王,不是称王的王”。

把蝈蝈画成文人雅士

坐在王先生的幽静画室了,伴着茶香袅袅,听着蝈蝈悦耳的鸣叫,颇有尘心洗尽,怡然自乐的雅意。王先生虽身居闹市,却远离尘嚣,淡看荣辱,抱“茶”守“虫”,我知道,他内心深处满满地潜藏着浓浓的乡土情怀。

“蝈蝈就是我生活中的朋友,或者说它和我同样生活在这样一个氛围中。我是通过蝈蝈这样一个非常可爱的载体,来表现我的生活、情感而已。”

王先生告诉我,中国人历来视蝈蝈为宠物,宋代人开始养蝈蝈,养蝈蝈成为上流社会的象征。

我立马想起电影《末代皇帝》中年仅三岁的宣统在举行登基大典时的镜头 :面对“ 皇上万岁万万岁”的高呼声,竟茫然不知所措,当他发现了大臣身上的蝈蝈才露出天真的笑容……由此可见清廷蝈蝈热的生活写照。

其实,不仅在中国人们把蝈蝈奉为大地的歌手,喜爱蝈蝈的清音,就是在欧洲,依然有蝈蝈的美谈。英国十八世纪著名诗人济慈就写过一首《蝈蝈与蛐蛐》

大地的诗歌从来不会死亡:

蝈蝈当所有的鸟儿因骄阳而昏晕,

隐藏在阴凉的林中,就有一种声音

在新割的草地周围的树篱上飘荡

那就是蝈蝈的乐音啊! 它争先

沉醉于盛夏的豪华,它从未感到

自己的喜悦消逝,一旦唱得疲劳了,

便舒适地栖息在可喜的草丛中间。

大地的诗歌呀,从来没有停息:

在寂寞的冬天夜晚,当严霜凝成

一片宁静,从炉边就弹起了

蛐蛐的歌儿,在逐渐升高的暖气,

昏昏欲睡中,人们感到那声音

仿佛就是蝈蝈在草茸茸的山上鸣叫。

蝈蝈文化至今仍在延续。现实生活中在老北京的盘鸽子、养蝈蝈、提笼架鸟等传统玩意儿中,王先生则对养蝈蝈情有独钟,不仅把蝈蝈养在笼中,养文房,养在笔下,更成就系列名画《《雅鸣图》。

用王忠民的话来说,“我在画蝈蝈的时候我就是蝈蝈,我在画自己,在画生活,用蝈蝈表达我的喜怒哀乐,抒发我的情感。”

一只小虫玩出深厚师生情

翻开王忠民先生的画册《雅鸣图》, 12幅作品张张都是蝈蝈的“人文写真集”,一只只精工细笔的蝈蝈在古琴、茶台、宫扇、砚台、线装书、酒坛边的写意图,画面幽静、怡然、闲适。而每幅画面上气势夺目的篆书,则由王忠民先生的老师、著名国画艺术大师娄师白先生亲笔题写。

一方古朴厚实的砚台上,一只绿色轻盈的蝈蝈正低头吸吮着墨汁,娄师白先生的篆题是:“古墨含芳也醉人”;一束阳光从右上方照射在半张古琴上,一只褐色的蝈蝈正舞弄琴弦,娄师白先生篆题:“调朗玉以润秋声” ;画面上一只粗粝稚拙的酒坛和两个碗,其中一个碗倒酒尽,蝈蝈醉翻……娄师白先生篆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在这部师生二人精心合作的专题性画册《雅鸣图》中,娄老不仅一一篆题了十二幅画名,又写了《序》和书名。我得知以蝈蝈为专题出版的画册,这在出版界还是第一次。和学生合作出一本画册,这也是娄师白先生一生唯一的一次。娄师母王立坤干脆直接对王忠民说“你就是当今的‘蝈蝈王’!”

据行家介绍,这本画册创出了三个“前所未有”。一是以蝈蝈为主要刻画对象的专辑,前所未有。二是把蝈蝈“拟人”画成性情清高的文人雅士,前所未有。三是娄先生“成套”为学生的作品题字,更是前所未有。《雅鸣图》出版后,许多书画家、收藏家,对《雅鸣图》精彩的笔墨、娄老珍贵的题字和委婉雅致的配诗极感兴趣。说能够把虫儿“琢磨”到这种境界,画到这样精细生动确实难得。

王忠民先生拿出《五子乐福图》,给我们看娄先生在画上的题词:“王生忠民擅画工细草虫,尤以蝈蝈更为生动,可谓越古而鲜今。此其又一佳作,得之者必有大福。”王先生至今难忘娄老对自己的师恩与激励,尤其是“越古而鲜今”,可以理解为娄先生对自己的蝈蝈艺术的高度概括和肯定。

如今,王忠民经过成千上万次的艺术实践,他用钩、点、皴、擦、染的传统技法,把水、墨、色,在几平方厘米乃至于在几平方毫米的面积内。

“蝈蝈性格欢乐也可以给人带来欢乐。我有过这样的体验,就是当你在山里写生又累又渴的时候,远远听到蝈蝈的叫声,从心里会有一种快乐的感觉,好像旁边就有你的朋友,顿时就有了精神。而且还有一种直觉,就是你一听到这里有蝈蝈,就会立刻意识到这里的生态环境是好的。当你作画的时候,看书的时候,品茶的时候,与朋友聊天的时候,有一只蝈蝈轻歌妙语,就会特别有情趣,就会感到有一种生机,就会引导你的思绪回到山水之间,就会闻到草木之间的那种特有的清爽之气……”王先生说,特别是在隆冬腊月,不管你是在街上,公交车上,还是在餐厅里,谁的怀里要发出一只蝈蝈清脆的鸣叫声,不要说他自己听的如醉如痴,从心里往外美,就是旁边的人也会感到一种春意一种愉悦。所以蝈蝈给你带来的是一种妙不可言或言之不尽的欢乐……

童趣是艺术的种子,也是老年人健康的源泉。追求童趣与虫为伴,乐在其中,美在其中,人生自然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学业被横加干涉,伴侣遭评头论足,请别以爱的名义绑架独立人格!

不追忆过往,不畏惧未来,这才是最好的生活态度吗?

调皮老先生欧阳中石是教师、是书法家、是京剧行家 本行却是这?

古代最实用开蒙读物《千字文》:不仅能教识文断字 还能学书法

被王维李白写诗咏叹的燕然山到底在哪儿?其实面积很小

小细管胡同深处的《汉寿亭侯庙碑》:明代“适景园”遗存的唯一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