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想痛痛快快经过这条路太难了!纵跨西城朝阳两区,裕民中路北段多年“梗阻”

2020-01-06 11:29 北京日报客户端 TF003

裕民中路纵跨西城、朝阳两区以及三个街道办事处的辖区,一条原本宽敞的马路在道路最北端却一下收紧了“袋口”,两条机动车道变成了一条,道路两侧也没了人行便道。市民向本报反映,每天早晚高峰,这个路段经常发生拥堵,行人侧身行进时,要与机动车擦肩而过,险象环生。令市民不解的是,全长约900米的裕民中路,自2000年拓宽后,唯独剩下最北端的60米仍然“梗阻”。无论是走路的、骑车的,还是开车的,大家都感觉“要想痛痛快快地经过这段路,实在是太难了”。

晚高峰时,行人和汽车、电动车混行,险象环生。

步行体验:“瓶颈”路段得侧身贴墙走

2019年12月14日,记者第一次走访裕民中路。从裕民中路北口向南,走上不足百米,一过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的跨河桥,便有走进了“沙漏”的感觉:上下两车道的宽敞马路突然变窄,两侧的人行便道也断档了,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原本各行其道,但进入这个路段,都一股脑扎进了“瓶颈”之中。

马路东侧是北土城西路临甲18号院的外墙,来往行人贴墙前行,眼前是迎面而来的各类车辆,除了公交车、私家车,偶尔还有咆哮驶来的大货车。夹杂在这些机动车当中的,还有不少自行车、电动车。冬日的晚高峰天黑较早,和行人擦身而过的机动车个个开着大灯,晃得人头晕目眩。乱流当中,催促的喇叭声究竟来自哪个方向都难以辨别。

晚高峰走在裕民中路上的,不乏放学的孩子。记者现场体验发现,行人贴墙前行时,“借用”了非机动车道。而在这“梗阻”路段内,人车混行,见缝插针,非机动车道上尽是机动车缓慢挪动的影子。晚6点至晚7点,是车流量最大的时候,即便侧身贴墙前进,衣服还是难免剐到机动车的反光镜。

这样一段秩序混乱的道路,行人要挺过大约60米,一直向南后,眼前就会豁然开朗,两侧高楼林立,便道宽敞,整条道路呈喇叭口状重新舒展开来。路牌显示,这里仍叫裕民中路。同一条道路,忽宽忽窄的连接方式,令周边居民头疼了多年。

有的行人为了不与车辆混行,费力爬上了路侧的石台。

骑行体验:路侧盲区多停车乱

“这条路两边都没有便道,还有好几处盲区。”裕民中路“梗阻”路段有多危险,住在周边的人体会最深。前几天,市民王先生就在这个路段和一辆快速行驶的电动车相撞,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他仍觉得后怕。

根据市民讲述,记者骑上自行车,以骑行者的视角再度审视道路的隐患。马路东侧这面高高的院墙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面弧形的墙壁,骑车贴墙前行时,视线会被墙壁遮挡,所以每次转过一个小弯儿后,行人和电动车甚至汽车“脸贴脸”的情况时有发生。

马路西侧的情况更不容乐观,非机动车道内,停满了机动车。沿西侧骑行更加提心吊胆,仅剩的机动车道上眼前是行人,身后是机动车,无处避让。在走访中,周边居民多次提到,南北走向的裕民中路与东西走向的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有交集,“梗阻”路段两侧都是公园的“地盘”。“要是能宽出一点,行人就有地方走了。”居民们建议,希望能在公园与道路之间找个平衡点,留出一条人行便道。

行人在机动车道上行进,常常无暇注意到身后飞驰而过的各类车辆。

驾车体验:千军万马突然挤上独木桥

除了走访裕民中路,记者还走访了周边的安定路、安贞路、樱花园西街、樱花园东街。附近这些道路和裕民中路平行,且有着共同的特征,都与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有交集。驾车经过这些路段,记者发现,其他道路与公园的交会点上,均未出现“梗阻”。电子地图测距显示,其他道路宽度均超过20米,而裕民中路“梗阻”路段的宽度仅约10米。

以安贞路为例,安贞医院临近该路口,发生紧急情况时,道路北端与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的交会处,还曾被当作救援直升机的降落点,可见道路之宽。回看裕民中路,早晚高峰时,与其他类似道路对比,车流量并不是最大的,可一旦进入最北端的“梗阻”路段,整条街的通畅程度都会大打折扣。对裕民中路频频抱怨的,不仅有附近居民,也有来往的车主。

“我最怕当‘头车’了,快也不是慢也不是!”市民李女士家住华严北里小区,上班途经门前的北辰西路再进入裕民中路,这本该是最优路线。她提到裕民中路时,却直皱眉头:“道路突然从两条车道变为一条,什么时候并线、什么规则并线全凭车主经验。”

宋女士说,很多邻居都提出过裕民中路的问题,每天回家都有“千军万马突然挤上独木桥”的感觉,因错车不当造成拥堵的情况时有发生。“挤过这条窄路,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旁侧的汽车、自行车上,有时甚至无暇顾及行人,太危险了,希望这样的现状能尽快改变。”

探因:“梗阻”路两侧是文保范围

家住附近裕民东里的张大爷回忆说,早在2000年以前,裕民中路全线都是窄街,道路两侧是平房区,道路中间错车都很困难。后来,道路拓宽后,不知道为什么只留下了这几十米没有再整治。为此,周边很多居民向相关部门多次反映,但都没有得到回复。“我现在都不知道这条路应该算哪个街道的辖区。”

在网上搜索裕民中路,首先呈现的结果是“西城区裕民中路”,不过,多翻几页后会出现“朝阳区裕民中路”的写法。记者联系到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经过仔细核查后回复,市民反映的路段应属于朝阳区辖区范围内。

2019年12月23日,记者再次走访裕民中路时,联系了朝阳区安贞街道办事处,得知在朝阳区范围内,裕民中路还同时跨了两个街道办事处的辖区。为了协助记者调查,安贞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挂断电话后,10分钟便赶到了现场。

“从图上看,两个街道的边界是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的南墙。”根据安贞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提供的相关资料,记者看到,“梗阻”路段实际划分在朝阳区亚运村街道办事处辖区最南端。

是否因为正处两个街道交界处,权限不清所以导致推动缓慢?针对记者提问,安贞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并非如此。无论是安贞街道办事处,还是亚运村街道办事处,多年来双方都在积极推进,和百姓想法一样,他们也都盼着尽快把道路疏通。但是,推进工作难度很大。记者从亚运村街道办事处获悉,裕民中路最北端“梗阻”路段属于亚运村街道办事处辖区内,道路的养护单位为朝阳区道路养护中心。问题推动难的主要原因在于,如果拓宽道路,将侵占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的遗址保护范围。

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表示,能否改变公园规划,仅公园管理处说了不算。元大都土城遗址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裕民中路北端“梗阻”路段两侧,都在文物保护线的范围内,如要改变规划,实施方需向北京市文物局、国家文物局逐级提出申请。

建议:另辟蹊径难题或可解

2020年1月2日上午,记者第三次走访裕民中路。根据周边居民的建议,以及现场观察到的细节,记者发现,“古今矛盾”其实并非问题症结,换个角度思考,在不改变原规划的前提下,解决方案并非没有。

“这些破车,哪一个是文物?”在记者向周边居民说明现阶段的调查情况后,很多人这样反问。马路西侧的非机动车道里,所停放的机动车大多为外地牌照机动车,车身全都落满了灰。几位居民指着其中几辆车说,这些车至少有半年都没挪过地方了。因为长期占道,有人为了表达不满,甚至掰折了一些车的雨刷器。“如果能把这些疑似‘僵尸车’清理掉,马路西侧的非机动车道就能空出来了。”居民说。

据亚运村街道办事处介绍,早在2018年7月,为了缓解裕民中路北端“梗阻”路段的拥堵状况,街道连同相关执法部门取缔了周边的非正规停车场,拥堵有所缓解。他们还在“梗阻”路段立起了禁止停车的标识牌。只不过,这块牌子后来被拔除了,因为道路的归属问题,街道办事处无权在该路段设置、悬挂标识,后期执法也成了难题,因此路侧乱停车问题至今没有得到根治。

从这条被占的非机动车道再往西,是一处一米多高的石台,石台之上种着一片小树。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的一个小门也在这个石台上。石台两侧,有人用碎砖垒起了简易台阶,每当行人不愿与车辆混行时,便会顺着台阶爬上石台,从上方通过。周边居民说,这些石台上的红砖、水泥应该不是文物,如果把这块地方重新修整,两侧做成缓坡,行人便能从石台上面通过“梗阻”路段。

其实,早在4年前,针对裕民中路北段道路拥堵的问题,就引起了朝阳区人大代表的关注。截至发稿前,记者联系到朝阳区人大代表陆中秋。他表示,今年两会上,他将再次关注这一问题。如果相关各方能分清权责,清理占道车辆,同时加强行车管理,那么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就能各行其道。如果能把路侧的石台利用好,在不改变规划的前提下,同样能达到人车分流的效果。

(原标题:想痛痛快快经过这条路太难了!裕民中路北段多年“梗阻”)

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 景一鸣 傅丹桐 编辑:谢永利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预计今天14时至23时高速将出现拥堵,你在出游的路上吗?

“信用交通北京”新版网站上线试运行,高速路拥堵点有了排行榜

早高峰进京车辆排长队,进京检查站车多怎么破?

早高峰北京这12条地铁线“最煎熬” 工作日四环外环是最堵环路

北京存在拥堵的学校,全部纳入交通治理范围 16区38校列入治堵名单

香山周边道路打通“肠梗阻”:增设高清探头 运用电子围栏智能化管理

北京二环内已开启“严重拥堵”模式 全路网拥堵将持续至21时

受降雨影响,北京五环内严重拥堵,二环内平均时速仅有14.2公里

北京下周交通预报:6个课外班集中区下午易拥堵

北京北六环拥堵程度缓解,车辆绕行前往世园会,结果西六环又堵了

北京交通预报:本周日半马撞上高考外语口试,出行避开这些易堵点

患者突然呼吸停止,这名北京医生立刻人工呼吸,抢下关键10秒!

朋友圈骂闺蜜被判赔1000元,法官:朋友圈不是私人空间

车牌下暗藏玄机,外地牌照车遮挡号牌被处罚

北京“驾车超速别车泼咖啡案”宣判!车主被判拘役3个月

英国已成为窝藏“港独”的“庇护所”?罗冠聪紧抱“末代港督”大腿

北京粉黛花海“美得不像话”,有人却在这里做了“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