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搬家费从1500涨到18000?计件费人头费等老戏码出新花样

2020-08-05 14:25 北京晚报 TF008

算好了最多1500元的搬家费,搬家后竟涨到了18000元。最近,一位消费者的遭遇给不少想要搬家的人提了个醒儿,坐地起价的老套路又来了。不过,这回除了收费条目不透明的老戏码,又有了新花样:运包裹增了计件费,搬家工加了人头费。但不管是哪个坑儿,只要掉进一个,不花点冤枉钱,就别想着出来。

人头费 拆装家具漫天要价 有电梯仍按楼层加价 大件家具单独加价

■事件回放

报价很低 搬完了冒出天价人头费

7月下旬,打算搬家的吴女士,在网上搜到了“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

“网页做得特漂亮。有运输车辆的照片,搬家工人的工作照,而且在各个区都有分公司。”吴女士一眼就看上了这个搬家公司,立即打电话咨询费用。

“一辆车收费300元,路程超过10公里,每公里加6元钱,从小区门口到家门口有200米步行,需加收200元,此外不收取家具拆装费,没有额外费用。”听到搬家公司客服的报价,吴女士粗略一算,搬家的花费也就在1500元至2000元之间。于是她马上预定了两辆货车,并约定7月25日中午11时搬家。

当天,两辆货车晚到了四五个小时,等全搬完都晚上六七点了。这都不算什么,等结账时,一张18000元的账单摆到吴女士面前,才让她瞠目结舌。

吴女士回忆,结账时一位搬家工人一边在纸上计算一边嘟囔:“我们是6个人,总共工作7个小时,每人一小时300元,一共14700元,再加上车辆使用费,总计18000元。”

一听这数儿,吴女士急了。

“此前打电话咨询时,没听说按人头收费呀!而且,搬家之前,你们也没有报详细的价目表。再说,只干了3个多小时,这工作7个小时是怎么出来的?这样收费也太不合理了吧!”因为费用多得有点离谱,吴女士与搬家公司的人争执起来。

得知业主与搬家公司有争议,小区物业工作人员赶来了。经协调,吴女士才向搬家工人支付了4000元的搬家费。

“一万多块人头费的坑儿是躲过去了。”吴女士的心刚落了地儿,却发现架子鼓在搬家过程中被损坏了,鞋柜更是不翼而飞。

■记者调查

“坑人”公司 到底在哪儿?

搬个家还能玩出那么多花样儿?越想越气的吴女士把这段经历发到了网上。没想到与她“同病相怜”的人还真不少。

网友王晶介绍,他曾经也找过这家“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当时双方协议的搬家费是500元,没有其他费用。

“搬完家,工人向我索要人头费每人每小时300元。还说500元只是车费。”王晶质问:为什么不提前说?工人却认为他事先是知道的。最终王晶还是多付了1300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少联系“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的事主,都有相同或相似的遭遇:咨询时,客服报价很低,搬家前也没有看到价目表,直到搬家后,就会冒出一笔数额不菲的搬家工人人头费:每位工人每小时300元,导致实际费用与报价相差很大。

那么,这家“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到底在哪儿呢?

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94年,办公地点为朝阳区小武基村。但天眼查信息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地址为朝阳区北路甲27号。2016年成立的“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在2018年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登记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记者找到朝阳北路甲27号,发现这里是一家传媒产业园。一名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产业园内没有搬家公司。

记者又走进小武基村,却没有找到搬家公司。当地村民说,从来没听说村里有过搬家公司进驻。

■最新进展

不接受道歉和赔偿 已反映到监管部门

上周,“北京四方兄弟搬家有限公司”向吴女士出具了《道歉信》。信中表示,公司没有提前说明每人每小时300元的费用,也没有出具价目表,导致吴女士与搬家工人产生了纠纷,搬家公司愿意退还搬运费1000元。但是,吴女士没有接受赔偿,而是将此事反映至朝阳区市场监管局。

■行业乱象

标准不成文 乱收费问题层出不穷

王粟在搬家行业有着丰富经历,他分析,吴女士掉进了人头费和低报价诱饵两大坑中。

低报价开路是老套路了,因为抓住了顾客想省钱的心理,几乎是百试百灵。人头费虽然是新花样,但也属于乱收费,钻的就是顾客不问不看报价明细表的空子。

两者之中,又以乱收费的问题最严重。比如搬家前不出具报价明细表,搬家后突然加价;大件家具单独加价;拆装家具漫天要价;即便有电梯也按楼层加价……直到最近出现的按搬家工人人数收费,花样繁多。原本报价三五百块钱一车的搬家费,最后要价一两千,甚至于上万元、数万元。

“其实,行业内早已开始关注这些问题。”王粟透露,通常情况下,搬家工人只要不爬楼梯,30米以内搬运家具都是免费的。在这个基础上,超出一米加收两到三元钱。大件家具按照重量收钱,一般不超过50公斤都免费。拆装也会细化到家具的延米。这些细化收费条目出现后,减少了发生纠纷的可能性。

“问题是,这些细化的收费标准仅限于不成文的‘约定’,并没有形成法定的收费标准。因此在搬家服务中,标准不一、巧立名目、坐地起价的现象难以杜绝。”王粟说,现在更有甚者,从社会上随意找一些非专业的搬家工人“帮忙”,导致出现了暴力装卸的问题。

■建议

报价明细不可少 监督监管要把关

王粟提醒,搬家的旺季主要在春节后和暑假期间,这也是黑搬家公司最活跃的时候。他们给消费者常挖的坑儿是:低价诱饵,再坐地起价;按包裹数量计件收费;以搬家工人数增加人头费。

中国商业法研究会副秘书长吴长军认为,当前搬家市场交易有序恢复,业务量增加,相应地投诉量也会逐渐增多。一些针对皮包公司、黑搬家公司、小型搬家公司的投诉相较年初有增长趋势;同时收费不规范、价格欺诈、服务质量低、损坏客户物品等方面是投诉的主要内容。

吴长军认为,北京搬家行业总体管理和运营水平逐渐提升,一些规模化和正规化的搬家公司,也制定了越来越细致的收费条目。

如何规范搬家行业?吴长军说:“根据《民法典》中关于运输合同的规定,政府职能部门应该依法监督搬家公司遵守运输合同,进而形成良好的市场竞争秩序;一些信誉好服务好的公司必然会获得更多青睐,相反一些不规范的公司因优胜劣汰而逐步退出市场。”

吴长军说,“除了法律约束,还应该加强交通运输以及搬家行业协会的建设,发挥好监督作用。同时搬家运输行业协会也可以发挥调查、监督、规范、引导等功能,为消费者提供信息服务,规范搬家公司经营行为,努力推动搬家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原标题:老戏码新花样 搬个家一万八 现在搬家特别容易掉坑里)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群琛

流程编辑:tf008

分享到

老北京搬家怎么收费?明码实价不欺客,行规严格不可违

搬家路上“坑”很多,被巧立名目多收费怎么办?专家支招

北京首个老楼改造工程复工,重汽小区135户人家今年五一回新家

找搬家公司小心三大陷阱:坐地起价、转包、不签合同

朴槿惠私宅修缮 最快今天搬离青瓦台不搬家因为没暖气?

盖房子装修搬家心太累 折腾拆迁户的规划须慎行

家搬不走 经历短暂易变才知道什么是长久稳定

线上搬家喊低价只出车不管搬 临时加价是行业“潜规则”

“累赘”多了房子便越来越沉 根也就一点点扎下来

女子搬家遇黑物流拉走家当漫天要价 运费扭脸涨到2万

张智霖庆祝搬家 网友:靓靓又有地放包包了

地铁“猎狼”人:斩断一只只“咸猪手”

刚下“抗疫前线”当起小学“副校长”,岗前培训女儿试听“挑刺儿”

发现网约车司机非“京籍”可打热线举报,别让管理规定成一纸空谈

路边名摊儿进店,为了一份老北京记忆

北京街头小吃撤摊儿进店:卫生改善价格略涨,不再“靠天吃饭”

中华骨髓库呼唤“失联”志愿捐献者,延续生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