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际

古巴民众流泪送别已故领袖 举牌高呼“我们都是菲德尔”

2016-12-05 10:36 网络 TF008

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3日透露,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前曾表达愿望,身后不用他的名字命名街道和纪念碑,也不为他竖立雕像。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将对实现他这一遗愿的相关法案进行投票表决。

лªÉçÕÕƬ£¬Íâ´ú£¬2016Äê12ÔÂ4ÈÕ £¨Íâ´úÒ»Ïߣ©£¨3£©Ëͱð¿¨Ë¹ÌØÂÞ 12ÔÂ3ÈÕ£¬ÔڹŰÍÊ¥µØÑǸ磬һÃûѧÉúÔÚÔËË͹Ű͸ïÃüÁìÐä·ÆµÂ¶û¡¤¿¨Ë¹ÌØÂ޹ǻҵijµ¶Ó¾­¹ýʱÁ÷Àá¡£ µ±ÈÕ£¬ÔËË͹Ű͸ïÃüÁìÐä·ÆµÂ¶û¡¤¿¨Ë¹ÌØÂ޹ǻҵijµ¶ÓµÖ´ïÊ¥µØÑǸçÊС£ËûµÄ¹Ç»Ò½«±»°²ÔáÔÚÊ¥µØÑǸçÊÐÊ¥ÒÁ·ÆÈÈÄáÑÇĹµØ¡£ лªÉç/ÃÀÁª

古巴民众送别菲德尔·卡斯特罗

劳尔当晚在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和数万民众一起参加了悼念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集会。他在对参加集会的民众发表讲话时说:“革命领袖反对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在他生命的最后数小时里,他坚持强调,离世后,他的名字、肖像永不出现在机构、街道、公园或其他公共场所,永不竖立任何他的半身像、雕像或其他形式的致敬作品。”菲德尔上月25日去世,享年90岁。

参加悼念活动的胡安·安东尼奥·冈萨雷斯现年70岁,是一名退休经济学家。“我们所有人都想把一切冠上菲德尔的名字。说到底,菲德尔就是整个古巴。”他说,“这是菲德尔的决定,不是劳尔的决定,我觉得他应该得到尊重。”

在菲德尔·卡斯特罗执掌古巴政权的近50年里,他不允许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公共场所的名称里。不过,以他的革命战友切·格瓦拉和卡米洛·西恩富戈斯为主题的巨型画像等艺术作品,以及以他们名字命名的街道、工厂或社区等倒是在古巴许多地方可见。

лªÉçÕÕƬ£¬Íâ´ú£¬2016Äê12ÔÂ4ÈÕ £¨Íâ´úÒ»Ïߣ©£¨2£©Ëͱð¿¨Ë¹ÌØÂÞ 12ÔÂ3ÈÕ£¬ÔڹŰÍÊ¥µØÑǸ磬һÃûѧÉúÔÚÔËË͹Ű͸ïÃüÁìÐä·ÆµÂ¶û¡¤¿¨Ë¹ÌØÂ޹ǻҵijµ¶Ó¾­¹ýʱÁ÷Àá¡£ µ±ÈÕ£¬ÔËË͹Ű͸ïÃüÁìÐä·ÆµÂ¶û¡¤¿¨Ë¹ÌØÂ޹ǻҵijµ¶ÓµÖ´ïÊ¥µØÑǸçÊС£ËûµÄ¹Ç»Ò½«±»°²ÔáÔÚÊ¥µØÑǸçÊÐÊ¥ÒÁ·ÆÈÈÄáÑÇĹµØ¡£ лªÉç/·¨ÐÂ

古巴民众送别菲德尔·卡斯特罗

菲德尔·卡斯特罗、切·格瓦拉和卡米洛·西恩富戈斯一道被称为“古巴革命三大司令”。1959年10月,时任古巴军队总参谋长的西恩富戈斯因所乘专机在海上失事而遇难,终年27岁。切·格瓦拉1965年离开古巴,前往非洲和南美洲国家从事革命活动。1967年10月他在玻利维亚中部的密林中被玻政府军俘获后遭枪杀,年仅39岁。郭倩

“我们都是菲德尔!”
——古巴民众送别菲德尔·卡斯特罗

绿树掩映着街道旁低矮的平房,微风吹过,空气闷热而潮湿。天还未亮,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街上行人步履匆匆。当一缕晨曦洒在圣地亚哥的城市“心脏”安东尼奥·马塞奥革命广场上,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画像和他那句经典的标语——“直到永远的胜利”熠熠生辉。

4日清晨,圣地亚哥民众等待送别这位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骨灰将被运往北部的圣伊菲热尼亚公墓安葬。

11月30日至12月3日,运送菲德尔·卡斯特罗骨灰的灵车车队从首都哈瓦那启程,沿着当年革命军的路线,途经13个省份最终抵达圣地亚哥。

3日晚,圣地亚哥安东尼奥·马塞奥革命广场举行了盛大的群众悼念活动。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以及包括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内的外国政要到场出席。

лªÉçÕÕƬ£¬Íâ´ú£¬2016Äê12ÔÂ4ÈÕ £¨Íâ´úÒ»Ïߣ©£¨2£©ÔËËͷƵ¶û¡¤¿¨Ë¹ÌØÂ޹ǻҵijµ¶ÓµÖ´ï¹Å°ÍÊ¥µØÑǸç 12ÔÂ3ÈÕ£¬ÔËË͹Ű͸ïÃüÁìÐä·ÆµÂ¶û¡¤¿¨Ë¹ÌØÂ޹ǻҵijµ¶ÓµÖ´ï¹Å°ÍÊ¥µØÑǸ磬ÈËÃÇÔÚ·±ßÁжÓËͱ𡣠11ÔÂ30ÈÕÖÁ12ÔÂ3ÈÕ£¬ÔËËͷƵ¶û¡¤¿¨Ë¹ÌØÂ޹ǻҵijµ¶ÓÑØ×Å1959Äê¹Å°Í¸ïÃüʤÀûʱµÄ·Ïßһ·¶«ÐУ¬Í¾¾­¹Å°Í13¸öÊ¡·Ý×îÖÕµÖ´ïÊ¥µØÑǸçÊС£·ÆµÂ¶ûµÄ¹Ç»Ò½«±»°²ÔáÔÚÊ¥µØÑǸçÊÐÊ¥ÒÁ·ÆÈÈÄáÑÇĹµØ¡£·ÆµÂ¶û¡¤¿¨Ë¹ÌØÂÞÓÚ11ÔÂ25ÈÕÍíÔÚ¹þÍßÄÇÊÅÊÀ£¬ÏíÄê90Ëê¡£ лªÉç/·¨ÐÂ

现场民众不断高呼“我是菲德尔”,并高唱古巴国歌。

安东尼奥·马塞奥革命广场上的一句标语格外醒目——“昨日的起义之城,今日的宜居之城,永远的英雄之城”。60多年前,菲德尔·卡斯特罗带领革命军在圣地亚哥打响革命起义的第一枪。遵循其遗嘱,他的骨灰将被安葬在这座他革命事业开始的城市。

“我是菲德尔!我是菲德尔!”安东尼奥·马塞奥革命广场上的民众齐声高呼。

悼念活动结束后,不少民众选择直接在革命广场上休息,等待第二天目送菲德尔·卡斯特罗骨灰运往圣伊菲热尼亚公墓。还有不少民众早早前往运送骨灰车队行进线路两旁等待。

当地时间4日6时35分,运送骨灰的灵车从安东尼奥·马塞奥革命广场出发。记者在现场看到,骨灰被安放在一个刻有他全名“菲德尔·卡斯特罗·鲁斯”的木质骨灰盒内,骨灰盒上覆盖着一面折叠的古巴国旗,外有透明水晶壳保护。

运送骨灰的车队缓缓前行,现场民众不断高呼“我是菲德尔!”,并高唱古巴国歌。

7时,运送骨灰的车队抵达圣伊菲热尼亚公墓。根据古巴政府的安排,菲德尔·卡斯特罗的葬礼为私人葬礼,只有卡斯特罗的家人可以参加。尽管知道葬礼不对外开放,但还是有许多民众聚集在墓地附近。

“古巴人失去一位伟大的领袖,我们伤心但不绝望,因为每一个古巴人都知道该做什么,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一位前来悼念的古巴人说。最后,他和同行的朋友齐喊了三声“我是菲德尔!”。

当太阳完全升起,为菲德尔·卡斯特罗送行的人们逐渐散去。正如这刺破黑夜的太阳一样,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革命精神将会继续指引古巴人民不断前行…… 新华社记者倪瑞捷 钱泳文 马桂花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分享到

新中国70年外交风云:前驻古巴大使与卡斯特罗长谈被三次问住

卡内尔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 古巴告别卡斯特罗时代

卡斯特罗长子自杀 此前已患抑郁症接受几个月治疗

古巴民众革命广场送别菲德尔·卡斯特罗 排起数千米长队

卡斯特罗去世西方报业脑洞大开:版面集锦

古巴进入9天国悼期 马拉多纳追忆卡斯特罗为“第二个父亲”

卡斯特罗去世:那个时代的最后一面旗帜走了

“卡翁”走好! 卡斯特罗骨灰12月4日下葬古巴将哀悼9天

盘点卡斯特罗语录:在我们国家连妓女都是大学毕业生

卡斯特罗去世 多国领导人表示哀悼他们是这样说的

卡斯特罗去世 美中情局曾用这些方法暗杀他

“星舟”火箭原型机首试飞,马斯克持续“刺激”全球航天

英国歹徒持刀入室抢劫,忠犬奋力抵抗赶走坏人

越南男子酷爱收集,用近万件瓷器装饰家

奥地利游客与有200年历史雕像合影,压断雕像三根脚趾后径直离开

黎巴嫩首都爆炸上万人失去家园,损失最多达50亿美元,为何如此惨烈?

美元大跌,啥信号?港媒:美国可能是最大的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