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为儿女走上法庭,听朝阳法院法官讲述四个感人案例
记者 张蕾
2022-05-12 14:41

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她们不得不走进法院,或是为子女讨公道,或是替子女偿人情。她们深明大义,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更好地成长。

北京朝阳法院民事审判庭法官李文丹向记者讲述了几位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母亲。

隐忍的力量

再沉重的生活都不需要眼泪

这是一位从孩子出生就满怀期待又充满愧疚、内心默默隐忍的母亲。她接受现实,努力坚强。她用相机记录下孩子治疗和康复的每一个瞬间,想要告诉孩子:无论你健康还是疾病,妈妈都会陪伴你一生。

静是一位27岁的母亲。刚刚体会到初为人母的喜悦,就遭到了生活的迎面痛击。还在月子里,静就被告知,孩子情况不太好,出现缺血缺氧性脑损害、脑性瘫痪等中枢神经系统损害。静和爱人认为医院存在过错,遂起诉了院方,要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

李文丹是此案的主审法官。仔细阅读了案件卷宗后,开庭前她特意带上了纸巾。孩子还那么小就遭了那么多罪,静在陈诉案情时很可能会情绪失控、痛哭流涕。但静当天的表现却令李文丹感到意外。

静是一位安静、文弱的女性。庭审开始后,她始终在爱人和委托代理人的身后,静静地倾听。法庭委托的医疗机构做出鉴定:医院在静分娩时采取的治疗行为存在一定过错,应对损害后果承担次要责任。宣读鉴定意见时李文丹留意到静的反应,只见她眉头紧锁,数次欲言又止。李文丹很少遇到如此克制的当事人。

最后陈述环节,得到法官允许后,静缓缓张口,声音不大,语速缓慢:“法官,您看看我拍摄的照片和视频,我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接受各种治疗和康复训练,我一直陪伴着她,我心如刀绞啊!”说完这番话,她又缩到爱人身后,继续沉默。法庭里陷入一片寂静。

“我以为她会泪流满面,但让我意外的是,她依然平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望着静,同为母亲的李文丹心里很不好受:面对孩子的病痛母亲无能为力,心里该承受了多少痛苦!

由于某些原因,静和爱人的部分请求没有得到法院支持,一审判决后,夫妻俩提出上诉。但最终,他们与医院达成了和解。

李文丹后来与静通过一次电话。静说,她最开始十分恼恨医院,所以坚持要上诉。后来和解,是因为不想让诉讼再影响自己的生活。早点结束,才能早点开始。

替女儿道歉

做出勇于承担责任的榜样

这是一位因为青春期的孩子犯错被迫参加诉讼的母亲。她先开口认错,却并不意味着输了。她想告诉孩子,成长的路上输赢并没有那么重要,犯错了就该勇敢地负起责任,承担后果。

风是一位47岁的中年女性。她正上高中的女儿小丽与同学产生矛盾,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同学照片,指名道姓,公开辱骂。小丽因此被同学以名誉、肖像侵权诉至法院,要求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开庭当天,两个孩子都没有到庭,均是父母应诉。

庭审开始前,风主动提出先说几句:“作为母亲我是第一次到法庭,很紧张,发生这样的事我感到很愧疚,我想先跟原告说句抱歉。”同学父母接受了道歉。

风看了看坐在审判席上的李文丹,紧接着提出请求:“法官,事情发生后,我的孩子已经当面道歉了,如果在公众场合再次道歉,对双方来说无疑都是伤害。希望法官能够主持调解,减少对孩子的二次伤害。”

经过几个回合的协商,双方关于道歉的方式及赔偿的数额始终有分歧。李文丹询问双方家长:“两个孩子能不能来法庭当面聊聊?”风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同学父母表示,孩子现在躲家里不肯出门,调解又陷入了僵局。

就在双方都感到有些疲惫,不知如何进行下去时,风突然开口:“孩子发朋友圈说侮辱同学的话确有不妥,我们同意道歉和赔偿,只是希望裁判文书不要上网。”李文丹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意识。

同为父母,他们都懂得彼此的难处和考量。最终,双方家长达成了和解。后来风专程打来电话向法官表示感谢。她说,孩子处于青春叛逆期,她感谢法官能够允许她与对方协商解决,给孩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维护子女权益

朴实的她捋清了复杂的法律问题

这是一位老实、本分的母亲,但在维护女儿权益的问题上却表现得无比坚定、自信。她用自己对法律朴素的认知,帮助孩子完成了诉讼。她想告诉孩子,无论他们是否长大,无论走多远、飞多高,妈妈一直都在身后。

萍是一位52岁的妈妈,女儿在一家文化公司做设计工作。由于公司拖欠工资、加班费,女儿主动提出辞职,随后申请劳动仲裁讨要工资、加班费及经济补偿金。仲裁支持了部分加班费,驳回了其他申请。女儿又向法院提起劳动争议诉讼。

劳动争议类案件,由于涉及劳动者的实际工作、工资支付情况等,即便劳动者委托了代理人,通常也会亲自出庭说清事实。但在这个案件中,从始至终就没见过女儿,萍作为代理人独自参与了诉讼全过程。

开庭当天,萍是独自来的。这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劳动妇女,在北京打工,人很朴实。女儿的诉讼请求之一是要加班费。法官要求萍说明加班费的具体构成及计算方式。关于这个问题,即便是当事人本人在场,如果事先没做充分准备也很难当即给出答案。萍却没有丝毫犹豫,快速而准确地做了回答,这令法官感到十分诧异。

举证质证阶段,萍提交了大量微信聊天记录的打印件。她指着当中的考勤表说:“法官,我花了很长时间整理这些资料,也是看到这些才知道我女儿经常加班。好几次因为赶活儿,她要熬通宵,您说,这孩子得多苦啊。”

在捋顺证据的过程中,法官还询问了一些非常细节的问题,萍总能在一些杂乱的证据中准确找到答案。

庭审结束后李文丹问她:“为什么你女儿本人没来参加诉讼?”她说:“我女儿找到新工作了,不能耽误她上班。”后来,法院判决支持了部分加班费及经济补偿金。

法律也有温情

为处理身后事和两个儿子“对簿公堂”

这是一位白发苍苍、儿子孝顺、老有所依的母亲。她慈祥、平和的态度是想告诉孩子们,兄友弟恭、家庭和睦,一句关心、一声问候、一个搀扶,对母亲来说都是最好的安慰和回报。

安是一位82岁的高龄女性。她和老伴儿有一套房子,是夫妻共同财产。老伴儿去世后,因为房产的继承问题,安将一对双胞胎儿子起诉到法院,要求继承丈夫遗产的25%。

李文丹处理过非常多的家庭继承纠纷,她本以为,庭审时又会是一出亲人间相互埋怨、为了遗产吵得不可开交的家庭闹剧,没想到开庭却是另一番场景。两个儿子一边一个搀扶着母亲缓缓走进法庭,由于是夏天气温高,安走得有些气喘。刚刚落座,其中一个儿子就掏出纸巾给母亲擦汗。看到这一幕,李文丹心里不禁嘀咕,他们为什么要来法院?

核实完当事人的身份信息后,大哥先开了口:“法官,我们是来调解的。这处房产一半属于我母亲,另一半是父亲的遗产,我放弃继承,我的那一份50%给弟弟,50%给我妈。”

李文丹刚想出言询问,安就一脸慈祥地看着她,轻声细语地解释:“大儿子家庭条件比较好,就把房子大部分留给我了,等我走了这房子就留给弟弟,这都是我们商量好的。”

听完安的讲述,李文丹暗自为自己的胡乱揣度汗颜,也为安感到高兴。对于这个方案三人都没意见,李文丹和书记员立即开始制作调解笔录和调解书。等待的过程中,大哥给母亲递上水杯,弟弟问能不能把法庭的门打开一点,屋里空调开得足,怕老太太受不住。

拿到调解书后,安对李文丹和书记员和气地说:“你们辛苦了,因为我们家这点事给你们添麻烦了。”随后,兄弟俩搀扶着母亲慢慢走出了法庭。

(本文人物除法官外均为化名)

(原标题:母亲为儿女走上法庭 听朝阳法院法官讲述四个感人案例)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蕾 文 张存 制图

流程编辑:u099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北京晚报
    记者 张蕾
    2022-05-12 14:41

    长按二维码
    查看文章详情

    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