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西蒙·拉特率伦敦交响乐团奏响“北京喜讯”

2019-10-04 11:18 北京晚报 TF003

昨晚19时40分,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二层的一扇门悄悄打开,近二十位观众由工作人员带领,放低脚步声“潜”进了剧场。吴女士牵着儿子,在过道最前排找了个位置。学钢琴的小朋友很快进入状态,注视着台上全情挥洒的钢琴大师伊曼纽尔·艾克斯,与他合作这曲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号钢琴协奏曲》的,是指挥巨匠西蒙·拉特爵士和英国的“百年老字号”伦敦交响乐团。这首乐曲共四个乐章,时长近60分钟,几十位观众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聆听,秩序井然,没有人抱怨,更没有人舍得中途离开。

王小京 摄

“我们本来买的是一层的票。孩子学音乐,我们经常会带他来看演出。现在是国庆假期,大剧院周边人流量特别大,我们来晚了。”中场时,吴女士告诉记者,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她和孩子的心情,“能感觉到,大剧院还是非常理解我们的。按说平常,来晚的观众应该等到乐章之间再入场,但今天没有。每隔五六分钟,就会有几个观众被带进来。毕竟是西蒙·拉特这样的人物,谁都不想错过一分一秒。”

西蒙·拉特上一次造访北京,还要追溯至2011年与柏林爱乐乐团的演出。2017年,西蒙·拉特从捷杰耶夫手中接过了伦敦交响乐团,本次来到国家大剧院,是他上任后首度带团前来。

音乐会上半场,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就尽展伦敦交响这支顶级乐团的非凡音色:铜管辉煌,木管富有光泽,弦乐如天鹅绒般柔润,层次分明又浑然一体。伊曼纽尔·艾克斯的技术纯熟,丰富的力度层次处理得十分清晰,无论优美如歌的片段还是狂飙奔放的乐章,都演绎得十分具有感染力。60多岁的西蒙·拉特虽然满头银发,但站在指挥台上,依旧像个孩子一样活力不减。一曲结束后,伊曼纽尔·艾克斯在全场的如雷掌声中两度返场致谢,西蒙·拉特则在乐手的坐席间找了个空位,和所有人一起欣赏鼓掌。

下半场,乐团在拉赫玛尼诺夫宏大的《E小调第二交响曲》中气场全开,波澜不断涌起,到了第四乐章,色彩辉煌和急迫的暴风骤雨将拉赫玛尼诺夫命运辗转、思乡心切的孤独与悲恸表现得淋漓尽致。演奏又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最后一个乐音几乎是在观众同时爆发的掌声中落下的。热烈的喝彩中,西蒙·拉特带领乐团加演了一曲《北京喜讯到边寨》。去年6月,乐团与意大利指挥家贾南德雷亚·诺塞达在大剧院演出时,返场的同样是这首曲目。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热烈氛围里,旧曲新奏,格外应景。前奏响起时,大家就会意地鼓起掌来。全部演奏结束后,舞台上又出现了温情一幕:西蒙·拉特从后台端上来两杯白葡萄酒,把其中一杯递给了大提琴首席蒂姆·休。蒂姆·休在乐团工作了四十年,马上将退休,北京之行是他的最后一场音乐会。

“我每次来中国,都感觉中国的乐团和古典音乐市场好像又向前发展了50年,尽管实际上可能只过去了5年时间。”西蒙·拉特对国内交响乐的发展赞不绝口。一直致力于培养观众的他注意到,“柏林爱乐有数字音乐厅,国家大剧院也有,这为人们欣赏音乐提供了很多便利,让爱好音乐的人们在这里相聚、交流,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在一个群体之中。”

现任第二小提琴首席、乐团董事会主席的大卫·阿尔伯曼深感西蒙·拉特为乐团带来的变化。“他有和其他指挥家不一样兴趣与偏好,他带我们演奏了更多的当代音乐--还在世的作曲家创作的作品,这是非常独特的经历。演奏过去的作品时,我们心中已经有了预判,但对新作品,第一次将它奏响,我们也不知道会达到什么效果。变化无疑更能够刺激乐团。”

(原标题:西蒙·拉特率伦敦交响奏响“北京喜讯”)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高倩

流程编辑 TF003

分享到

古老的交响乐如何跟上时代?“2019世界交响乐北京论坛”热议

世界交响乐论坛下周在北京举行 近30家乐团和机构代表出席

把电影《上甘岭》主题歌作为音乐材料,交响套曲《我的祖国》获赞

京陕联合创作交响乐《长城》 融入大量民族音乐元素

指挥大师穆蒂携芝加哥交响乐团今夜登台 时隔三年重回国家大剧院

回望中国西乐百年,这些名字也许陌生,但他们的贡献居功至伟

古典乐流行背后是精神需求的提高 高雅艺术走向大众让生活更美好

大剧院重阳夜为作曲大师庆生 85岁潘德列茨基指挥依然精准独到

北京交响乐团上演重阳节专场音乐会 把古典音乐带给老年人

指挥家谭利华携交响乐团为首都建设者奏响乐章 为北京国际音乐节添彩

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精彩交响乐 新机场冬奥村等建设者受邀观看

还记得傲娇猫吾皇和蠢萌狗巴扎黑吗?白茶带两位“网红”科普抗疫

《决胜法庭》与《人民的名义》有异曲同工之处,高收视率难掩法律硬伤

新生力量同台竞技,新一季《歌手》“当打之年”名副其实

春节以来每日户均看电视近7小时,这类节目收视率涨幅最大

北京电影学院原院长刘国典因病去世,曾79岁高龄重返讲台

评弹、京韵大鼓、数来宝……人人都当“艺术家”,齐心为抗疫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