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滴滴司机开途歌拉活,为省租车费用屏蔽器屏蔽行车里程,被控盗窃罪受审

2019-07-15 11:28 北京晚报 TF003

想开滴滴快车赚钱,自己又没车,男子王某竟打起了共享汽车的主意。为省租车费,王某从淘宝购买信号屏蔽器屏蔽了途歌汽车的GPS定位,使得途歌系统无法计算汽车行驶里程,以此在滴滴快车接活。今天上午,王某被控犯有盗窃罪在朝阳法院受审。庭上法官询问王某是否有驾驶证,王某竟然回答说自己只考过了科目一,驾驶证是他从网上购买的假证件。

1994年出生的王某是河北人,初中文化程度,开滴滴期间是无业状态。检方指控,王某注册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司机,于2017年8月21日至2018年7月12日期间租赁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途歌)车辆,使用屏蔽器干扰途歌公司对共享汽车行驶里程的数据获取,在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常营、北太平庄等地行驶运营,不支付租车行驶里程费用共计人民币9948.70元。

法庭上王某交代,他自己没有车,为了开滴滴赚钱,便打起了共享汽车途歌的主意。王某称,他之前开过几次共享汽车,了解共享汽车的计费模式。途歌计算用车费用除了15元的起步价,还分为用车时长和里程数两笔计价。用车时长夜里是每分钟三分钱,白天是每分钟一毛多;行驶里程根据不同的车型大约每公里1元多到2元多不等。

王某从淘宝网上购买了一台信号屏蔽器,直接插电即可使用。屏蔽器是用来屏蔽途歌汽车的GPS定位,从而屏蔽掉车辆的行驶里程数据。这样使用途歌的汽车就只计算时长,不计算行驶的里程数。但是屏蔽器也会影响手机信号从而影响滴滴接单,所以王某同时购买了一台信号放大器,以增强手机信号。

王某表示,他通常选择途歌的标致和雪铁龙两种车型,利用滴滴软件开“快车”,每天大约接十几单。每次他都是先用途歌的APP找到车辆,将车门打开后再将设备连接好。用完车后他就把车往路边一停,从未给车加过油。

2018年7月13日,王某又想租车跑滴滴时被途歌公司的工作人员截获,后被带至派出所。民警从其车内查获了一个假车牌。对此王某交代,今年滴滴公司要求固定车牌才可运营,他就通过微信购买了一个假车牌,车牌号就是他当初注册滴滴时使用的车牌号,也是途歌公司车辆的车牌号。

法庭上法官询问王某是否有驾驶证。王某说自己考过驾照,但只过了科目一,驾驶证也是他从网上买的假证件。

根据途歌公司风控专员提供的证言,2018年7月,途歌工作人员在日常运营调度时发现有车辆被扣至交通队停车场。该公司在联系租客一起到交通队进行处理时发现,用户手机号一直处于停机状态。随后,途歌公司工作人员查询了该用户的租赁用车情况后发现,多达190笔订单出现异常:车辆行驶时间和行驶里程严重不符,很多订单无车辆行驶轨迹,造成用车里程费用未计算。7月13日21时许,途歌公司发现该用户正在使用公司的租赁软件后到现场进行了阻拦,并在车上发现了信号屏蔽器和增强器。

上午,王某对于检方的指控表示认可。公诉机关认为,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屏蔽车辆里程数据逃避里程费用支付,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人表示,鉴于王某无证驾驶,且其行为构成盗窃罪,建议对其在有期徒刑1年至1年2个月之间量刑,并处罚金。其辩护律师则表示,王某的父母都是残疾人,父亲瘫痪在床,母亲看不见,王某只是想多挣点钱用于生活,并非挥霍,因此请求法庭在量刑时予以体量。

此案未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前法官还教育王某,除了使用屏蔽器,他无照驾驶的情节更为危险。“以后想干这行必须踏踏实实学个本(驾照),你这种行为特别危险,对自己对别人都不负责任。”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张蕾 编辑 王宁江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因遭绑架而落马的广西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判了!

团伙作案专抢黑车司机致死一人 隐姓埋名十余年终在北京受审

购“微商群”收药再高价转卖  一家庭团伙涉非法经营假药受审

俄罗斯“杀人魔王”再受审 杀害22人罪名成立还涉嫌杀另外59人

加泰罗尼亚前领导人将于11月17日出庭受审

朴槿惠穿凉鞋受审 疑似受伤狱警搀扶下一瘸一拐走向法院

崔顺实承认审阅朴槿惠发言稿:这在韩国意味着什么

两姐妹受侵案宣判 被告聂李强一审被判死刑当庭表示上诉

东方家园原董事长蒋跃敏 被诉职务侵占1.6亿受审

退休女子吃霸王餐涉嫌诈骗 出庭受审不认罪态度蛮横

国家工商总局原副局长孙鸿志受审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420万

面对酒精检测仪,他竟挨个问面前的交警“是不是兄弟?”

不满家长群闲聊怒骂近4个小时,博士妈妈出口成脏怼出什么真相?

北京今冬第二场雪又要来啦!预计达中到大雪 明日早高峰将受影响

北京广渠路一物流库房着火: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火灾原因及损失正在调查

北京回龙观大火已扑灭:现场暂未发现人员伤亡情况 起火原因正在调查

为什么要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