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曲协谴责张云雷,相声大师侯宝林当年的教导还记得吗?

2019-12-02 11:22 北京晚报 TF008

曾因拿“汶川、玉树地震灾难”当做包袱调侃而遭到大众批判和执法部门处罚的德云社相声演员张云雷,近日又因一段以低俗语言亵渎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张火丁的相声视频而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和热议。11月26日,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发表声明,谴责张云雷杨九郎的不当行为,同时要求他们公开道歉;11月30日,张君秋京剧艺术研究会也发表《致“德云社”张云雷》,支持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的正当要求,希望张云雷搭档二人公开向梅葆玖、李世济、张火丁三位老师及其家人道歉。同日,中国曲协相声艺术委员会也对此发声,表示强烈愤慨并予以严厉谴责。

以往,京剧其实常被相声演员作为“包袱”使用。不仅相声前辈经常会在相声段子中加入大量戏曲元素,而且就是李世济先生在世的时候,不少相声演员都在表演中模仿她的艺术特点。无论是李世济本人还是广大观众,对此都没有过异议,都给予很宽容的态度。但这一次,张云雷、杨九郎的表演之所以引起社会公愤,让人难以忍受,是因为他们用低俗的语言给已故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和当红程派名家张火丁起外号,再次跨越了底线,触犯了公德。

相声作为一门生长于民间、植根于大众的艺术,有其通俗的特长。但它的俗不是没有底线的,就连在旧社会,讲究点儿的艺人如果要在段子中使用“荤活”,也要看看坐在下面的有没有堂客女眷。而如今,在这个越来越重视尊重女性、两性平等的时代,张云雷、杨九郎作为拥有很多女性粉丝的公众人物,却以极恶俗的下流语言调侃女性,尤其还侮辱德高望重的前辈艺术家,难怪会引起社会公愤、行业谴责。

相声是让人发笑的艺术,但如果是通过庸俗低俗恶俗的方式,那就无法称之为“笑的艺术”,更难登大雅之堂。新中国成立后,一代相声前辈为相声的健康发展做出的巨大努力和贡献。相声大师侯宝林当年就带头净化相声语言,提高相声审美趣味,他抛弃了过去相声中粗俗低级的非艺术成份,改编了许多传统节目,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使之“化腐朽为神奇”,面貌焕然一新,也使原本社会地位低下的相声演员能够走上艺术殿堂,赢得尊重。侯宝林曾说,相声在摆地摊表演的时代,其中有不少很脏的语言,后来他们上了舞台,就把脏话和骂人的话都去掉了,“我改了以后,我的观众也接受了,支持我了,而且喜欢我了,都说听侯宝林的相声文明。”

然而,现在一些只知流量和票房,不懂艺术和德行的相声演员却重拾糟粕且不以为耻,反以为乐。如今的相声戏园子里,像张云雷、杨九郎这样“开黄腔”“打擦边球”的年轻相声演员不少,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有损自己和社团的名誉,引起观众的强烈不适和愤怒,也会严重影响本就不够景气的相声的发展。难怪有曲艺从业者感叹道:“相声能够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再走回头路,那可是死路一条啊!从业者应该时刻感恩和珍惜,万不可不自尊自爱,自堕身价,也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啊!”

孔子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张云雷的“火”并非因为其技艺精湛,更多还是由于包装和炒作,这样虽然吸引了不少观众,带来了不小流量,但他的一些粉丝在宣传他时竟然声称“张云雷带火张火丁、拯救京剧”,这些无脑言论和演员的自我膨胀,都使得很多观众非常反感,也为他的不断出事埋下了“雷”。

张云雷的现象不是个案,也不仅出现在相声领域。纵观这些年演艺行业甚至各行各业,不少人出现站得高、摔得狠,从大红大紫到声名狼藉的情况,都和从业者缺少文化底蕴和道德意识,只在乎名利虚荣而忽视人品修养有关。因此,对张云雷的批判和谴责,也是社会对整个演艺界和公众人物的迫切要求,希望每一个从业者都能自尊自爱,重德重艺,谦卑为人,勤恳从艺,多加强自身文化修养,多为社会树立正面形象,多给世间留下优秀作品,才是对自己和对社会都最有益的追求。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王润

编辑:tf008

分享到

张云雷道歉了,粉丝们也该成长了!艺人不可无德,粉丝更不可无脑

张云雷道歉了,这一段话最堪玩味,相声界大多保持沉默……

沉默一周后,张云雷微博致歉:让大家失望了!

张云雷道歉:并不期望时移事去,也愿意接受批评承担后果

“从未请他帮忙推广”,程派硬气回应张云雷粉丝

多方严厉谴责张云雷,中国曲协也发声了,他仍然选择沉默

程派艺术研究会发声明:不欢迎张云雷学唱京剧程派唱段

艺术研究会发声:不欢迎张云雷再表演京剧程派唱段

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痛批,这次张云雷该反省了

观众是衣食父母不假,无底线迎合粉丝是张云雷该做的吗?

张云雷涉嫌侮辱张火丁只是个人问题?德云社该集体反思

他是《热爱》里的尚晋,戏里戏外都是“上进青年”

《狗命》获第六届中韩青年梦享微电影展评审委员大奖

2019累计票房已超607亿,年底热片不断,将创造什么纪录?

《被光抓走的人》和《误杀》同日全国公映,谭卓分析两种不同角色

电视剧《热爱》中李貌马得路走进社区,导演称剧中人物都是幸福的

评《南方车站的聚会》:极致的影像风格难以掩盖情感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