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凌晨笑声歌声仍在继续!藏在小区里的短租房乱象多

2020-08-14 13:36 北京日报客户端 TF010

“亲子主题”“北欧风情”“日式榻榻米”……在某民宿预约平台上,一些开在居住小区中,颇具特点的民宿短租房备受欢迎,点评量及收藏量都很大。

近日,北京市发布《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拟明确,小区业主将住宅对外短租经营的,应符合本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无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的,应当取得本栋楼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

民居改成的短租房

开在居住小区中的民宿短租房,在为游客提供便利、为房东带来收益的同时,也使其周围居民不堪其扰。从清晨开始,楼道中便出现吵闹声和拉杆箱滑动的声音。到了凌晨时分,笑声、歌声仍在继续。民居摇身一变即可成为短租房,但在低准入门槛的背后,无证经营、缺少监管也让短租房乱象丛生。

低准入

民居简单布置后成短租房

姚家园路旁某小区中,一间短租房打出了“单间梦幻榻榻米”的招牌,以此吸引租客目光,每晚三百元的收费,与周围的宾馆相比,有着很强的性价比。一名租客在点评中写道:“房间内配有炊具可以做饭,出行也方便。”

在多个民宿预约平台中,类似的短租房用色彩艳丽的图片与一句足以吸引眼球的广告语招揽着客源。

“智能复式”“轻奢影音房”“波西米亚风”……以短租形式出现的民宿,日租金多集中在数百元至两三千元间,租客可以根据地理位置、入住人数、入住需求等方面自行选择。此类房源多开在居住小区中,由民居改造而成,通过装修或软装布置,使房间具有不同风格,房间多以整套方式进行出租。

民居改成的短租房

张先生经营着四家民宿短租房,都开在居住小区中。其中一间40多平方米的房间被精心布置,房间中还拉起了彩灯,在床的周围挂起了纱幔。他还为租客准备了做饭时使用的油及调料。他通过整租的方式租下房屋,再将房屋进行布置,使得房间看上去较为温馨。将房源在民宿预约平台上架后,时常有租客向他咨询房屋的情况。“只要能满足的,都能尽量按照客户的需要去做。”

李女士曾在崇文门附近某小区中租下20多套民居,改造成民宿进行经营。该小区多为开间小户型,地理位置较好所以房源较为抢手。很多房东都已与她合作多年,因为房源稳定,李女士也对一些房屋进行重新装修,以求能够提高租金。旺季期间,每间房屋的日租金可以达到五六百元。她也算了一笔账,如果长租每间房月租金在6000元左右,但是如将其按民宿短租的方式出租,收益要高于长租方式。

疫情发生后,李女士的短租房受到了很大冲击,多数都已通过赔付违约金的方式与房东解约。本想疫情缓解后再做经营,但是近期发布的关于短租房的相关通知,也让她不敢轻易再整租房源用于短租房。“这个行业虽然进入的门槛比较低,有的房子只需要简单布置一下,不需要二次装修。但是很多挣的也是辛苦钱,也有淡旺季的时候,房子也有大段时间空置的时候。”

很任性

从早到晚吵闹声不绝于耳

“常在清晨的时候,就能听到楼道拉动拉杆箱发出的声音,还常有人大声说话。”沈女士的所在的楼层便有一家民宿短租房,她也因此深受其扰。“这到底是居民楼还是宾馆旅店?”

不仅仅常能看到陌生人进进出出,深夜的吵闹声更让沈女士无法休息。近两年,她所居住的小区中逐渐多了许多民宿短租房。一到暑假,常能看到带着孩子的租客拉着行李箱进出小区,他们并非小区居民,而是假期来京游玩的游客,整洁的小区也开始变得嘈杂。“小区中的电梯、绿地、公共设施被使用的频次增加,居住和生活环境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租客没有楼门的门禁卡,民宿经营者会让他们随便按别人家的房号,要不说是‘送快递的’要不说是‘忘带卡了请帮忙’。我就被这样骚扰过好几次。”

除了房间外的吵闹声,短租房房间中也时常发出恼人的噪音。

“影音房”“投影仪”“高清影院”“轰趴之所”……一些民宿短租房为了吸引租客,在房间中安装了投影屏幕和音响,可以在室内看电影大片。也有的民宿在此基础上安装了点歌系统,租客可以在房间中高歌一曲。“这样的附加设施,可以让民宿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才能抢到更多客源。”一名民宿经营者表示,在房间装修出不同风格后,软装和附加服务也十分重要。

市民周先生的邻居就是一间由三居室改造成的短租房,除了有外地游客光顾这里外,更多的则是来到这里聚会的年轻人。“吃着喝着高兴了,吵吵闹闹的已经不算什么了,最可怕的是唱歌,一折腾就没头儿了。”周先生根据多次经验发现,只要租客点了《水手》这首歌,就已能看出他们的年龄了。“他们一般折腾不过半夜一点钟。”

常有人半夜才入住,进屋后来回折腾,隔音效果又不太理想,周围的邻居生活都受到很大影响。垃圾也被随意丢弃在楼道和电梯前的空地上。民宿经营者李女士所在的小区,业主群中常有业主对民宿提出意见,但是这样的反对声也在李女士和其他民宿经营者的辩解中被淹没。“因为这个小区里,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民宿经营者,他们把持了很大一部分房子,剩下的也多是租户,反对他们的声音得不到更多人支持。”

缺监管

改房屋用途物业只能劝说

“不需要见面,到时候我把密码发给你,你按照密码开门进入就行了。”一名民宿经营者表示,通过平台进行实名登记后,可以在当天直接入住。

记者调查发现,许多民宿虽然在订房时进行登记,房间对入住人数也做了约定。但是在入住时是否为本人,到底为几人入住都很难进行核对。许多房东都选择将密码入住当日发给租客,或者将进门卡和钥匙放在某个位置,让租客当日去指定位置自取。

对于小区中不断进出的短租租客,一些居民正常的生活被打乱,小区业主常将反对的声音反映至物业公司。“我们也只能上门劝劝,拿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情况严重的,就跟业主打电话,请业主跟租客说说,但是有的业主也不配合。”罗先生的公司为多个小区提供物业服务,他也常能遇到类似的举报,处置上也让他时常犯难。“我们调解不了的,也有业主最后报警解决的。”

“我们这种做民宿的,自己不断折腾房,目的就是短租给来旅游的人、来看病的人,也用不着执照,没有遇到租客让我们提供执照的。”李女士经营的民宿房并未办理营业执照等相关手续,“这都是个人的房子,用不着那些手续。有时候社区会让我们提供业主的授权书用于备案,我们也会跟业主打电话说一下情况。基本上业主都会同意授权。”

记者调查发现,在多家以民宿为主的短租预约平台中,欲将房屋挂在平台进行经营,除需要填写个人信息外,还需要填写房屋地址、装修程度等信息,并提供身份证、房产证或租赁合同,并不需要营业执照等证照。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明生表示,在居民居住小区中进行民宿等短租房的经营,构成了营利行为。短租房经营不仅没有取得相关证照,也缺少了相应的监管,会给消防、治安等方面带来比较大的隐患,也让被不断侵扰的居民苦不堪言。《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补上了对于短租房的定性不甚明确、监管缺位的问题,让这个正在快速发展的行业得到一定的约束,让其能够更良性地发展,也让短租房的经营和监管不再处于灰色地带,减少短租房与周围居民间矛盾的出现。

原标题:一大清早开始吵 深夜变身练歌房 藏在我家楼里的民宿短租房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赵喜斌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先网签再隔离,房东提供出入证,违规短租房存安全隐患

地铁“猎狼”人:斩断一只只“咸猪手”

刚下“抗疫前线”当起小学“副校长”,岗前培训女儿试听“挑刺儿”

发现网约车司机非“京籍”可打热线举报,别让管理规定成一纸空谈

路边名摊儿进店,为了一份老北京记忆

北京街头小吃撤摊儿进店:卫生改善价格略涨,不再“靠天吃饭”

中华骨髓库呼唤“失联”志愿捐献者,延续生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