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登永定楼眺望永定河,听退休老人讲永定楼历史

2020-08-02 14:40 北京晚报 TF010

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官厅水库往永定河放水,永定河河道北京段通水了;通水之后的永定河畔,水清岸绿,风景独好。

作者:何燕斌


永定河落日余晖 吴镝 摄

忍不住给好朋友老王打了个电话,问他从哪里观永定河景致更美,他毫不犹豫,作答:“从永定楼上眺望永定河,是最佳位置。”

于是约了老王,一起来到永定楼。

老王是永定河管理处的老人了,据他介绍,“永定楼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黄鹤楼;总体楼高62米,它飞檐斗拱,庄重大气;每层都有走廊,便于远眺河景。”

正是落日时分,夕阳西下映红了半个天际。

站在永定楼的二层,看永定河河水静静流淌,我想起了一首诗,“天际霞光映水中,水中天际一时红。”眼前的永定河,波光粼粼,美得不可言状。

永定楼身披五彩霞光,一阵风轻轻吹过,永定河边绿柳摇摆,这夕阳下的景致,当是一天中永定楼与永定河最具诗意的时刻了。

我回头,看见西山,不由轻声念起“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我对老王说:“永定河流经北京,从海河入海。想要看到永定河的入海处,就让我们再上层楼,发挥想象吧。永定河的入海,会是何等的壮观!”

老王介绍说:“永定河,北京的母亲河,旧名无定河,流经河北、北京、天津等43个县市,历史上几次泛滥。清康熙三十七年对永定河河道进行了改造,赐名永定河。1953年官厅水库建成后,没有发生过洪水。”

此时,我和老王已经上到了永定楼的最高层,这里可以看得更宽广更遥远。极目眺望,永定河河水泛着波光,西山露出一片刺眼白光,而天色已经转暗,夜幕渐渐闭合。“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昏之中以及黄昏之后,漫漫时光如何消度?是我和老王必须认真对待的课题了——

再有一年多,我和老王都要退休了。在水务局工作30余年,我们的共识是,艰苦的工作环境,不单磨练了我们的意志,锻炼了我们的体力,更让我们知晓观山观水哪里角度最好,让我们有机会望见那些平凡山水的不平凡时刻……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我对老王感叹,人生太快,青丝转瞬白首。但我们可以有一份光发一份热,就像夕阳中从永定楼观到的永定河,那种最朴素的美丽。

我和老王都希望我们对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即便寡淡日常,也能保有这样一种态度和热情。

从永定楼一层一层走下来,我感觉不虚此行。

时间难留,风光难留。美好的心愿,不难留。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明朝蒙古使者为啥都爱往北京跑?这就不得不提“厚往薄来”原则

《英雄赞歌》填词者非职业作词人,为何非他莫属?

一家17代人守护袁崇焕墓近400年,宋庆龄、周恩来都曾来祭扫

从《红楼梦》王熙凤这番满分操作,品婆媳关系中的智慧

钱浩梁:成也李玉和,毁也李玉和

鲁迅曾被磕掉两颗门牙,“路怒党”当读读其这篇叙事旧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