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天坛的皇穹宇外,海淀的九王坟也有回音壁,回音效果也不差

一提起回音壁,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北京天坛皇穹宇的回音壁,却很少听说其他地方还有回音壁。笔者是搞清朝陵寝研究的,在实地考察中,发现位于海淀区的九王坟也有回音壁。

奕譓园寝

碑亭

当地流传着换碑传说

九王坟,其实就是孚郡王奕譓的园寝。按明清两朝的陵寝制度,明朝的王爷坟墓多称“坟”或“墓”,清朝王公的坟墓称“园寝”,不称“坟”。不过,老百姓可不会按照官方的规范名称,他们把清朝的园寝也叫坟,比如七王坟、八王坟、公主坟、九王坟,可能这样称呼更方便、更容易理解。

九王坟位于海淀区苏家坨镇(原北安河乡)草场村南,比起光绪帝父亲的七王坟(醇亲王奕譞园寝)来说,名气要小些。

奕譓是道光皇帝的第九子,生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其生母是琳妃乌雅氏,即后来的庄顺皇贵妃。奕譓与道光帝的皇七子醇亲王奕譞、皇八子钟郡王奕詥是同母兄弟,也就是光绪帝的亲叔父。

咸丰帝刚即位,就封奕譓为孚郡王,当时奕譓年仅6岁。同治三年(1864年)奕譓20岁时,开始管理乐部事务。同治四年(1865年)四月二十一日,奕譓成婚,娶福晋,仍在内廷行走。光绪帝即位后,命他管理正蓝旗汉军都统事务。光绪三年(1877年),奕譓病逝,年仅33岁,赐谥曰“敬”,所以往往称他为孚敬郡王。奕譓的嫡福晋死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根据地宫内所存掐棺石的数量分析,其福晋应该是与奕譓合葬于同一座地宫内。

奕譓死时还很年轻,所以生前没有营建园寝。奕譓病逝后,慈安、慈禧两宫皇太后降懿旨:奕譓丧事照亲王例赐恤,并命总管内务府大臣茂林负责办理他的丧事。营建园寝是丧事中的重要一项,当时清廷定制,王公大臣营建园寝,按照爵位、品级,朝廷给予一定数量的银两。若赐予谥者,还要给予一定数量的建碑价银。但实际执行中,往往有特例。像同治七年(1868年)钟郡王奕詥去世后,其园寝的营建就是“官为办理”的,也就是说完全由朝廷拨款。奕譓是奕詥的亲弟弟,也是赏加亲王衔的郡王,与奕詥的地位一样。鉴于此,经茂林奏请,奕譓的园寝也是“官为办理”。

在一般情况下,由朝廷直接拨款修建的园寝,在动工前要先派大臣自行勘估,也就是造预算。这次为奕譓建园寝所占用的土地正是内务府掌仪司所属的果木园户地,有五顷十六亩。两宫皇太后派全庆、翁同龢二人前去勘估。当时全庆是左都御史,翁同龢是户部右侍郎。

建成后的奕譓园寝到底什么样呢?

从史书和档案上,迄今还没有找到这座园寝规制的文字记载。不过从现状看,奕譓园寝坐西朝东,最前面是一道马槽沟,在马槽沟正中建一孔拱券桥,桥面每侧有栏板五块。每侧有望柱六根,蕉叶柱头。栏杆的两端为抱鼓石。栏板、抱鼓石和望柱身上都没有图案雕刻,只有简单的海棠线。桥孔的顶部(龙门券部位)安有戏水兽。

拱券桥往西是一条用方砖铺墁的神路,路旁有许多松树。沿神路西行约50米,迎面是碑亭,单檐歇山,绿琉璃瓦盖顶。四面檐墙正中各开一个拱券门,每个拱券门都设有券脸石。每门的券脸石上都雕刻十一朵宝相花。每座拱券门前各有一座七级垂带踏跺。

碑亭内,正中有龙首龟趺石碑一通,碑身前后两面四边框雕刻云龙,上下两横边各雕二龙戏珠,两竖边各雕四条升龙及宝珠。碑身的侧面各雕刻一条升龙,碑担侧面各雕刻一条坐龙。碑身的阳面镌刻碑文,汉字在左边,满文在右边。龟趺下是水盘,水盘面上满雕海水波浪,波浪间还杂以海马等水中动物。水盘四角的漩涡内分别雕刻鱼、龟、虾、蟹。碑亭内地面铺墁金砖。无论碑石还是水盘,雕刻技艺精湛,立体感很强,在同类碑刻中堪称上乘之作。

在当地流传着七王坟与九王坟换碑的故事,情节大概是这样的:七王醇亲王奕譞是光绪皇帝的父亲,又是和硕亲王,而九王奕譓只是郡王加亲王衔,从哪方面比都不如七王奕譞的地位高。所以七王坟的石碑应该比九王坟的碑大。当时两座园寝都在营建。因为七王的园寝碑亭建在山坡之上,地势十分陡峭,巨大的石碑运不上去,于是就与比较小的九王坟的石碑对换了,也就是说九王坟的碑用的是七王坟的大碑。因此九王坟的石碑比七王坟的石碑大。实际上并不是这回事。首先,这两座园寝不是同时建的,九王坟是先建的,七王坟是后建的。其次,经过实际测量,七王碑比九王碑宽0.025米,高0.03米,厚度一样。所以这个传说是无稽之谈。

碑亭以西两侧为厢房,均单檐硬山顶,面阔三间,进深两间,有前廊,覆以布筒瓦。两座厢房的西面正中是园寝的大门,单檐硬山顶,绿色琉璃瓦覆顶。园寝前院的享堂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有前廊,覆以绿色琉璃瓦。享堂前是月台,台面砖墁,三出陛。园寝后院的宝顶是复建的,月台下是地宫。

树木影响声音传播

笔者第二次考察的最大收获就是发现了奕譓园寝也有回音壁。北京天坛的皇穹宇和清西陵的昌西陵都有回音壁,天坛的回音壁是众所周知,因此笔者着重介绍下昌西陵和奕譓园寝的回音壁。

昌西陵位于河北易县,是清仁宗嘉庆皇帝的孝和睿皇后的陵墓。昌西陵宝顶前神道正中的第七块石板即为回音石,站在上面发出声响,可将声音扩大回传出来,好似空谷回音。环绕宝城的罗锅墙是回音壁,人于东侧细语发声,在西侧的人以耳贴墙,虽相距74米,仍可听到东侧人的声音清晰地传来,令人赞叹叫绝。环绕宝城的罗锅墙为半圆形,因声波的波长小于围墙的半径,声波以束状沿墙面连续反射前进,故靠墙轻声细语时,站在远处贴近墙面仍能听清。

而奕譓园寝的回音壁的回音效果也不差,可以说是北京市第二处有回音功能的建筑了。奕譓园寝的院子面阔(不包括墙厚)为64.20米,后罗圈墙是弧形的,如果在罗圈墙内侧的一端贴着墙轻声说话,远在64.20米之外的另一端就能清清楚楚地听到所说的话,就像在面前说话一样。另外,站在宝顶月台前的踏跺处喊话,也有扩大声音的功能,但不如昌西陵宝顶前的回音效果明显,那是因为奕譓园寝的后院里有许多树木,阻碍了声音的传播。可以设想,如果没有树木,回音效果也会更加明显。

第二次考察,我们还找到了奕譓园寝的阳宅。许多人都知道醇亲王奕譞的园寝旁边有阳宅。乾隆年间的大学士傅恒的园寝和其子福康安的园寝旁都建有阳宅,却很少有人知道奕譓园寝也有阳宅。

为什么要在园寝旁建阳宅呢?逢年过节、遇到祭祀之日,园寝主人的后世子孙们都要前来祭坟扫墓,阳宅是供后世子孙祭祀前后临时休息之所。如果路途遥远,可能要住在那里。阳宅都是随着园寝的营建而建的。醇亲王奕譞的园寝是生前建的,规模很大,楼台亭阁,曲径游廊,十分幽静,奕譞常到阳宅去静养休息,成为他的别墅。而奕譓的园寝是死后所建,阳宅有院落前后三进,大门单檐硬山卷棚顶,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布筒瓦覆顶。前院迎面有一座垂花门,如今垂花门已无存。后两院各有一座五间大房,均为单檐硬山卷棚顶,布筒瓦盖顶。如今门房和两座大房尚在,都住着村民。

奕譓园寝是目前我国清朝王公园寝中建筑保存得最完整齐全的一座,具有很高的陵寝研究价值。

(本版摄影:徐广源)

(原标题:九王坟也有回音壁)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徐广源

流程编辑:u029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北京晚报 作者:徐广源
    2022-11-15 16:18

    长按二维码
    查看文章详情

    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