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三古建 湖畔一小村
2022-10-18 16:50

早就听闻,距北京城区最近的水景资源是青龙湖,水面有6000亩。青龙湖的前身是1960年建成的崇青水库,1995年才改建为青龙湖。趁着假期,笔者前往青龙湖,既一睹湖景之美,又达到了主要目的,那就是探访青龙湖畔的明代古建:姚广孝墓塔、常乐寺、王安墓。

常乐寺山门

姚广孝墓塔

姚广孝墓神道碑 图片均为高申摄影

一村三古建

巧合的是,笔者此行要探访的三座明代古建筑,均和常乐寺村有关。姚广孝墓塔在常乐寺村村北不远,常乐寺位于常乐寺村,和明代司礼太监王安的墓地相邻。

常乐寺村属于房山区青龙湖镇,其地理位置就在青龙湖的北边。如果导航前往常乐寺村,可就要注意了,千万别选成常乐村。一字之差,不说谬之千里吧,但也南辕北辙了。常乐村在海淀区上庄镇,村名也是有说法的。据传,常乐村早年为佃房的住所,东西有个打谷的场院,打完谷称“场了”,意指场院中的活茬做完了。后作为村名。常乐为元代村名,明《永乐大典》中顺天府在申明亭、乡社、军屯目中称“常乐社”、“常乐里”。清康熙年间仍称“常乐社、常乐里”。光绪年间称“常乐村”,而青龙湖镇的常乐寺村,一听村名就是以寺为名。

三座古建中,姚广孝墓塔是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常乐寺是房山区文物保护单位,王安墓的历史也很悠久。古籍《日下旧闻考》对王安墓就有记载:“圣岗在卢沟桥西二十里,北有姚少师塔,塔前有御制碑文。右为长罗寺,司礼太监王安墓在其后。”

按照导航,笔者来到常乐寺村,远远地就看到绿色环绕中的高塔。虽已历经了六百多年的沧桑岁月,姚广孝墓塔依然几近完好地矗立在常乐寺村北的原址上。这座八角九级的密檐式砖塔,通高约三十三米。须弥座塔基束腰部分雕寿字纹和花卉,四正面雕假门,四侧面雕假窗。正面门楣之上嵌方石一块,其上楷书:“太子少师赠荣国恭靖公姚广孝之塔”。墓塔整体结构匀称,塔身雕刻精细。整个塔身轮廓清秀而挺拔,充分体现出明代塔的建筑风格。塔前立有朱棣撰写的“敕建姚广孝神道碑”一座,碑高四米。无论是墓塔,还是塔前的墓碑,都呈现出永宣时代恢宏大气的建筑特色。

《日下旧闻考》记载:“宣德元年五月,立故少师荣国公姚广孝神道碑。初,广孝卒,太宗皇帝亲制碑文,命有司营葬并树碑神道。已具而文未刻。至是,其养子继以请。上出永乐中御制文付之曰:其即刻碑以成皇祖嘉念功臣之志。”

姚广孝是哪年去世的?永乐十六年(1418年),当时明成祖朱棣废朝二日,以僧人的礼制安葬姚广孝,追赠他为推诚辅国协谋宣力文臣、特进荣禄大夫、上柱国、荣国公,赐谥恭靖,还亲自为他撰写神道碑铭。神道碑已立,但碑文未刻。按《日下旧闻考》的记载,明宣宗朱瞻基登基后,根据姚广孝养子的请求,明宣宗拿出明成祖所写的碑文,让赶快刻碑,以成全皇祖嘉念功臣之志。

姚广孝是何人也,其身后为何能享如此哀荣?

朱棣亲写碑文昭功绩

姚广孝是江苏苏州人(彼时为长州),其幼名天僖,出家之后的法名为道衍。姚广孝的家族,世代“悬壶济世”。按说,这也是份能够满足温饱的营生。于是,姚广孝的父亲希望儿子也能行医。但姚广孝却对他父亲甩出一句话:“儿不乐做医生,愿读书做官或学佛。”从此,姚广孝选择了一条与父辈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元亡明兴,改天换地。到了明洪武八年(1375年),朱元璋诏令精通儒书的僧人来礼部应试,姚广孝便来了。应试的结果,有点儿令姚广孝失望。他并未被授予僧官,只获赐僧衣。五年之后,经僧录司负责的僧官推荐,姚广孝才入天界寺,谋得一个僧职。

处于人生落寞期的姚广孝,邂逅其最大的贵人,是在洪武十五年(1382年)。就在这一年,“大脚”马皇后病逝,朱元璋为了寄托哀思,决定挑选一些高僧大德之人随侍诸王,以便诵经祈福。当时,姚广孝得到僧录司官员举荐,开始与燕王朱棣接触。二人见面,相谈甚欢。他开始频繁出入燕王府,与朱棣谈论时局。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去世,建文帝继位,实行削藩之策。姚广孝密劝朱棣起兵,且向其推荐相士、卜者,这才使朱棣渐下决心。为了配合朱棣做好准备工作,姚广孝在燕王府后苑训练兵马,修建厚墙环绕的地穴以打造军器,并用饲养的鹅鸭来掩盖声音。

建文元年(1399年)六月,靖难之役终于拉开帷幕。姚广孝辅佐世子朱高炽留守北平,没有亲临一线参与战斗。到了十月,建文帝派遣的南军主帅李景隆围攻北平。姚广孝指挥将士守卫城池,击退南军的进攻,又在夜间将士兵用绳子吊出城外,与朱棣的援军内外夹攻,大破南军。

建文二年(1400年),朱棣正在经历战争中最为难挨的一段日子,与建文帝派出的南军形成战略对峙。此时,姚广孝对朱棣道:“不要去攻打城池,应迅速直取京师。京师兵力单薄,一定能攻克。”朱棣采纳他的建议,在安徽境内的淝水、灵璧连败南军,并渡江进入京师。

赢得最终胜利的朱棣正式称帝,姚广孝也被任命为掌管国内佛教事务的僧录司左善世。但朱棣心里明白,在靖难之役中,姚广孝的谋略立有大功。于是,永乐二年(1404年),朱棣擢升姚广孝为资善大夫、太子少师,而且让他恢复姚姓,赐名广孝(此前都是以道衍相称)。为了表示尊重,当朱棣见到姚广孝的时候,都称他为少师,而不是直呼其名。

难得的是,姚广孝深知功成身退的人生哲理。他时时处处表现得淡泊名利,以出世之心来做入世之事。于是,他被放心地留在南京,辅佐太子朱高炽监国,又曾奉命教导皇长孙朱瞻基。

天不假年,到了永乐十六年(1418年),姚广孝病逝,终年八十四岁。成祖亲自撰写碑文,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王安也是忠义之人

距离姚广孝墓塔及碑不远处的,便是常乐寺与王安墓。

常乐寺最早建于辽代,明代重建后有四重殿宇,前有山门,四周有院墙。现存东西山门和第一进、第三进殿宇。第一进为天王殿,为无梁殿建筑,歇山顶,面阔三间9.3米,进深一间5.1米;第三进殿为大雄宝殿,面阔三间13米,进深二间8米,硬山棋盘心调大脊,隔扇门窗。前有月台,左右各有配殿三间。院内有明代碑刻二通、民国碑刻一通。寺后的自来塔已圮,今残存石塔构件。

王安墓的位置矗立着一大一小两座宝顶,其中的大宝顶被文物部门认定为明代太监王安墓。墓区曾出土“皇明乾清宫管事提督宫内两司放兼掌尚衣监太监信吾王公志铭”一盒。至于墓主人王安,却也有令人唏嘘的故事。

王安是明代晚期的宦官,曾经归大太监冯保管辖。到了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精明能干的王安被推荐给万历帝朱翊钧,受命为皇长子朱常洛的伴读。彼时,受宠的郑贵妃图谋立儿子朱常洵为太子,所以经常命人搜集皇长子的过失。好在朱常洛身边有王安保护,从而使郑贵妃毫无所获。

宫闱之内的矛盾,在一点点加剧。到了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终于发生了万历朝三大案之一的“梃击案”。某日,一个手执木棍的宫外之人,居然闯进朱常洛所住的慈庆宫,且打伤守门太监。此人被抓后,供出是由郑贵妃手下的太监引进,此事令郑贵妃心怀恐惧。此时,朱翊钧尚有回护郑贵妃之意。为了避免皇帝尴尬,王安为太子起草文书,以解除群臣对郑贵妃的疑虑,从而令朱翊钧颇为满意。

到了万历四十八年(1620),朱翊钧的江山终于交给了朱常洛。而对朱常洛忠心耿耿的王安,随即被提升为司礼监秉笔太监。这时的王安,劝朱常洛实行各项利国利民的政治措施,使得朝野上下皆称赞之。但好景不长,又一件大事件发生了。

朱常洛即位仅月余,便突然驾崩。此时,朱常洛的宠妃李选侍赖在后宫不走,且与心腹宦官李进忠一道,准备挟持皇长子朱由校,以达到巩固自身权力的目的。王安得知后,立即向重臣杨涟告知。在杨涟、刘一燝等重臣向朱常洛遗体告别时,王安将朱由校从李选待手中抢了出来,后来又逼着李选待搬家。这便是著名的“移宫案”了。可以说,在这件事上,为大明江山立下首功者,便是王安。

这时候的王安,正在经历其人生中最高光时刻。恰在此时,一个危险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同为宦官的魏忠贤。魏忠贤身心奸诈,他与朱由校的乳母客氏相互勾结,对自己的顶头上司、为人正直的王安颇为忌惮。于是,魏忠贤便与客氏筹划除掉王安。

到了天启元年(1621年),魏忠贤与客氏唆使给事中霍维华抨击王安,把王安降职去作南海子净军。时隔未久,魏、客又怂恿朱由校安排刘朝担任南海子提督,以便让他杀死王安。刘朝上任后,竟下令不准给王安送食物,王安只好刨取篱笆底下的萝卜吃。三天过去,刘朝发现王安并没有被饿死,于是直接将他杀死。

一个小村庄,竟有三座古建筑,又引出这么多历史故事,真是不简单。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高申

流程编辑:TF065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北京晚报
    2022-10-18 16:50

    长按二维码
    查看文章详情

    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