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孩子们占小区广场上体育课,居民:楼下齐拍球,午休泡汤,花草被踩

2020-08-03 13:31 北京日报客户端 TF020

考虑到不少运动场馆没有开放,又希望孩子们得到锻炼,不少家长和教练都把授课场所选择在了通风条件好的户外。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调查发现,公园里、街头小广场、小区广场都成了孩子们的上课场地,轮滑、跳绳、篮球、足球……授课内容五花八门,时间多集中在傍晚前后。虽然孩子们得到了户外锻炼,但这种授课形式其实颇有争议。

现象

乘凉小广场成教学场地

“下午五点到六点,有足球课;六点到七点,有轮滑课,七点之后,是广场舞时间,咱们只能四点上课,这个点儿有点晒。”

最近两天,齐齐妈妈所在小区新入学家长群里,有好多家长都在攒户外运动班,篮球班、足球班、跳绳班、轮滑班……每个班都能在不长的时间里轻松攒五、六个孩子,唯一困难的就是适合教学的场地不够用。

体育馆刚刚开放并有限流,很多之前已习惯在户外上课的孩子和家长们反而喜欢上了这种上课方式——通风条件好、完成户外晒太阳的“任务”、一起上课的都是熟人、上课人数少、请假条件宽松……

4月中旬,骏骏妈妈看到小区楼下在上篮球课,就赶紧报名参加。教练每周到小区里上3次课,一起上课的都是小区里的孩子,相差不到两岁。“下楼就能上课,至少节省了一个小时的路上往返时间。同一个小区里的孩子在一起,气氛好,也安全。”

骏骏妈妈所在的小区,中心广场外围有一圈绿化树,北侧两棵高大的梧桐树,遮出了很多阴凉,孩子们就在树下上课。眼看着这个篮球班规模越来越大,小区里的男孩子有一半都参与进来,教练分成了3个年龄组,10岁左右、7岁左右、5岁左右,一共6个班,其中7岁左右的孩子就组出了3个班。上午10点是5岁左右的孩子们上课时间,从下午2点到5点多,则是大一点孩子们的天下。

然然妈妈所在小区外的街心公园里,有一个圆形小广场,之前这里是周边小区居民带着孩子来消暑纳凉的“大本营”,但最近一段时间,家长们不再带孩子过来了。然然妈妈说:“经常有大一点的孩子在那儿学轮滑,害怕撞着。有时候还有孩子在那里学足球,球到处乱飞,从那儿经过都得躲着走。”

算账

家长能省钱教练有提成

在一些公园里,同样有很多孩子在上篮球课。一位篮球课助教看到记者驻足观看,还特意过来推销。“教练都是上门授课,费用比我们在球场的课程要便宜30%,而且都是小班课,还可以一对一,时间由家长们定。如果您能组团,五个以上孩子,我们可以给您20%的优惠。”

这位助教告诉记者,因为场馆暂时不能开放,成本压力比较大,他们俱乐部从4月底就开始尝试这种户外课,很受家长欢迎,“增加了很多新学员,都是孩子们自己主动参加的。很多之前的学员,也都愿意上这种课。”而对教练来说,虽然每天需要赶往不同的场地,但俱乐部专门调高了教练的分成比例,尤其是教练自己拉来的户外班,俱乐部只留了很少的提成,多数都直接归教练所有,这也促进了教练的教学热情。“家长们都是直接微信转账,这样算下来,教练们的收入跟疫情前基本持平,少部分教练的收入甚至比之前还高。”

教轮滑的罗教练就是收入提高的教练中的一员。他退休之后,一直在自家附近的街心公园里教孩子学轮滑,“在家里怪没意思的,就当陪孩子玩儿。”疫情之前,他多数都是工作日的傍晚有一节课,周末再安排两三节课,每节课七、八个孩子,因为收费相对便宜,周边的孩子们都愿意来找他上课。

4月中旬开始,很多家长催着罗教练重新在户外开课。罗教练要求孩子必须戴口罩,谨慎地开了两次课,结果越来越多的孩子加入了进来。“这几个月,学轮滑的孩子比之前增加了一倍多,好多上学后就不学的孩子也重新捡起来了”。

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要上六节课,每节课有将近二十个孩子一起滑圈。“能下楼玩一会,还有教练帮忙带着,方便啊。”住在公园边上的涵涵姥姥每天固定上午10点、下午5点带孩子下楼找罗教练上课,“一节课才四十多块钱,滑一个小时,回家吃饭、睡觉都香。”

因为人员聚集过多,小公园的管理方在5月初曾找到罗教练,要求他解散轮滑班,正好疫情出现反复,罗教练就把课停了一个月,如今已经恢复。“我们买了轮滑课时包,主要让孩子‘耗耗电’,趁着这个暑假赶紧学完,下个学期开始,孩子也就没这么多时间下楼玩了。”开学就上三年级的鑫鑫的妈妈告诉记者。

争议

楼下齐拍球午休泡汤了

虽然教练和上课孩子的家长都比较认同,但这种“广场课”还是有些扰民。“每天不到两点,孩子就在楼下拍球,小广场上铺的是地砖,感觉有些空心,七八个篮球拍起来的时候,声音特别大,而且孩子们凑在一起,难免吵闹。”齐齐妈妈所在的小区里,有居民就对孩子们聚在楼下上课颇为不满,甚至在小区群里提过“完全没法午休了”,但每次也都不了了之,甚至因为加入孩子越来越多,还有人在群里批评她“太矫情”。

张女士也曾受到类似的批评。她所居住的小区,小广场周边分梯次种了很多花,孩子们傍晚在广场里上足球课,时常会把球踢进绿化带里,孩子们冲进去捡球的时候,踩坏了很多花草。

张女士拍了几张被踩倒的鸢尾和玉簪花,发在了小区微信群里,请物业留意并加以劝导。多数邻居都保持沉默,物业工作人员解释说是孩子踩坏时,群里还有一、两条留言说孩子们在小区里活动无可厚非,希望邻居们多些包容。这也让张女士有些生气,“邻里之间确实需要互相包容,小区里的活动空间已经基本都紧着孩子先用了,大人遛弯都是出小区在马路上遛达,但是必要的规则还是应该告诉孩子的。”

建议

家长多参与组队户外游

“任何小区包括公园不能用来做经营项目,除非是由相关设计和规划部门变更设计和规划,改变小区和公园场地用途。”北京亿康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宋积虎说,在小区内部或者公园广场上授课其实是违规的,即便是由正规俱乐部的教练授课,也不符合规定。

宋积虎介绍说,根据《北京市体育运动项目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的规定,从事体育运动项目经营活动,必须具备的条件中,明确了“有符合经营项目要求的场地”、“有符合技术标准的设施、器材”,同时经营者还必须对经营用体育场地、设施、器材定期检查,保证其符合体育运动项目要求。“由此可见,经营体育运动项目必须在其审批的场地进行,并且要定期检查场地确保其符合运动项目要求,小区内、公园内的广场显然不在此列。”

另外,小区内部是该小区业主的公共活动场所,教练直接到小区内部教授孩子,也会直接产生两个问题,“一是容易造成小区大量公共资源被少数人占用;二是各个小区的场地、设施不尽相同,缺乏安全性和规范性,容易引发安全事故。”而如果教练本身就是私教,问题就会更多,“经营性质、资质、安全等各个方面均有问题,而且没有注册的私人教练,这个群体资质不齐且缺乏管理,存在的安全隐患更多。”

对于类似的情况,宋积虎律师提醒,如果教练的教授项目侵占了小区公共场地,公园的公共场地,小区物业和公园管理方有权利制止。

同时,按照目前的规定,市体育行政部门负责全市体育运动项目经营活动的管理和监督,工商行政管理、公安、税务、物价、卫生、技术监督等有关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做好体育运动项目经营活动的管理工作,“对违反本办法的单位和个人,由体育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如果未取得体育运动项目经营资质证书、从事体育运动项目经营活动的,处以3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实际上,带着孩子户外运动也有一些更为安全的方式。

“世界上只有两种孩子,一种喜欢运动,一种还不知道自己喜欢运动。”上周六,在带着孩子参加了爬长城活动之后,吉吉妈妈在朋友圈里感慨。

吉吉妈妈特别反对一提增加孩子运动就给孩子报班的方式。从去年开始,她每个周末都带着孩子参加一次户外“越野”运动,爬长城、骑自行车穿越或者爬山,总之一切能够和孩子一起参与的户外活动。

经常跟孩子一起运动,除了让吉吉妈妈身体更健康之外,也让她们的亲子关系更加紧密,“运动的时候,大家心情都比较放松,孩子们也都能跟父母如同朋友一般相处。现在每个周六,都是我们一家三口最期待的大日子。”

除了亲自下场带孩子运动之外,正规的体育场馆也在逐渐开放,篮球馆、羽毛球馆、游泳馆、健身馆、足球场都可以通过提前预约后入馆运动。很多篮球俱乐部也已经可以正常约课,在场馆中正常上课。

同时,“8.8北京体育消费节”也正在进行中,从现在开始,人们还可以通过小程序选择离家近的运动场馆,免费体验一个小时。

(原标题:孩子们占小区广场上体育课,居民:楼下齐拍球午休泡汤了)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周明杰

流程编辑:TF020

分享到

教育部:文化课作业减下来,体育课作业必须加上去

北京这所小学第一堂体育课,摘掉口罩先练眼神儿

学生体育课上猝死!多地叫停学生体育课戴口罩,医生紧急提醒

增加体育课先从不占用体育课做起,是时候“野蛮”中小学生体魄了

北京市教委:正论证中小学每周增加一节体育课

别拿体育老师“生病”当段子看,这背后是轻视体育课的教学观念

体育老师晒“卑微”聊天记录刷屏!内容太真实,引网友强烈共鸣

北京中小学体育课成“主科”:在校12年至少锻炼2160小时

浙江大学本科生体育课教学改革 每学期学生需跑超百公里

地铁“猎狼”人:斩断一只只“咸猪手”

刚下“抗疫前线”当起小学“副校长”,岗前培训女儿试听“挑刺儿”

发现网约车司机非“京籍”可打热线举报,别让管理规定成一纸空谈

路边名摊儿进店,为了一份老北京记忆

北京街头小吃撤摊儿进店:卫生改善价格略涨,不再“靠天吃饭”

中华骨髓库呼唤“失联”志愿捐献者,延续生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