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妈妈就应该是超人吗?没有丈夫的关心,若孩子有啥差错就要被指责

2020-02-07 14:22 北京晚报 TF021

前不久,国内的一档热播综艺节目曾讨论过这样一个辩题:“‘妈妈是超人’真的是对妈妈的赞美吗?”有人立刻开玩笑说,其实从现在很多综艺节目的名字中就能看出社会的现状:《妈妈是超人》,《爸爸去哪儿》了?这自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在许多现实的家庭中,家务与育儿的任务的确沉甸甸地落在了那些“超人”妈妈的肩上。

作者:冬惊


《坡道上的家》剧照

虽然和韩国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同属女性题材作品,日本作家角田光代的这本《坡道上的家》更具文学性,它围绕一起年轻母亲溺婴案把新手妈妈的生活困境写得生动具体,充满人文关怀,抽丝剥茧的叙述更让人得以窥探日本司法机构的运作以及女性面临的问题。

作为陪审团候补的里沙子在十天的审判中发现被告水穗和自己如此相似。实际上,但凡想要孩子,每个女人都有可能在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成为家庭主妇。新手妈妈如果能立刻回到工作岗位,往往是有老人或保姆帮忙育儿。若孩子健康、乖巧、懂事,则是最大的幸运,倘若孩子有什么差错,母亲常常要被指责。而对于缺乏帮衬或者经济上处于弱势的妇女而言,婚育则像是一场押注。

长期被丈夫否定的生活影响了里沙子和水穗的自信。一开始,里沙子在陪审团中很少发表意见,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懂,没有人会重视她。当她终于鼓起勇气从年轻母亲的角度分析案情的时候,又发现自己的观点很难被陪审团里的男性以及中年女性所理解。男性习惯了以自己的视角看世界,年长的女性甚至会和男警察一样,认为“丈夫就是连尿布都不会换”。

读者或许会疑惑,这些日本女性为什么如此恭顺,为何从来不知道反驳?实际上,很多主妇除了祈求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经济条件较好、人格比较健全的男性,她们连自己的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这种情况下,如何能理直气壮地质疑呢?

所以,或许只有当女性真正独立后,才会有不妥协的勇气,如同故事的最后,审判结束了,里沙子想到自己也曾好几次对女儿产生过怨恨,想到丈夫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轻视,想到大不了就离婚,便决定和陪审团里谈得来的职业女性去喝一杯,重新思索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

和日本女性相比,中国女性在就业上有着更多的选择,但要兼顾工作与家庭也绝非易事,“丧偶式育儿”的现象不在少数,年轻女性对于婚育的排斥与恐慌已然客观存在。从大的层面来讲,只有当社会给为人母者足够的支持,对疏于养育的一方予以惩罚,不再一味苛责女性成为一个完美妻子、完美妈妈的时候,才能消弭女性对成为母亲的恐惧。

就像小说的腰封上写的,“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是世界对女性最大的恶意”,不是每个女人生来就具备母性,如何当好一个母亲也不是有了孩子就能无师自通。

水穗的丈夫明明在育儿中严重缺席,却仅仅因为承担起了挣钱的责任,周末带孩子玩了几次就被法庭上的众人认为是个称职的父亲,而妻子放弃自己的工作则被视作理所应当。实际上,照顾幼小婴儿的劳动强度绝不亚于上班。

为人父母原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养育孩子更不是母亲的专利。没有丈夫的关心,妻子会缺乏支撑,没有父亲参与共同育儿,孩子的成长也少了一份保障。因此,不仅仅是女性,打算婚育的男性也应该读读《坡道上的家》,认识到女子并非生来就是弱者,母亲也并非超人,在迎来新生命的同时,她们的身心健康也需要家庭与社会的共同关注。

 

 

(原标题:妈妈就应该是超人吗?)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味觉减退的父亲,为何做菜仍保持高水准?有这个“神器”

口叼烟斗跷二郎腿,这位身处美国的华人坐轮椅为何能这般“霸气”?

军旅作家魏巍为后辈题写书名时,还专门写了鲁迅先生这个名句

如今的“清明”包含了古代的三个节日,以前怎么过?诗歌里可见一斑

死亡是艰难的,但如何向孩子解释死亡这件事?

童年时她喜欢收集羽毛和糖纸,但为何最着迷的还是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