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在深居简出的日子,一位“香港深圳人”的所思所想

2020-02-16 18:26 北京晚报 TF017

连日来阳光充沛得如朝气勃勃的青壮汉子,楼外花园和街景的颜值也“爆灯”;我和家人却甘心避开户外的和暖好天气,自行隔离于屋内,因为新冠肺炎正肆虐。为健康,为响应“少出门,不出门”的呼吁,我们深居简出。

黄维樑


 战疫情 范 扬

韩愈《送浮屠文畅师序》曰:“夫兽深居而简出,惧物之为己害也。”讽刺的是,如今深居简出的不是兽而是人,因为由兽传染给人的病毒,害人至广至深。踏入庚子年元月,国人时时刻刻关注疫情,从各地的各种媒体获知确诊病例、重症病例、死亡病例、治愈出院病例、疑似病例各有多少,每日增加多少,武汉有多少,湖北有多少,北上广深有多少,港澳台有多少,其他国家和地区有多少。我这个“香港深圳人”,当然特别关心香港和深圳。内人是主妇,儿子读中学,我退休后在香港的学院兼课;现在所有学校停课,全家天天在家,在深圳的家里。深居简出,我们的“深居”也是“深圳居”。

深港各地的超市货架上虽然“吉”过,到底“后来居上”,目前食物的供应丰足。粤语“空”“凶”同音,粤人“避凶趋吉”,于是把“空”说成“吉”,把“空了”说成“吉咗(吉了)”。对,全国各地,人们仍然享受丰衣足食的安吉,唯一不那么丰足的是口罩。有好多天,香港街头多处出现“龙的传人”——排队轮购口罩的长龙。有老人(在香港称为“长者”)通宵排队五六个小时,就为买这样一盒“防毒面具”。谣言无腿而飞奔传播,大米和卫生纸也曾成为抢购的物件……

中国速度必能“勇夺金牌”

一小撮人为了贪图口福,一大群人因此染上病毒。猎杀贩卖进食野生动物,就那小撮人,就那小角落,结果却是举国上下倾力抗战。千万计的医护专家、万吨计的医疗物资迅速集聚,火神山和雷神山两个医院,以十七年前北京兴建小汤山医院的速度甚至更高的速度,各在十天内先后交付使用。这是逾万个工程人员的奋斗成果,他们是伟大的小蚂蚁、小工蜂。以这种史无前例的中国速度,同蔓延的病毒竞赛,我相信中国速度必能“勇夺金牌”。

这场大战“疫”,令人感动的事情述说不尽。部队在冰封雪飘的北国,千里“出征”;各地医护人员不惧风险苦辛,主动请缨奔赴“战场”。一段视频中出现的场面:两个身着全套防护服如来自外星的人,在医院的过道相遇,迟疑数秒之后,迅速拥抱,数秒之后迅速分开,“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走了。其实这两个方向是同一个方向——救治病患。一模一样的“外星人”,原来是怀抱仁心的夫妻,刚才他们是凭眼神和声音,才把对方认出来的。

身为香港人,我却为深圳河以南的一些同胞叹息以至气愤。近日数千个医护人员,要求港府在各口岸“封关”不果,竟然罢起工来。人类普遍应有的爱心,他们欠缺,其严重性甚于缺乏口罩。来一个“纵向”对比吧,十七年前“SARS”肆虐,香港的仁医仁护不畏顽敌,勇敢抗战,有多人不幸牺牲。幸好现在香港也出现了“抗疫连线”大队伍,呼吁各界齐心合力;有大学研制出病毒快速检测试剂盒,且为大湾区城市采用。在非常时期,在任何地方,卑劣与崇高最是对比鲜明。

武汉人自强不息

如我们一般深居简出、“离群索居”的人不计其数,各种类别的教师都“赋闲在家”。对于抗疫防疫,我们事事关心;感染病毒者累计数万,疫情严峻,深居的书生,却只能慨叹“无力正乾坤”,和古代面对忧患的杜甫一样。然而,不能只是叹息和等待好消息,于是大家互通微信,竞相发文,既相濡以沫,也希望传递正能量。各种资讯、各种意见以4G或5G科技射向云端,再以超高速散落大地。精准的病例数字,笼统的用药传闻,真事实,假消息,或富义理,或纵激情,无数感人和惊人的叙述,促成资讯大爆炸、大传播。其中多有正义凛然的褒贬,也有不少聊以解闷的“段子”,有一则这样嘲讽:“‘非典’买盐,‘新冠’买双黄连,因为我们是‘盐黄’子孙;专家说不要出门,大家跟聋了一样,因为我们是‘龙’的传人。”

对我来说,春夏秋冬都是读书天、写作天。没有急如星火的文章限时交卷,不急就,我慢读,也漫读,边读边做笔记、制短章,同时不忘向各地的亲友通信问好。“疫”波未平,一波又起:成都附近地壳波动,发生小地震。我这样向蓉城的朋友言笑问安:“避疫,我们躲入家内;避震,我们逃出家外。大家出入平安,这就好。”武汉是疫源地,是重灾区,我告诉诸位同行:“举国上下支援,武汉老少力撑,这场战‘疫’必胜。武汉人自强不息!”这里面是有“典故”的:武汉大学的前身是自强学堂。

驰骋文才·感恩安吉

中外古今有千百场瘟疫之灾,杜甫和莎士比亚(1564-1616)在世时幸好瘟神见怜,否则难免遇难。须知道1348年至1665年间在英国暴发的长期大小鼠疫,导致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文穷而后工,更是文穷而后成。134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发生瘟疫,十个男女避难,隔离于乡村一别墅。欢宴游玩之余,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如清代聊斋斋主一样记录下来,我们乃有《十日谈》这本经典。

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变局,事后有“弹词”记此时代大事。今年是庚子鼠年,我们遭遇的虽非鼠疫,却是鼠年之疫。此疫对小我对大我影响深远,应当有伟壮的文雄,长期观察现象大量收集资料,以其饱学高才,在战“疫”取胜之后,撰写一部史诗式巨制,成为“顺美匡恶”(《文心雕龙》语)、可歌可泣、可警惕可珍惜的国家记忆、国民宝鉴。

根据新闻报道和就近观察,深圳市严格精准防控疫情,小区以至全市,一切平稳有序,生活安好。深居简出,家中精神与实质粮食具备。不外出吃饭,家庭主妇每日三餐自己料理,因而厨艺日进。减少出门而有丰美入口,善哉!内外安顺,如此种种,凡人莫不感恩。

书房虽然不够雅,却庆幸够宽。斋广心宽,但“书囚”应该也有出门“放风”的时候。我到楼下的花园“放风”之前,姿态如临大敌,口罩之外还戴上手套;更有“太座”颁布的法令要遵守,如“生人勿近”,如“东西勿碰”。花园有树木水池,园大人稀,更见水木清华。今年神州大地的春天普遍有寒气,但好几次“放风”的时候,倍觉风和日暖;池中游鱼自得其乐,树上紫薇嫩叶已萌;茶花红紫争艳,三色堇则四季永葆紫红。我漫步,或慢跑;我沉思,或冥想;在空旷无人处除下口罩,把清新空气深深吸入,把胸中闷气大大呼出。独自享受之际,传呼内子“束装就道”来到花园;不共享单车,而共享双人漫步慢跑的“放风”之乐。

禁食野味·阳光天虹

像用美景反衬愁情的诗人一样,老天爷在华南一直让亮丽的冬温春暖对比严峻的疫情。元宵节来了,多少情侣不能相约黄昏后,多少家人不能共赏婵娟;我们幸运,得享团聚之乐。晨光温婉,时近中午,我和犬子开机播曲,是全家的保留曲目: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和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下箸之前,我默默祈祷谢恩;饭菜简单可口,而心情复杂难言。中西美食千款百味,我们享用的也已比“一箪食一瓢饮”丰盛得多,为什么仍有一些人不念公德、不加节制,贪婪所谓的美食,非饕餮野生动物不可?有法不守,禁而不绝,野蛮的“美食家”终于惹起大祸。

口香糖咀嚼后的渣末吐在地上,有人踩踏,地面即结成乌黑小斑块,清除费力。为了市容美观,新加坡政府一直禁止售卖和食用口香糖。2003年肆大虐的“SARS”来自果子狸,今年遗大害的“NCP”也来自野生动物,《中国日报》印有大字标语:“拒绝食用野生动物,坚决禁止野味市场。”有旨哉斯言,必须继之以严格禁绝。

近来多看电视,进餐时屏幕恒常出现的航拍华夏壮丽山河以及壮观地标,再现于脑际。天山、天池与“天眼”共伟,青藏铁路与杭州湾、港珠澳大桥争雄。午餐的背景音乐悠然抑扬。田园在雷雨交加的肆虐之后,雨过天晴,彩虹明亮显现;帕瓦罗蒂歌唱的是暴风雨过后的清新空气和美暖阳光。孔武青壮汉子般的武汉人奋力抗疫,中华儿女齐心合力抗疫,暴风雨过后,我们必能迎来彩虹和阳光。

(原标题:深居简出的日子)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梅兰芳和李万春谁最讲礼貌?听汪曾祺讲京剧大家趣闻往事

驼庵遗事读顾之京《我的父亲顾随》:仿佛昔时家庭之乐,历历在目

古人书法中提到颈椎病的并不多,大名家也会为自己的脚气而烦恼

北京蟠桃宫曾盛极一时,它到底有多大?

忙趁东风“放”纸鸢——记92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费保龄

老北京吹糖人的标配:圆笼上架木盘,铁锅里熬饴糖 好玩儿又解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