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幽州台究竟在哪儿?这三种说法较权威

2019-12-08 14:32 北京晚报 TF017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读来引人深思、发人深省,但对幽州台的具体位置,多数人并不会细究。

张之俭


幽州台究竟在哪儿?比较权威的说法有三种:

第一种说法认为幽州台在大兴区礼贤镇,是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修建的。

第二种说法认为幽州台靠近海淀元大都土城遗址公园的“蓟门烟树”。蓟北楼是战国燕都蓟城北部的门楼,遗址位于北三环的蓟门桥附近。由蓟门桥往北不远的元大都土城关上有“皇亭”,皇亭内有乾隆帝所书“蓟门烟树”及题诗的大理石碑,碑文中提及“《水经注》:蓟城西北隅有蓟丘”,据传这座荒芜的土城关即古蓟丘遗址,为蓟城门所在地,也就是幽州台。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幽州台是燕昭王尊师郭隗之所,即为河北省定兴县高里乡北章村的黄金台,至今尚存遗址。

陈子昂究竟登的是哪个幽州台?不妨来分析一下:

从史实来看,陈子昂写这首诗的背景是随军到达当时唐代的幽州城,幽州当时的治所在蓟县,也就是说府城应该在蓟县,即如今的北京城西。定兴县在唐代属易州(定兴是从易县分出来的),受幽州节制,但毕竟不是幽州,所以陈子昂登上的幽州台应该在北京。

此外,陈子昂在写《登幽州台歌》的同时,还写下组诗《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用以缅怀燕昭王、乐毅、燕太子丹、田光、邹衍、郭隗等人,其中关于燕昭王的那首是这样写的:“南登碣石阪,遥望黄金台。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霸图怅已矣,驱马复归来。”显然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就是缅怀这些古人;“后不见来者”,也是因这些古人心生感慨。“遥望黄金台”一句点明了陈子昂写这首诗时不在黄金台,而是在遥望黄金台,由此也可以断定,幽州台并不是黄金台。

既然不在河北定兴,幽州台究竟是在大兴还是在海淀?

“幽州台在大兴”一说的根据是有人认为“古十二州”之一的幽州位于北京大兴。禹“置九州”,即豫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梁州、雍州、冀州、兖州,舜帝在大禹治水后,以冀州之北土地广阔遥远为由,从冀州中划出并州、幽州、营州三地,从而形成“十二州”的格局。并州在今天的山西,营州在今天的辽宁,幽州的面积或许比今天的北京都要大,说幽州位于大兴,很是牵强。

我比较倾向第二种说法。几天前,我因工作原因住在北京邮电大学里的宾馆,元大都土城遗址公园就在附近,有小月河流过。同行的好友告诉我,这条河很可能是元代北京城的护城河,幽州台很可能是城墙上的瞭望台。我登上瞭望台,向西南方向眺望,尽是高楼和树木,遂想起陈子昂缅怀燕昭王时的那句“丘陵尽乔木”。既然陈子昂没有登上黄金台,他很可能登上了唐代幽州城的城楼,而幽州城治所从汉代到唐代都是古代蓟县,也就是现在的蓟门桥附近;最适合登高远眺的,便是“蓟门烟树”。

我登上“蓟门烟树”碑塔基,看看乾隆帝所书的“蓟门烟树”,望望元大都土城遗址,想想《水经注》中提及的“蓟城西北隅有蓟丘”,读读陈子昂的“蓟丘览古”组诗……记得陈子昂死后,卢藏用为他写下传记,其中说道:“军次渔阳,前军王孝杰等相次陷没,三军震慑。子昂进谏曰:……建安方求斗士,以子昂素是书生,谢而不纳……他日,又进谏,言甚切至,建安谢绝之,乃署以军曹。子昂知不合,因箝默下列,但兼掌书记而已。因登蓟北楼,感昔乐生、燕昭之事,赋诗数首,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时人莫之知也。”

不由得感慨韶华易逝,芳华不复,百感交集,潸然泪下……

(原标题:寻迹“幽州台”)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他深入亚洲这块被旅行者遗忘之地,遇到了“困守咸海的人”

黄侃五十大寿之时,其师章太炎准备了一副对联,竟“一语成谶”

这些无意成为书家的北大教授们,各自的笔墨功夫皆不俗

莫言25年演讲集锦出版,曾坦言最初写作是为“一天三顿吃饺子”

上海博物馆“江南文化”特展:近两百件作品展出,带你走进梦中江南

曹操该不该杀华佗?给关羽刮骨疗毒的是谁?麻沸散为何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