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一个人去外地不求学,也不观光,而是静静地坐下来泡泡书店

2019-05-08 09:22 北京晚报 TF017

上海的“繁忙”似乎和“坐得住”这个形容词格格不入,但有心人却能在飞速流逝的时光里,找到几个静谧的角落,坐下来,坐下去……

好摄女


上海半层书店 好摄女 摄

谈起上海,我就会想起我人生中曾开启的一段一个人的旅行。不是求学,也不是观光,而是一个人去外地泡书店。

2011年深秋,我在上海度过26岁生日。那是我给自己安排的一场旅行:周末两日书店漫游。我记得我去了张爱玲楼下的千彩书坊、静安别墅里的2666图书馆、绍兴路上的汉源书店、华东师范大学分校区里的季风书园等。那时候智能手机刚刚兴起,拍照功能并不强大,我依然背着单反相机。等到整理素材、写博文,都是下个月的事情了。可是那个过程,我很享受。

那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1984书吧。我曾在第一本书《独立书店之番外:好摄女泡书店》里写过:“如果要在地图上寻找1984,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直接说去上海图书馆吧,因为1984就在斜对面。”后来我每次到上海,最后都会留空给1984书吧,然后去虹桥火车站或机场赶往下一站。

再后来,就是2015年的夏天,走进1984书吧,听店员说五月刚装修过。我第一时间还是去那个小清新的院子,走走。蚊子依然触手可及,桌子椅子比以前多了好多。1984屋子里也有蚊子,夜蚊子(四川话)都能看见,好在店员给了我喷雾。赶上中午,我点了咖啡和意面。意面很香,悄悄说句,能跟时尚廊的意面有一拼的。伴随着意面、咖啡、音乐,还有夜蚊子,我写完一篇稿,心里满满的。

最近两年,我也有去1984书吧,约上上摄影课的学生们,在院子里谈天。秋天,院子里有风,但没有蚊子,心情是舒畅的。其实我想说,1984书吧在我心里就是坐得住的书店。

它从最开始那个小众的独立书吧到长成现在的复古风咖啡馆,我并没那么多排斥。书店的任何运营模式,都有它自己的规律。适应它,不管它是独立书店还是咖啡馆,就像习惯春夏秋冬的天气一样,每季都有它的美,1984也是如此。

2016年起,上海多了一些品牌书店,不一定是本土的,但有特色。比如无印良品书店,有两个专柜很独特,一个是台湾的《汉声》,另一个是大陆的《读库》。

还有一家书店,每到上海,我都要去的,并且坐得住,它叫衡山和集,背后的公司叫例方文化。我记得第一次到衡山和集,是2016年的4月。在一层的咖啡区,当时的我喜欢上那里的咖啡和木桌,重要的是,咖啡味道接近于独立咖啡馆的味道。

之后,我每半年都会去一次上海,依然喜欢坐在一层的咖啡区,对着电脑办公。待的时间久,我也会去二层的卫生间,好几次。印象中,衡山和集的卫生间很干净。最迷人的地方是洗手台上还有植物。

今年春天,我在一层的咖啡区对着电脑整理漫步台湾书店的素材,时间很久,就买了甜品。很新鲜,甜品不过夜,下午五点后就七折。

除了咖啡区和卫生间,我最爱在衡山和集的三层看文创产品。我有个习惯,但凡好用的书店产品,至少买两个,一个自己用,一个送朋友。我曾在台北买过三猫俱乐部的猫咪胸针,后来在衡山和集也发现了它,特意买下送给朋友们。

到了一定年龄,我发现送给朋友的礼物,他或她很开心的话,我的幸福感比自己拥有还要多。

其实我想说,衡山和集是一家有好书,也有好物的书店。你肯定也会好奇,这些年在上海我到底逛了多少家书店。数量不重要,对我来说,只要是一家坐得住的书店,我就会一次次去。这也暴露了我的“懒惰”,逛新书店的机会不多。

四月初,我在上海,去了文创园区的半层书店。因为是工作日下午,书店里的人并不多。我有一个偏好,每到一家新书店,会先在书店里逛一遍,就跟读书先看目录一样。半层书店的书,以艺术、生活类为主,与那些连锁书店里的这类书对比,选品显得“小众”一点,或者说“挑剔”一点。其实对喜欢它们的读者来说,这是宝地。

那天,我居然偶遇了二层的一个手作干花展,漂亮极了,原来我平时买的或晾干的花们,还可以这样展示。重要的是,店员还告诉我,这位手作人的书在书店里有卖。我坐在书店里看了很久很久。喜欢这位手作人的表达方式:手作、随笔、摄影作品。也就是说出了三本书,并且集中在一起。

半层书店对我来说,也是一家坐得住的书店。四月初,我在半层书店里完成了每月写给学生们的一封信。

写到这里,我惊讶地发现,在上海,1984书吧、衡山和集、半层书店这三家店,我并不认识它的创始人或经理人,也不知道他或她做书店的初衷或背后故事。但是,这些创始人或经理人却给自己的书店注入了不一样的灵魂,“坐得住”就是其中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我爱它的理由。

(原标题:上海,坐得住的书店)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读图时代,如何让插画展现上海文化?

上海户籍人员开车住宾馆可通过“随申办”出示电子身份证

今天起上海施行新规 逾期不交罚款加收滞纳金

上海教委送“减负增效”大礼包,老师布置作业前需自己先试做

姚明“老同事”刘炜今日退役 CBA新赛季将担任上海男篮领队

倒垃圾幽默段子层出不穷?其实上海在上世纪就曾实行“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新规“满月”,上海发生了这些变化

受北京降雨影响,这架航班起飞12小时往返京沪两次,又回到原点

假如垃圾有个微信群什么样?分类“逼疯”上海人,网友不厚道笑了

建设新上海时,曾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上海书协主席丁申阳书写陈毅诗句 为此事

《潘伯鹰谈书法》极为严谨,书法家著作亦有学者之风范视野

闻一多的艺术生涯鲜有人知,清华及赴美留学期间已崭露头角

90后眼中的“90后”夏湘平先生:年岁已高却不允许自己懈怠

工作无可挑剔众人羡慕,不知自己为何郁闷,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

吃酒时发生啥趣事?孩子害羞的牵起哥哥的手,爸爸却回头做起鬼脸

这群摄影人驱车摘柿子,一条毛巾被抢来抢去,众人争当“表情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