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杨虚白的“大陆新武侠”代表作:“小人物武侠”在现实中浮沉

2018-11-09 11:02 北京晚报 TF019

近日,杨虚白的武侠小说《挥戈》出版,被称为“大陆新武侠”时期的代表作品、是一种“小人物武侠”。所谓“小人物武侠”,均是微观入眼,从小处见侠义,如此一来,侠客的形象不再模糊,而成了实实在在、血肉俱全的人。武侠小说突破类型困局,需要回归人性。

胡月


《挥戈》封面

谈到创作动机,杨虚白说,因为生活中的自己,受到方方面面的约束,无法达到理想状态,也无更多余力去推动改善这个世界,因此迫切需要构思一个道德完美的英雄,替自己去体验和行动;但同时,如果只是叙述这个道德完美的英雄成功改变了世界,又沦为粗浅的爽文。这个矛盾反应到作品上,则是主人公和他所处社会的冲突与割裂,十分形象地替作者提出了他对社会的疑问。

在《挥戈》第一部分《吴村之战》中,主人公因不满宗族在匪徒入侵时抛弃个体,而与之决裂,选择独力复仇;第二部分《风神镇》,主人公向来奉朝廷律法为圭臬,却发现律法中对善恶的区分,与自己秉持的标准有巨大冲突;第三部分《南京的残夜》中,主人公的未婚妻被权贵如草芥般摧残致死,并因此牵连出海盗、盐商与整个官僚体系勾结的证据,他无力合法解决问题,不得不手刃各大势力的首酋;第四部分《寻找吴戈》,主人公看清农民起义者为反抗而反抗,对于未来的建设一片迷茫,脱不了朝代更替的死循环;第五部分《烟月京华如梦寐》中,主人公通过朝臣、巨富接触到皇权阴霾下的贪腐、卖官体系,彻底对现实世界感到绝望,最终放逐自己。

提及武侠小说,甚至大部分塑造英雄的类型文学,杨虚白说,中国传统的文学、戏曲,大体离不开各样形式的明君、清官、大侠。他认为,这代表中国传统价值体系中,人格是不完整的。映射到武侠小说中,英雄似乎必须是伟岸的、无私的,但伟岸无私的英雄只具备神性,往往不具备人性的真正光芒。明君、清官和大侠作为“高能量者”,往往不会对文化、制度、价值观和社会体系展开反思。然而也正是这种人格缺失带来的悲剧性,反而放大了普通个体的人性光芒,他们受到压抑后选择叛逆,便为新武侠提供了突破口。

杨虚白认为,未来的武侠小说,需要沉下来,好好打磨,文笔向巨著靠拢,故事能引起阅读冲动,思想上回归人性,去填补传统价值体系里人格的缺失。

(原标题:“小人物武侠”回归人性)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19

分享到

低成本文艺片《无名之辈》逆袭票房黑马,皆因小人物的悲欣引共鸣

黄志忠一改硬汉形象 任性打造“小人物”

苏轼《寒食帖》号称“天下第三行书”,经历三次大火奇迹般逢凶化吉

杨守敬带着13000件碑拓 给日本书坛带去一场“晴天霹雳”

老北京小吃“糖耳朵”也叫“蜜麻花”,名字稀奇,做法更讲究

正乙祠的一大特色是打造者杨浪本身,串场解说,雅趣妙语即兴而出

一位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女子,平时都怎样训练?她登山原因让人心酸

《未名诗歌分级读本》有了不少变化,但有一点始终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