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曙光是怎样北大红楼升起的?与李大钊陈独秀密不可分

2019-06-28 02:30 北京晚报 TF010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落地传播,既与李大钊、陈独秀密不可分,也与北大红楼渊源深厚。

作者:孙海军


李大钊于1917年冬受聘于北京大学图书馆,次年,他出任图书馆主任。红楼建成投入使用后,图书馆便设在红楼一层,李大钊的办公室就设在红楼东南角的房间里。当时,很多师生都喜欢来图书馆他的办公室,既方便读到新书,还可以聊天,罗家伦曾回忆说:“无师生之别,也没有客气及礼节等一套,大家到来大家就辩,大家提出问题来大家互相问难。” 他的办公室也因此得了个“饱无堂”的雅号。

在李大钊的带动下,一批热心学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进步青年经常聚集在这里研究、讨论。这在客观上,为后来马克思学说研究团体以及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立奠定了基础,也为后来的中国革命播撒下追求马克思主义真理的种子。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曾在红楼第二阅览室做助理员,他就是在这儿受到了新文化运动的熏陶和李大钊等人的影响,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

李大钊早年留学日本期间,开始研读日本学者介绍马克思主义的相关著作。俄国十月革命后,他看到了马克思主义真理在实践中取得的伟大胜利,因而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马克思主义。1918年,他先后发表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Bolshevism的胜利》,热情欢呼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并宣称:“试看将来的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五四运动爆发之时,李大钊将由他编辑的《新青年》6卷5号辟为“马克思主义专号”,专门刊登介绍马克思及其学说的文章,其中包括他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有学者认为,这篇文章是李大钊从民主主义者完全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标志。1920年7月,李大钊成为北大教授,率先在文科各系开设了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一系列理论课程,使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走向深入。

李大钊是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的“播火者”!

实际上,在1918年冬,李大钊还与北大教授高一涵等人发起一个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团体“马尔格士学说研究会” 。那时“马克思”有译为“马尔格士”的,这一译名与英国人口学家马尔萨斯(当时译作“马尔萨士”)的音译很像。当时情形下使用这一译名,是一种故意的“遮蔽”,是为了自我保护。

1920年3月,“马克斯(即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在北大红楼秘密成立,这是中国最早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团体,其成员多是五四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他们组织讨论会,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书籍,成为当时北方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中心,客观上也培养了一大批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同年10月,在红楼图书馆李大钊的办公室,北京“共产党小组”正式成立,其成员大多来自于“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在“共产党小组”的影响下,11月份,以其成员为核心的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也成立了,同样以北大红楼为据点,积极开展活动。11月底,北京“共产党小组”举行会议,决定将“共产党小组”命名为中国共产党北京支部,李大钊被推选为书记。1921年7月,中共一大召开时,北京支部的张国焘、刘仁静参加了党的“一大”。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也从秘密走向公开,于1921年11月17日在《北京大学日刊》上登出启事,声明“以研究关于马克思派的著述为目的”,并刊登了邓中夏、罗章龙等19位发起人名单。同时,还公开招收会员并介绍了成为会员的条件和入会的方法。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里,至今还珍藏着这份刊登“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启事的日刊。

“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公开后,他们争取到了校长蔡元培的支持,在北大有了办公和藏书的房间,取名“亢慕义斋”(又作“康慕尼斋”),即“共产主义小室”的意思。“亢慕义斋”也成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代名词。尽管李大钊没有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公开的19位发起人名单中,这在当时,可能更多出于某种“策略”性的考虑,但实际上,李大钊不仅是这一团体的直接参与者,更是指导者,是真正的领导人。

更为重要的是,公开了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注重从工人中发展会员。据罗章龙回忆,他们在第一次全面统计会员人数时,共有118人,其中工人会员23人。马克思主义用于指导工人运动,使中国革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伟大的革命洪流由此逐渐汇聚而成。1950年,郭沫若赋《咏红楼》诗:星火燎大原,滥觞成瀛海。红楼弦歌处,毛李笔砚在……

与李大钊同样从北大红楼走出并为中国早期革命作出伟大贡献的,还有陈独秀。据说,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诗:“北大红楼两巨人,纷传北李与南陈。孤松(李大钊笔名)独秀如椽笔,日月双悬照古今。”不过,“五四运动”后,陈独秀被迫离开北京南下上海。1920年初,李大钊与他扮作下乡讨账的商人,将其秘密护送出京。路上,他们留下了“南陈北李,携手相约建党”的佳话。

注:对于1918年的“马尔格士学说研究会”与1920年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之关系,目前学界还存在不同看法。

【参考文献】

1.罗章龙:《回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新文学史料》[J],1979年第3期。

2.陈翔:《北大红楼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北京党史》[J],2011年第4期。

3.李丹阳《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与中国共产主义组织的起源》,《史学月刊》[J],2004年第6期。

4.吴志菲:《北大红楼背后的五四风云与红色青年》,《党史博览》[J],2013年第7期。

5.张立波:《北京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基于史料的重构》,《哲学动态》[J],2014年第2期。。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马克思珍贵手稿首次亮相北大红楼,北京最早的共产党组织在这诞生

北大何以成为中国共产党诞生的“衣胞之地”?

五四运动一百年周年重访北大红楼,毛泽东在这里建立信仰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到北大红楼 重温“初心”与“使命”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来到北大红楼 重温“初心”与“使命”

国家文物局:扎实推进北大红楼改造工程

北京165名党员干部来到北大红楼 参观学习重温誓词

这个假期去北大红楼看“五四现场”,“穿越”回当年

北大红楼一百年,216幅老照片亮相,蔡元培等人年轻时啥样?

最后一位东北抗联女兵去世,享年102岁,曾保管周总理印章

天坛丹陛桥堪称古典“立交桥”,明清时严禁走人

通州八里桥留着鸦片战争的痕迹,“不落桅”的说法如何产生?

北海金鳌玉蝀桥,除了一览太液池美景,还兼具实用性

北京琉璃河古桥连接南北交通,与新桥相望,更显沧桑

古时卢沟桥是送亲别友之地,又经历“七七事变”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