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内

揭秘80后创业者辛酸血泪史 白宇南征北战

2016-04-19 15:20 网络 TF005

2016年4月19日讯,离开北京,是为了有朝一日更好地回来。在国际顶尖的特效制作公司工作多年后,白宇决定自己创业,在北京成立特效公司,那年他才29岁。北京的机会多,可风浪也大。初创的公司就像一只独木舟,他怕等不到长成大轮船,就被风浪打翻了。

5

 

白宇和妻子一起创业打拼

为了保住公司,两年前,他把公司搬到了杭州,一家人也都去了杭州。离开了首都,白宇也伤感过,怀疑自己是不是失败了。两年后,公司壮大,他又重新在北京拉起了队伍。就像那句电影台词,“如果我们不暂时地放弃一些地方,大踏步地后退,那我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大踏步前进。”白宇觉得,他做到了。

人物档案

白宇,男,1983年生。2006年开始从事影视特效工作,后来在北京创立影视特效公司。为了让公司赢得更好的发展环境,2014年,他把公司总部转移到杭州。如今,公司发展顺利,在北京、温哥华设有分公司。

2006

做特效的快乐日子

国画专业毕业的白宇,留着一头长发,像个艺术家。事实上他也是。从大三实习开始,白宇就一直做着与艺术有关的工作。白宇是黑龙江人,大学在哈尔滨读的。但还没毕业,他就来到北京。

既懂美术,又懂计算机,还懂策划,白宇幸运地进入了张艺谋的奥运开幕式团队。作为一名实习策划,他参与了视频影像的制作。毕业之后,他进入知名的特效制作公司“水晶石”工作,工作地点还是在北京。在那里,他参与了多部知名电影的影视特效制作,参与了央视春晚的影视特效制作,参与了上海世博会的影视特效制作。

北京是全国的文化中心,水晶石又是顶级的特效制作公司,白宇的机遇特别多。在《英雄》、《无极》等一批大量采用特效制作的国产大片问世后,白宇从事的行业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张艺谋、吴宇森,这些知名导演都与他合作过。至今在他的公司里,仍然挂着那些电影的海报。那是白宇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离开水晶石独自创业的时候,他已经是公司影视特效部门的主管。那一年,是2012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想“多一点话语权”。

2012

不想只当“特效工匠”

对于白宇这样的特效制作团队来说,以前面对的只是一个数字。比如,100万,这是电影制片人的报价。要求就是,白宇和他的团队来给电影做特效。这个价格是固定的,白宇只能选择,做或者不做。

白宇希望能与制片人谈谈,谈谈根据影片的主题,到底需要确定什么效果的特效,需要什么价位的特效。甚至同样的价格,也可以作出不同的特效。“比如让一个擎天柱出现10分钟,到底需要多少钱?”白宇说,制片人很清楚刘德华出演一次要多少钱,但对于需要花多少钱做特效,却根本没概念。

有几次,白宇就想跟制片人谈一谈,但制片人根本不给他这样的谈判余地。白宇觉得,影片的特效要和影片的理念,甚至和价值观相一致。但对这些,当时的那些制片人完全没有概念。时间久了,白宇就不愿意做这样的事了。

如果白宇不做,还有其他的特效公司愿意做。出钱的制片人是“甲方”,白宇和他的特效团队是“乙方”。面对着市场的生存压力,白宇的团队只能不断地接活儿。虽然和越来越多的大导演合作,名字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大片上,但白宇觉得“没有话语权”。他不想在电影开拍以后,才被通知进组了,像个工人一样完成特效。

这样,他只能创业。

2014

自己创业南迁杭州

真的自己成立了公司,他才意识到,生存是残酷的,而且是第一位的。他和团队的几位骨干,都是技术出身,既没有资金背景,更无深厚人脉。他们只有一个又一个,不停地接活儿,才能保证公司的运转。

而且,从技术人员变成了公司的管理者,白宇面临着更多的“杂事”。报税、财务、人事,这些事情牵扯了太多的精力。白宇回忆,当时经常一整天都不参与业务,完全都是在处理这些杂事。好像距离最初的设想,那个话语权,更远了。迷茫之后,白宇选择了坚持。他希望通过作品,赢得行业内的尊重。可是,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团队的成员开始频繁离职。

在北京,特效制作公司实在太多了,很多都有着大公司甚至是外资的背景。只要在公司作出一些成绩,员工们就会被高薪挖走。翻倍的工资,让员工无法拒绝。有个员工,来辞职的时候哭着说:“白总,我对不起你,可我要养家。”

核心团队的频繁出走,几乎给了他致命一击。白宇形容,他的公司就像大海里的一只独木舟。虽然他坚信,凭着自己的技术、意志,独木舟一定会成长为大轮船。但是,他怕等不到那一天,在市场的惊涛骇浪中,小独木舟说翻就翻了。

他决定把公司搬走。决定搬家的时候,他伤感了好一阵子。北京从来都是全国的文化中心,离开北京,是不是就意味着认输了。面对着只有在北京才有的大把机会,白宇决定,要先找个小一点的城市,把公司养大,再回来。

这时候,妻子帮他做了一个决定,把公司南迁到杭州。因为,他的妻子是杭州人。

2016

发展壮大重回北京

刚到杭州的时候,白宇不太适应。但所有的情绪,都敌不过把公司维持下去的现实。在北京的员工,他遣散了一些,保留了一些。真正跟着他来到杭州的,只有十几位技术骨干,而且基本都是单身汉。当地的政府给予很多优惠的政策,办公场地免费,税费减免。如今,公司搬到杭州已经两年多了。去年年底,白宇把家也搬到杭州。他曾经犹豫过一段时间,思考到底哪个城市更适合家人。现在,他的妻子、父母、女儿都搬到了杭州。

现在,白宇的公司总部在杭州,在北京、温哥华设有分公司。白宇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有时候飞到北京,有时候飞到温哥华,有时还要去日本、欧洲。到了周末,他一定会回到杭州,陪伴家人。

公司总部由他的妻子负责,白宇则是北京分公司的负责人。他会把杭州的优秀员工派到北京进修、锻炼,然后再派回杭州予以重用。现在看来,白宇创业时那个最初的梦想,也渐渐实现了。拿着给投资人的计划书,白宇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做特效”,而是一整套的关于特效的策划方案了。在剧本初创时,白宇就会进组。他会帮助投资人、制片人、导演共同设计特效,规划预算。

当初离开北京时的伤感,现在已经没有了。如今,北京的分公司已经发展到七十多人,甚至超过了杭州总部的人数。白宇自己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一家杭州的公司,还是北京的公司了。

“北京人在他乡”专栏,刊登报道在他乡生活工作学习的北京人,讲述他们身在异乡的故事,品读他们笑对乡愁的人生。也希望您能和我们分享身边“北京人在他乡”的故事,从而抚慰游子,温暖大家。我们的联系电话是:85202188。邮箱是:wanbaorexian@vip.sina.com。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 李嘉瑞 张骁

分享到

将虚拟财产写进遗嘱,男子把游戏账号留给堂弟:玩7年花近10万

“80后”如何看待养老问题?还没有为自己准备,却也有人很焦虑

张柠首部长篇小说《三城记》:写80后成长史 聚焦当代城市青年

“80后”女作家《松林夜宴图》中求变 孙频坦言受张爱玲影响较深

法海乾德门逝世 盘点那些“回忆杀”的童年影视形象

“袋儿淋”“北冰洋”后“摩奇”也回归了 还是小时候那个味儿!

北京大学任命准80后副校长不算啥 还有34岁副书记

《李雷和韩梅梅》再登话剧舞台 勾起80后青春记忆

80后夫妻创办国内首家铁皮玩具馆 瞧瞧你小时候玩过多少?

青年工匠黑金之父 他推动新型纳米材料快速应用化

80后最悲剧一代 80后看完新闻伤心地哭一桶眼泪

去农贸市场、医院安全吗?什么情况须戴口罩?疾控专家权威解答

香港维持“限聚令”,明起到港机组人员强制核酸检测

香港国安法雷霆落地,黄之锋等卷钱“退群”,卖香港换美元岂能得逞!

民进党当局对香港国安法肆意诬蔑,国台办:暴露险恶用心

一二手房市场基本恢复,下半年不悲观

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风险有多大?童朝晖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