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买短乘长”遭批评 “买长乘短”请改善

2019-06-06 10:30 北京晚报 TF003

明天就是端午小长假,抢购火车票的旅客再次遭遇“一票难求”——6月7日端午节当天,从北京经过热门避暑地北戴河的三趟高铁G383、G393、G395,其一二等座全部显示无票且候补订单较多,但若将终点分别重设为长春、沈阳北、丹东及之后的站点,二等座又会显示余票充裕,可以购买。

6月7日的G383次列车,从北京南出发,只有将终点设为最后两站,购票页面才显示有票。摄影 白歌

节前热门目的地一票难求。摄影 甘南

在铁路行业里,这被称为“区间限售”——同一趟列车,长途出行订单被优先保障,对去往过路站的订单实行限售政策。因此,去往过路站的旅客要么得持续刷票或选择候补购票,要么就得“买长乘短”。

不久前,部分乘客“买短乘长”不诚信的现象遭到广泛的社会批评,有乘客建议,“买长乘短”现象也应引起铁路部门重视。法律专家表示,在一些热门线路进行区间限售无可厚非,但应向公众公开设定限售区间的规则、明确解限时间,以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

高峰期只能买全程 多花钱又麻烦

小崔在北京读书、工作7年,今年五一前,他在购买回长春的票时,就遭遇到了区间限售:“我想买的是北京南(始发站)到长春西(第11站)的车票,但是我选的D25次列车,终点选择在长春西就一直显示票已售完。我从发售开始就一直在抢票,抢了好久都没票。”

无奈下,小崔将终点站重设为长春西之后两站的哈尔滨西(第13站),仍然没票。“我以前也遇到过到长春西没票的问题,但一般买到哈尔滨西就有票了,可能是因为五一出行人数实在太多了。”

无奈的小崔只好依次选择更远的站点,宾州、方正、高楞、依兰,还是没票:“最后选到这趟车的终到站佳木斯(第18站),才有票。从北京南到佳木斯全程票,二等座是433.5元钱,而我正常买到长春西只需要265.5元,足足多花了168元。”

小崔告诉记者,“买长乘短”一到节假日肯定出现:“从北京到东北的车大部分都存在这个状况,如果你没有在放票的第一时间抢到过路站的票,那很大可能你之后也买不到了。”

这次连到哈尔滨的票也没买到,令他没想到。“买短坐长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关注和重视,能不能也关注一下买长乘短的问题?”在看到“买短坐长”引起社会大众对不诚信行为的批评后,白领小意在朋友圈吐槽道。

小意告诉记者,他有一段时间经常往返北京与潍坊之间,买高铁票基本都得买到青岛:“北京到青岛的高铁票是310多元,北京到潍坊是260元左右,得多花50元。”

出京不过是多花了点儿钱,等回京的时候,不仅要多花钱,还要忍受麻烦:“从潍坊回北京也没有票,只能买从青岛到北京的票,但是因为票面写的出发站是青岛,你在潍坊上车的话,自动检票口是刷不进去的,只能走人工检票口,就很麻烦。”

解限无规律,刷票到当天早上

“有一次临时出差去石家庄,前一天晚上买票,依然碰到区间限售。”小邓是一位经常奔波在各地的摄影师,对区间限售印象深刻:“我想买一张第二天早上7点半左右从北京去石家庄的票,我打开12306,距离开车都不到12小时了,全部显示无票。”

小邓一晚上持续刷票,依然没有成功。直到第二天早上6点半,他要乘坐的G601终于放票了,而且余票非常充裕,最终小邓还选到了靠走廊的舒适位置。“区间限售不是不能理解,在只有普速列车的时代,执行得也挺好,因为当时限售区间和解限时间都很明确,但如今高铁的区间限售根本没有规律可循。很多时候限售到开车前很短的时间,除了那些直接到车站现买票的人,剩下的这些票卖给谁呢?想买票的人买不到,对大家都是损失。”

12306:解限无规律 需随时关注网站

端午小长假即将来临,记者以从北京南站始发、路过热门避暑地北戴河的三条高铁G383、G393、G395为调查对象,进行了检索。

记者将出行日期设为6月7日,起点设为北京南、终点设为北戴河,三趟高铁的二等座在5月31日上午10时均显示灰色候补,表示票已售完且候补订单较多、无法加入候补队列。

随后,记者将终点逐站调远,发现三趟高铁分别从第14站、第12站、第16站开始才显示有票、可以购买。

 

也即,乘坐G383从北京南站出发,前往沿途廊坊、天津西、唐山、滦河、北戴河、秦皇岛、绥中北、锦州南、盘锦北、台安、沈阳北、昌图西等12站的乘客均无票可买,只有前往最后两站长春、吉林的旅客才能买到票,其他两趟高铁情况类似。

6月3日12点30分,记者再度查看时,三趟高铁仍处在区间限售状态。6月5日上午10点30分,记者第三次查看,三趟高铁还是处于区间限售状态,G393甚至将限售区间扩大,从北京南站出发的乘客,需要将终点设置在哈尔滨西(第14站)才显示有票。

对此,北京晚报记者先后两次拨打了铁路客服热线12306进行咨询。第一位客服表示,系统是根据到各站的客流量来分配各站的票量,如果显示没票可以提交候补订单,如果候补订单也无法提交的话,建议随时关注网站。当记者询问如果到长途票卖不完,大约什么时候会放短途票,该客服表示各站票量是一定的,卖不完也不会放票的。第二位客服则告诉记者,现在售票的确是越长途票越多、越短途票越少,“如果后续长途票卖不完会放一些短途票,但放票的时间是随机的,需要您随时关注网站。”

律师:应保障公平交易权、知情权

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会常务副会长邱宝昌律师在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从经营的角度讲,长途票比短途票贵,区间限售有利于获利,但是无法很好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出行需求。

邱宝昌认为,乘客的出行需求有长有短,既然在中途设了诸多站点,就应该保障乘客可以自由地选择、公平地购买:“长途、短途订单的出现是随机的,有始发终到的,也有中途下车的,既然你设了站,那消费者就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你不能进行人为限制,有票说没票,我认为应该完全随机、先到先得,保障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和自由选择权。”

对于乘客被迫多花钱“买长乘短”的现状,邱宝昌认为这是很不合理的,但由于是乘客主动提前下车,是乘客违约,也很难在事后要求铁路部门退款、赔偿。

在邱宝昌看来,全国联网售票多年,一趟列车去终到站的有多少、去各个过路站的有多少,铁路部门应该是掌握着订票大数据的,也应该在此基础上进行动态管理,实现供给和需求的充分对接,而非使用区间限售的手段去最大化获利。

市民提出可以接受区间限售,但希望明确告知限售区间、解限时间,对此邱宝昌表示,如果铁路部门短时间内无法废除区间限售政策,那么确实应该告知乘客,每个区间留了多少票、按照什么依据留了这么多票:“如果某趟列车在某个时间非区间限售不可,那应该提前告知消费者,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方便他们的购票决策,去选择别的车次、时间或者别的交通方式。”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白歌 编辑 马佳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扩散周知!铁路春运进入高峰,买短乘长或被要求到站下车

重要提醒!铁路部门:“买短乘长”会导致超员无法补票

女子乘火车多次“买短乘长”,一天能省21块5,已被行政拘留

男子火车通勤多次逃票被擒,称“逃一次能省几十块钱”

想着省点钱!男子“买短乘长”被拘12天,半年内限乘火车

男子坐火车买短乘长被行拘12天,并被限乘半年

拘!博士携女友逃票40次,警察一句反问“噎”住老赖

男子乘京津城际通勤 “买短乘长”,恶意逃票400余次被刑拘

高峰期火车停办“上车补票” !强行越站乘车者将加收50%票款

或记诚信记录!铁总再回应“买短乘长”,对这类人加收50%票款

铁总正式回应“买短乘长”:强行越站将乘车加收50%票款

北京一男子将同乡藏车内逃避检疫,倒车逃逸时撞3人,拘!

京剧表演艺术家王蓉蓉为武汉同行捐赠5000个口罩

武汉“战疫”前线一份特殊的礼物:母亲剪出平安为“战士”加油

北京社区家庭医生入户访视,防控专班严保“落地查人”

抗疫一线,一家三口齐上阵!一起出门,奔赴各自“战场”

一家四口,两代“医警”,全家共同坚守在抗疫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