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纪录

高温“烤”验下 劳动者挥汗如雨

2020-07-26 14:06 北京晚报 TF021

昨天,北京大部分地区出现37摄氏度以上高温,酷暑下各行各业的劳动者承受着种种“烤”验,热红的皮肤挂着汗水,浸湿的工服紧贴脊背……高温下本报记者多路探访他们坚守岗位、为保障市民生活所付出的辛苦。

生命守护人

120急救医生奔波的一天

昨天早上7时30分,位于丰台西铁营东路的北京急救中心南区分中心内,当天白班的急救医生王克信正在急救车厢里埋头忙碌,从随身携带的急救诊箱,到心电图机、呼吸机、监护仪、氧气瓶……他逐一清点,麻利地装车、固定。“开机调试一下设备、再查看一下急救药品是否够用……”跟搭档、90后男护士孟繁宇交代完毕,王克信说:“我们每次出任务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9时06分 有人晕倒

“丰台妇幼保健院门口有人晕倒……”9时06分,王克信所在的急救车组接到了当日第一单任务。

不到2分钟,急救车便抵达事发现场。当时,丰台妇幼保健院门口停着一辆三轮电动车,66岁的马大爷坐在车上,紧闭双眼、面色苍白,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王克信快步上前查看老人的情况。

“先上车做一下检查吧。”王克信和担架员合力将老人扶上车,躺下。量血压、测血糖、吸氧……发现老人没戴口罩,王克信转身从物资箱里拿出一只口罩,细心地帮老人戴上。

“体温36.3℃、血压60mmHg至100mmHg……您出汗太多了,我们给您补点液。”说着,护士孟繁宇轻拍老人的左手,果断进针,建立静脉通路。

输液没一会儿,老人情况便有所好转,不仅脸色红润起来,还能开口说两句话了,“我早上没吃饭,吃了降压药……”

“别担心,现在天气炎热,您应该就是一过性低血压晕厥。不放心的话,可以再去附近医院检查一下。”之后,经家属同意,急救车将老人送到附近的北京丰台右安门医院。

9时35分 转运车祸伤者

9时35分左右,王克信与右安门医院急诊科抢救室的医生完成交接。走出医院大门时,他的工作服已被汗水浸湿了。王克信说,南城老旧小区多,不少五六层的楼房没有电梯,搬抬病人时往往需要医护人员协助担架员。“几乎每次任务结束时,大伙儿的衣服都跟水洗过一样。”

对急救车内的物品进行消毒后,王克信他们直奔下一单任务。这次是去宣武医院转运一名因车祸受伤的患者到右安门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12时 午饭吃一半 任务又来了

可忙活了大半天,王克信他们却连一口水都没顾上喝。临近中午12时,王克信从食堂打了饭菜,紧着扒拉了几口。然而,这顿饭才吃了一半,新任务又来了——两辆电动车相撞,有人受伤。王克信放下饭碗,转身又出发了……

截至昨晚下班时,王克信所在的急救车组一共出了6次任务。当他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位于廊坊的家中时,已是晚上9时多。今年38岁的王克信从事院前急救已有八年,对他来说,早出晚归、加班加点早已成为习惯。本报记者 刘欢 甘南 摄

游船管理人

汗水把工作服浸湿了一遍又一遍

昨天下午2时左右,玉渊潭公园樱花码头附近的气温已达到36摄氏度,阵阵热浪袭来,让人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可黄庆庆还是在照例完成他的规定动作:引领游客上船、讲解安全须知、搀扶老人和孩子,游船回港还要钻进船舱开展消毒清洁。

黄庆庆是玉渊潭公园樱花码头游船队的工作人员。正值周末,公园游人渐多,“伏天儿是这一年里最不好熬的日子了。”黄庆庆是个150斤的“大块头”,说着话,豆大的汗珠从他黝黑的脸颊滚落。每天9时码头开门,他就和同事忙活开了。只要有游客走上码头,黄庆庆就会迎上去周到服务。

如果有游船回到码头,黄庆庆和同事还要对每艘游船进行消毒清洁。在游客驾船返回码头的高峰时段,黄庆庆和同事几分钟就要完成一艘船的消毒清洁,汗水把工作服浸湿了一遍又一遍。

趁进休息室小休一会儿,黄庆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衬衣,放在风扇前吹干,返回岗位的时候,工作服没干透也得穿上就走。

樱花码头游船班班长董永宇告诉记者,降级之后,周末出船率可以达到100%。码头每一位员工都像黄庆庆这样,顶着酷暑,坚守岗位,为游客提供安全、周到的服务。本报记者 叶晓彦 白桦 摄

树木“美容师”

干完活衣服能拧出水来

昨天上午11时,地表温度43摄氏度。已经在阜成门外大街北侧连续工作6个小时的西城区月坛绿化队南礼士路养护组组长严家齐早已是大汗淋漓。

顾不上休息,把梯子搭在一棵行道树旁的严师傅,三两步就爬到两米多高的树干上。他先系好安全带,再从腰间抽出手锯,开始清理小枝杈。不一会儿,他的脸上脖子上,还有后背,全被汗水湿透了。

“这纯是体力活儿!”返回地面休息的严师傅说,高空剪枝工作面小,又有树叶遮视线,本来就不容易,再遇到这样的高温天气就更难了。

记者看到,高温下师傅们都穿着长袖长裤,头戴安全帽,细密的汗珠吧嗒吧嗒往下滴,蓝色的工服脱下来一拧全是水。

“天再热也要剪枝,因为雨季枝叶长得快,不能让下垂枝影响通行安全!”严师傅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清理地上的树枝。

地铁“安全员”

一个班下来下巴全是痱子

13时,地铁八通线通州北苑站二层站台测温仪显示41摄氏度。

“丁零丁零”正在检查消防设备的王宇发现屏蔽门发生了故障。他三步并作两步往台阶下冲,穿过站厅又呼呼跑上楼梯,十几秒时间便赶到了故障点。“看,就因为这么个瓶盖儿。”王宇从屏蔽门中间抠出瓶盖,屏蔽门恢复了正常。这时,他全身已经湿透,脸上汗珠还在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通州北苑站地上站台内外互通。站台外,炎炎夏日,站内却像个“桑拿房”。“光站着不动身上都一身汗,何况我们戴着口罩还得跑来跑去呢!”王宇说,每到早晚高峰热浪“席卷”,一个班下来,下巴全是痱子,都是汗浸的。

作为值班员,王宇每两个小时就要把站台所有区域巡视一遍。“巡视可不是遛弯儿,尤其高温天,要对所有客运设备仔细查一遍。”从9时接班,他的身影时时穿梭在站厅站台,不时驻足客流密集场所,地上滴落的汗水,勾勒出他的行走轨迹。

社区“清道夫”

天热干活特意剃了个光头

15时,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候,北新桥街道青龙胡同东口,58岁的邱万芝开启了垃圾清运工作。作为东旭佳业物业公司的垃圾清运员,他要在19时前把9个垃圾分类投放点36个垃圾桶的垃圾运到密闭式清洁站。

掀开厨余垃圾桶盖,垃圾已被高温蒸得直冒臭气,也熏得邱万芝睁不开眼。邱万芝搬出一米高的垃圾桶,又将垃圾一点点铲进清运车。还不到5分钟,邱万芝的工作服全湿了。汗珠顺着额头流到了眼里,邱万芝用戴着手套的手抹了一把,手套上的垃圾也蹭在了脸上。他顾不上擦,埋着头又开始清理。

“天越热,越不能让垃圾存放的时间太长。为了方便在大热天里干活,大前天我特意去剃了个光头。”邱万芝笑着说。

口罩脸、手表腕,衣领内外黑白分明两种颜色,胳膊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晒斑……这些都是邱万芝与暑热战斗的日常模样。

一阵忙活,邱万芝拉开口罩透了透气说:“忍忍就过去了,大家都一样,高温天里没有例外,这样社区垃圾分类才能正常运转下去。”本报记者 曲经纬 实习记者 师悦 张雪 文并摄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宣武医院普外科护士郭京:用笑容和专业能力温暖患者

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曾晓芃:跟“小虫子”斗智斗勇30年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不辱使命,不负国家所托

探访北京地铁检修库工人们,后背上开满汗碱花

污水“清道夫”王佳伟:心中有个梦 打造智慧污水厂

编外“警察”范晓岩:用科技手段维护千家万户安全

药品“把关人”李文东:让百姓吃上放心药 苦点累点不算什么

“现代鲁班”王恒:“长”在工地上的建设项目带头人

“斜杠”女士蒙曼:坚守教师本分 初心从未改变

今天,向每一个在工作岗位上奋斗的人,致敬!

又是一年“五一”劳动节,今天,致敬最美的你!

哇哦!昌平竟藏着一个“小鸟天堂”

迎国庆主题花坛亮相,今年整体应用200余个品种

2020中关村论坛和科博会开幕,多图看现场!

大片来了!雨后京城,晚霞与彩虹交相辉映

草原乌鸡蛋逐渐在北京站住脚,林下资源助力内蒙部分村民脱贫

赏花观景!北京市第十二届菊花文化节开幕,40万株菊花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