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人类自古以来的好帮手,浅说燕京御象与什刹海象浴

2020-05-25 16:57 北京晚报 TF024

象,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与人类密切共存于地球久矣。经人类驯化,象可参与劳动和祭礼活动。印度佛经《涅槃经》,就记有“盲人摸象”故事。原文这样记载:“有王告大臣:‘汝牵一象来示盲者时,时众盲各以手触’”,用来比喻看问题不要主观片面。

作者:汪兆骞


乾隆皇帝洗象图

在我国,早在魏蜀吴三国争霸时,有曹冲称象之前,就有关于象的记载,《礼记·玉藻》记,“笏,天子以球,诸侯以象”,象,象牙的简称。《韩非子·十过》有“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可见,象经人驯化,已可乘舆,且视为祥瑞之兽。《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记有“象有齿以焚其身,贿也”。贿,货财,谓象有了珍贵的牙齿,而遭致捕杀,人类的贪婪使然。

金在北京建都,象也进燕京。至元、明,象的数量已很可观。明弘治八年(1495年),皇家在京建象房,集中管理。“象房在阜财坊宣武门内西城墙”,同时造象房桥(《宸垣识略》)。另在如今北京图书馆(国图旧馆?)一带的御马监,也为养象之所。据《明宫史》记载,御马监里养有九只母象。

象初入都城,皆到象房精心驯化,接受骑射礼仪演练,故当时又将象房谓之演象所。明代,备受皇帝恩宠重用的锦衣卫,自设象房。既要管理象奴(驯象师),又要看护大象。为此还专设锦衣卫指挥一员,统领一切。

象驯好后,要参加朝廷的活动,举凡皇宫有大朝会或庆典,就会派大象,或驾辇,或驮宝,使朝会庆典喜庆隆重,以壮君威。平日早朝,每派六象,分站于午门两侧。钟鸣鞭响,肃然侍立。一旦百官陆续入朝毕,两侧各三象,必自动以鼻相交,无人敢越雷池。下朝时,象又各站两厢,复常态恭送。

领班锦衣卫,视其表现,有各等奖赏。若当值之象突病,无法坚持,则由象奴骑回象所,让该象自己去求顶班者,直到有象自愿代之为止。倘有象不听使役或故意伤人,锦衣卫则命象奴杖之以惩戒。这时,会有两象自动出列,用长鼻绞住被杖之象的腿部,使其跪地。杖毕,象艰难起身,要低头甩鼻表示感谢。此后参加各种活动,该象会知趣地排列在队尾,格外小心翼翼。

有时,象房会向京城百姓开放,让象表演,供人参观。据载,象能用鼻击鼓吹号欢迎来客。如若参观者施以重金,锦衣卫会让象奴指挥象表演节目。比如象两腿站立,上下木台,或排成队,皆将前腿搭在前面象屁股上,在场内鱼贯而行。有趣的是,表演过程中,会突然有象,用象鼻托着铜盘走到观众席前要小费,直到盘内铜钱已满,大象方站起作揖后而去。

每岁夏秋,众象会被带到什刹海、积水潭,进行洗浴(或交配)。届时,京城百姓倾城而至,挤在海子边兴致勃勃地围观浴象之景,热闹非凡。元代宋褧(jiǒng)写有《过海子观浴象》一诗:“四蹄如柱鼻垂云,踏碎春泥乱水纹。鸂鶒(xī chì,古代书上说的一种像鸳鸯的水鸟)鵁鶄(jiāo jīng,水鸟)好风景,一时惊散不成群。”

元代泰定(1324-1328)至元统(1333-1335)年间,翰林直学士、礼部尚书、诗人马祖常,也有《海子桥》诗,写驯象之浴情景:“南望蓬莱观,行人隔苑墙。有时驯象浴,不见狎鸥翔。宫树飘秋叶,江船认石梁。辟雍真可作,拟赋献文王……”

在皇城根东南之金水河,亦可见浴象。元代张翥(zhù),官至翰林学士,承旨参修宋、辽、金三史。曾将反对农民起义而死者的事迹收集成书《忠义录》,既有对元统治者的颂扬,诋毁农民起义,又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矛盾,曾作《金水河闻苑池荷香》,写浴象之景:“立马金桥上,荷香出苑池。石桥秋雨后,瑶海夕阳时。深树栖鸦早,微波浴象迟。烦襟一笑爽,正喜好风吹。”

明代春秋浴象之时,宫中的御马也来洗浴。崇祯时,御马、大象浴于积水潭、什刹海,导以红仗吹鼓,锦帕覆之马象身上,以独角青牛领队。比起元代隆重了许多,观者更是人山人海。明朝朱德润有诗《观内厩洗马》:“黄云洒雨沙场秋,滩高水平凝不流。晓霜袭透苍驼裘,圉?(yǔ )人浴马津水头。绿骠连钱双骅骝,日光射波脂腻浮。青丝脱鞚(kòng,带嚼子的马笼头)黄金钩,轻爬短刷湿未收……”象马同浴,京城一景也。

关于积水潭洗马,明时的焦竑《玉堂丛语》有一段“雅谑”:“刘定之升任洗马,朝遇少司马王伟。王戏之曰:‘太仆马多,洗马当一一洗之。’刘笑曰:‘何止太仆,诸司马不洁,我亦当洗。’”暗讽朝廷皇帝官吏皆不干净(洗马历来是官职名,从唐代至明代,一直属于东宫,作为官名时,“洗”读xiǎn。史籍上常见有人嘲笑“洗马”的官职是给马洗澡——编者注)。到了朱由检在位时,明朝在风雨飘摇之际,仍以浴象浴马活动粉饰太平,离自缢于景山为期不远矣。

象也有生老病死,象奴若发现哪只象耳出油,即知其“山性发”,乃死之前兆,象会异常狂暴,则用粗绳捆之,象房总管要报兵部尚书,得准便将象赶到光禄寺,一般十日内即终老。

北京宫廷养象,大约至光绪年终止,浴象之景,只能飘零于文字之海,成为历史的记忆了。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4

分享到

长沙生态动物园大象突然发“狂”,踩死驯兽员,已被隔离安抚

70岁母象瘦成皮包骨被迫全城巡游,照片令人心碎

游客帽子被吹进象园,竟被大象“还”了回来 网友感叹:万物有灵

寻找北京大象滑梯:陶然亭里不见踪影,青年湖公园的变成装饰……

大象天生过目不忘,黑猩猩瞬时记忆能力超过人类

云南普洱野象“二进城” 逛城郊农家乐被“拘捕”送救助中心

云南普洱上演“象出没”:野象闯入闹市区 “溜达”6个多小时

印度一大象发怒踩死围观男子 或因长期被囚禁报复

重庆导游救人被大象踩踏遇难 为家中独子 家属已赴泰

泰国再现大象伤人事件:重庆一领队被踩踏当场昏迷

西双版纳野象用象鼻砸断游客肋骨

他是第一个现场报道卢沟桥事变的记者,却神秘失踪83年,留下837张底片

电影配乐大师去世,王家卫监制的莫里康内纪录片有望今年公映

《日本营造之美》简体中文版首问世:该系列共十册,耗费十年之功

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国家大剧院献上经典颂歌

以客观视角重新评价三国人物 著名三国学者朱子彦推出新作《司马懿传》

日本导演的武汉纪录片火了:把真实的武汉呈现给世界,消除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