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北京大雪留后遗症冰溜子锋利如刀 悬头顶威胁百姓

2015-11-28 11:46 网络 TF005

2015年11月28日讯,前几天大雪留下的“后遗症”,到现在都没有彻底根除。尽管这些天,在环卫工人、志愿者和广大市民的努力下,积雪已经被扫干净,市民出行不受影响。但是,积雪虽化,那些留在立交桥、屋檐下的“冰溜子”还没化。它们倒悬着,犹如悬在人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威胁着行人和车辆的安全。

 

苏州胡同

苏州胡同

地点:广渠门桥

公交站正上方 冰溜子威胁乘客

桥上密布着锋利的冰溜子,桥下却是行驶的车辆和等车的行人,这一幕画面发生在广渠门桥的北侧下方,看着就让人揪心。记者看到,这儿有六七处因积雪融化而形成的冰溜子,而在这些冰溜子下方就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车道。

这些冰溜子最长的超过了30厘米,短的也至少有10厘米左右。其中有几处,融化的雪水顺着冰溜子往下滴,又冻成了新的冰柱群。记者还发现,有两处冰溜子已经拦腰断裂,可见在昨天的早些时候,已经有冰溜子掉到路面上去了。

在桥下车道的东侧有一个公交站。公交站的正上方的桥面上,也有七根冰溜子。这些冰溜子是融化的雪水沿着大桥缝隙形成的,又尖又长。大约有9条线路的公交车会在这里进站,有很多乘客在这里等车,其中不乏老人和推着婴儿车的妇女。

人们经过这里时,都要紧张地避过冰溜子的正下方,有的乘客站在站台上总是不放心头顶的这些“凶器”,时不时地就要抬头看看。一位乘客告诉记者,这些冰溜子已经形成有两天的时间,前天还只是一点冰锥,没想到隔了一天就变成了冰柱。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现在到这儿等车只好避开危险的路段,不然真要是掉下来砸到头顶,后果不堪设想啊。”

地点:丰台铁路桥

冰溜子密密麻麻 倒悬如同大刀

在西四环的丰台大桥铁路桥下,南北双向的主路、辅路上,都有着倒悬下来的冰溜子,时刻威胁着过往的车辆。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她每天要开车经过这里。早晨上班由南向北,晚上下班由北向南,无论走主路还是辅路,都躲不开这些冰溜子。她每天提心吊胆的,就担心冰溜子掉下来,会扎伤车。

记者看到,冰溜子是从桥面的连接缝处垂下的。虽然前些天的积雪早就扫干净了,但当积雪融化后,雪水顺着桥面的连接缝往下滴,就在桥下形成了冰溜子。由于桥下常年不见阳光,阴冷潮湿,冰溜子也长得特别长。相比于广渠门桥下的冰溜子,这里的更长、更粗,也更危险。

记者数了数,桥下大大小小的冰溜子,一共有将近10个。最长的约有半米长。有的冰溜子已经开始融化,向下滴着水,有的却依然坚挺。记者询问了几位过路的市民,他们说前些天有环卫工人一直在扫雪,但冰溜子似乎一直没人管。他们说,前些年下雪后也是这样。环卫工人也想把冰溜子打下来,但位置太高,用扫帚什么的根本够不到,就只能等着冰溜子自己慢慢融化了。

随后,记者又探访了南二环景泰桥东的铁路桥,与丰台大桥铁路桥下类似,这里也常年不见阳光。由于此处的桥面比较矮,倒悬的冰溜子又很长,距离车顶很近。不过,桥下的冰溜子很少,过往车辆可以轻松地绕开。在北京西站北广场外的桥下,同样存在着冰溜子。这里的桥面较高,冰溜子倒悬得也很高。

地点:苏州胡同

房檐下的冰溜子 容易扎着眼睛

在东单附近的苏州胡同,记者在平房的房檐下,也见到了很多冰溜子。与立交桥下的冰溜子相比,这里的冰溜子要短小很多。即使掉下来,也并不会扎上车辆或行人。记者注意到,苏州胡同附近道路比较狭窄,行人都靠两边的屋檐下行走。因为房檐都很低,只要是个子比较高的行人经过,头部很容易撞上冰溜子。如果走路时候低头玩手机,冰溜子也会正好在眼睛的位置上,很容易扎着眼睛。

也有一些比较高大的房子,顺着房檐垂下的冰溜子很长,有的还混合着泥水,冰溜子的颜色也泛着黄、泛着灰。在苏州胡同南侧的一间比较高大的平房下,一整排的冰溜子顺着屋檐垂下。看上去,冰溜子很结实。但如果用手触碰,很轻易地就可以把冰溜子打下来。

记者询问了一些住户,他们说,雪后他们会很积极地动员大家扫雪,但至于冰溜子,没有特别在意过。

地点:天坛公园

冰溜子倒悬头上 游客感觉后怕

如果您在垂着冰溜子的报栏下看报纸,会不会觉得很危险?在天坛公园内,就有一处阅报栏。阅报栏顶上有个遮雨的屋檐,前些天的积雪融化后,顺着屋檐向下滴,就形成了冰溜子。很多老人会过来看报纸,冰溜子就在老人们的头顶上方悬着。

阅报栏就在天坛公园东门向里不远处,报栏两侧檐下,垂着两排冰溜子,整整齐齐的。每一根都有大约30厘米长,都有两根手指那么粗。冰溜子底部看起来就像尖刀一样,如果掉下来,看报纸的人就会很危险。报栏附近就是健身场,有好多老人都会在这健身娱乐,休息的时候就会走过来看看报纸。此时,正好有几位老人站在报栏旁边全神贯注的看着报纸,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方的冰溜子。

“我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就直接走过去了,要是看到了肯定不会过去的,这冰溜子太危险了,要是掉下来砸在头上肯定会流血。”一位正在看报纸的大妈,经过记者提醒注意到冰溜子后,感觉有些后怕。

记者掰断了一根冰溜子,尝试用冰柱的尖来扎一下手背,感觉真的像用针头或者刀尖扎手一样。记者又尝试拿着冰溜子,从大约30厘米高的位置松手,扎向手背,虽然没有扎破,但明显感觉到刺痛。可想而知,如果从更高的地方扎到脸上、头上,很可能伤到人们。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作者:李嘉瑞 白更 张林

分享到

“国庆七十年·京城瞬间”地坛庙会话家常 民生情怀注解伟大时代

使用12项调查措施保持惩腐高压态势 北京两级监委已经留置61人

北京西城区为老旧小区更换39部电梯:困扰居民十几年的心病解除了

北京东城城管今天拆除14处自建房

北京地铁13号线五道口拥堵问题解决:“小手术”后大变样

政府办事大厅服务柜台该多高?标准答案:80厘米

北京“万能”便民服务中心对外开放:一个独特之处吸引市民注意

十亿元共享单车押金未退 中消协:预授权制“冻结”押金防挪用

北京最新天气预报:明天空气转差 后天北风再来

朝阳区小鲁店村有了集中充电车棚 电动车不进村居民更安全

小偷两度光顾张仪村路 盗走数万元财务仍未落网

《美在雅安》获纽约电影金像奖“最佳纪录片大奖”

北京连续5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京港地铁准备50余万件一次性雨衣,将视雨情为乘客发放

说好的暴雨呢?今天北京强降雨时段为午后到夜间

预警发布!北京多区局地山洪灾害风险较高

北京发布地质灾害黄色预警

为何北京有的暴雨不“暴”?官方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