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甄子丹借《叶问4》告别功夫片,以后去拍其他类型动作片

2019-12-20 11:41 北京晚报 TF003

在《叶问4》的发布会上,甄子丹宣布就此告别“叶问”这一角色,同时也和功夫片正式说再见。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甄子丹解释,不拍功夫片,不代表不拍动作片。“功夫片,我拍得差不多了,《叶问4》是最好的一个平台,让我和它告别。我也希望剩下的时间可以投入去拍其他类型的动作片。”

白继开摄

“叶问”这个人物是创作出来的

11年时间,4部电影,《叶问》系列终于在这个贺岁档画上句号。毫无疑问,甄子丹是从中受益最多的人。“2008年《叶问》一上映,就得到大家的喜爱,甚至引发了观众学中国武术的热潮。”甄子丹坦言,这一系列拍下来,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观众的认可,“作为演员,我很感恩”。也正是这份认可,让他对《叶问4》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叶问4》是我拍过最难的一部电影,从动作戏到表演都想做到最好,不想辜负观众这十年的支持与爱护。”

一部系列电影,通常逃不过越拍越差的宿命。因此在《叶问3》时,甄子丹曾经希望见好就收。但此后的几年,还是不断有观众喊话,希望看他再演一次“叶师傅”,而一部高过一部的票房成绩,也让投资人看好《叶问4》的市场前景。“那我们就一直在想,怎么去讲好一个完结篇的故事。”

在《叶问4》中,甄子丹打进美国海军陆战队,用正宗的咏春,向世界证明中国功夫。有观众质疑这段故事的真实性,但甄子丹说,他从没把《叶问》当做是历史的重现。“塑造人物,让观众喜欢这个人物,透过简单的故事去感染观众,这种创作方式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

其实,早在《叶问》第一部开拍前,剧组就做了大量的资料收集工作,结果却发现拍不下去,因为叶问身上并没有很多的戏剧元素。“除了武术圈的,大家都不知道叶问,但是他的徒弟李小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所以我们就利用大家对李小龙的关注,塑造了这个故事,创作出这个人物,不是完全根据史实来的。”

就连咏春拳,也是甄子丹为了拍《叶问》特意去学的。“坦白说,我以前不会咏春,我是拍第一集时的前几个月才去练习的。幸亏出来以后,我觉得还可以,大家很给面子,没有说我打得不好。”

寻找下一代功夫片接班人

拍了这么多年的功夫片,伴随掌声而来的还有无尽的伤痛。甄子丹告诉记者,相比流血、骨折那类肉眼可见的伤,更痛苦的是常年拍动作戏对身体的损耗。“拍戏不是打擂台,不是在短时间内爆发,我们一场戏有时候会拍十几个小时,一个镜头反复打很多遍。”他还记得,拍《叶问》第一部时,为了打出招牌的快拳,他拍到最后不仅抬不起胳膊,甚至连碰一下胳膊的皮肤都会疼。“那时候肌腱打到发炎,全身的关节、腰都是僵硬的,连睡觉都没办法睡。只能靠吃药去舒缓一下。”

不过,伤病并不是甄子丹告别功夫片的原因。“《叶问1》掀起了市场的热潮后,大家一窝蜂都去拍,把叶问的前传、外传、左传、右传全都拍了一遍,其中可能就有滥竽充数的。所以我希望不要再消费叶问了,第四部结束是最好的。”

“叶问”成就了甄子丹,也困住了甄子丹。从影37年来,他拍了78部电影,但一提到甄子丹,观众还是习惯叫他“叶师傅”。这几年,甄子丹在《西游记之大闹天宫》里演过孙悟空,也在《追龙》里成功塑造了反派角色“跛豪”,就是希望突破自己,不断探索新的可能。

有人说,功夫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甄子丹也不知道这个说法究竟是对是错,“我只是一个电影创作者,只能把戏演好,市场还是让发行去面对吧,看观众的选择。”但他承认,功夫片这种类型很难拍,而且越来越艰难了。“功夫片必须要有中国文化跟情怀,功夫片演员不仅要有好演技,还要有真功夫,这两者结合就更难了。”

成龙、李连杰、甄子丹之后,谁能成为下一个功夫片的代表人物呢?甄子丹很快报出了吴京、张晋、吴樾这几个名字,他还透露,自己最近签了一个新人,“宁波的一个小男孩,他的功夫底子非常好,演戏潜力也很好,等待机会,希望还能有好的功夫片出来,让喜欢这条路的人,有机会成功。”

(原标题:功夫片越来越难拍 以后去拍其他类型动作片

甄子丹借《叶问4》告别功夫片)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李俐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父亲的任务是什么?看看《叶问4》中父与子的“管教”和“叛逆”

《叶问4》票房破10亿,咏春拳成潮流,观众称患“叶问后遗症”

《叶问》系列完结,目前难以找出大IP,传统功夫片将何去何从?

《叶问4》上演完结篇,甄子丹有新使命

袁和平执导《叶问外传》本月上线 张晋柳岩杨紫琼重唤咏春精神

金鸡百花电影节在广东佛山举行 叶问堂宝芝林留下哪些功夫痕迹?

电影局拳打叶问3 票房累计7.7亿被查造假水分大

《叶问3》:一代宗师别样侠骨柔情 富含人物生存哲学

《叶问2》:唯爱至上仁者无敌 甄子丹颇有宗师气质

影评下午茶叶问3:尴尬症患者慎看 地心营救:人物刻画单薄

《叶问3》巅峰对决 甄子丹与泰森上演世纪大战

国家大剧院“声如夏花”系列线上音乐会迎来首个合唱专场

今年第五部在线上公映院线电影《春潮》:把母女剧拍成战争片

天津百年市井故事,都在王松《烟火》中

舞台剧《战马》偶戏团队组成“触感实验室”,用锅碗瓢盆让观众大开眼界

扶贫题材电视剧《我的金山银山》:笑中有情,喜中有泪

接档《清平乐》,黄景瑜迪丽热巴主演《幸福,触手可及!》开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