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小欢喜》剧中人像身边人,轻松幽默描绘“中国式家庭教育图谱”

2019-08-13 10:22 北京晚报 TF008

现实主义题材剧《小欢喜》在东方卫视播出以来,剧中围绕三个高考家庭的故事,聚焦的家庭教育、亲子关系、升学压力等社会热点话题,都带给观众亲切熟悉的观剧体验。

《小欢喜》对准的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高三,这个阶段,无论家长还是孩子,都交杂着紧张、焦虑又充满期待的心情。编剧通过数百位考生家庭的采访,提炼出三户为子女备战高考的家庭,讲述一系列笑泪交加的故事,将高考面前孩子的考试压力与家长焦虑一一展现。在开篇的剧情中,儿子方一凡即将升入高三,却陷入“被蹲班”的难题,母亲童文洁满心焦虑,怒斥儿子“考试考试不灵,打架打架门清”,儿子却与闲逛花鸟鱼虫市场的父亲方圆一样,全然不以为意。童文洁找闺蜜宋倩倾诉,而身为单亲妈妈的宋倩,身兼物理老师、学区房房东多职,她对学霸女儿乔英子同样展开了“监控式”关怀,并将登门看望女儿的前夫乔卫东拒之门外。与此同时,区长季胜利与妻子刘静被调回北京,准备重新和儿子季杨杨一起生活。他们租下宋倩名下的学区房,却发现面对父母的回归,即将高三的儿子不仅满心排斥,也面临着“被蹲班”的危机。

剧中的三个家庭构成了三组人物关系,方一凡是个调皮捣蛋的后进生,妈妈童文洁恨铁不成钢,和儿子之间火药味甚浓,爸爸方圆对待孩子的教育却很平和,甚至帮儿子在妈妈面前打掩护;离异家庭的乔英子,母亲严谨负责但是控制欲极强,父亲相对开明一些;干部家庭的季杨杨,爸爸妈妈工作很忙,从小被姥姥、舅舅带大,成了大城市“留守儿童”,马上要上高三,他的父母终于觉得该关心一下他了。

生活状况迥异的三个家庭,在子女升学的教育问题上,紧张程度出奇的一致。三对家长的教育观念虽然不同,但爱子初心如出一辙。方家妈妈前面还在为孩子学习垫底大发雷霆,后脚就为了保障孩子睡眠的充足,搬进了月租过万的学区房;乔家妈妈为把女儿送进北大清华,不惜辞职照顾,发明了“生吞海参”的食疗方法以让女儿能多背20个英文单词,但窒息式关怀和兴趣干涉让女儿喘不过气;季家区长爸爸为不让儿子受冻,逼其穿上秋裤,为了跟孩子亲近,去尝试孩子喜爱的赛车。

除了轻松幽默地描绘出了一幅“中国式家庭教育图谱”,黄磊、海清、陶虹、王砚辉、咏梅分别饰演三对父母。与上一部《小别离》主要依靠黄磊、海清的表演,着重刻画方圆和童文洁这对搞笑又可爱的夫妻不同,《小欢喜》中的三个家庭着墨平均,创作者更想与观众探讨三种模式下的家庭关系,几位实力派演员的表演生活气息浓郁,让观众有种演绎“身边人”的观感。

黄磊从某种程度上是本色出演,他本人的表演风格要比《小别离》更贴合方圆这个人物的状态。海清饰演的童文洁,精明强干,两人延续着《小别离》过来的“虎妈猫爸”模式,自然默契,和观众没有距离感。许久没有在荧屏出现的陶虹和沙溢出演一对离异夫妻,陶虹饰演的这位强势母亲与女儿的人物关系很有新意,彼此靠近却又彼此疏离,是剧中最有看点的家庭。王砚辉和咏梅饰演的季家父母,演绎的是近年荧屏生活剧中很少涉及的官员家庭,两位演员的表演内敛沉稳,在动与静之间诠释了中国式的“严父慈母”。

相比近年来热播的家庭生活剧,《小欢喜》的剧情烈度小,节奏平缓写实,不强行对立不追求过度噱头,为荧屏带来一股温暖的现实主义生活流。三个为各家孩子升学问题倍感焦虑的家庭,如何最终实现家长和孩子的“小欢喜”,也将随着剧情发展一一展开。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邱伟

编辑:tf008

分享到

从《我爱我家》到《小欢喜》,原来这就是国产家庭剧的制胜法宝

《小欢喜》刷屏,关于离婚后探望权你了解多少?

《小欢喜》让王砚辉实现“想演个爸爸”,反派专业户曾担心演不好

文洁强势脾气爆,宋倩控制欲强,《小欢喜》人物细节源于身边事

《小欢喜》刷屏背后,暴露了中年父母的4个扎心真相

47岁“小龙女”重回荧屏!《小欢喜》陶虹被评“神仙演技”

黄磊海清《小欢喜》聚焦高考,是多少人不欢喜却忘不掉的高三生活

《小欢喜》聚焦高考家庭,与小别离有联系,黄磊有感而发想出剧情

《小欢喜》黄磊再演方圆并任总编剧,海清陶虹王砚辉咏梅领衔主演

著名京剧演员姜亦珊离世,年仅41岁 曾获中国戏剧梅花奖

北京晚报发起的《文明观演公约》易拉宝“落地”国家大剧院

沈伟获美国舞蹈节编舞家终身成就奖 接到获奖通知时他有点不敢相信?

“走向阳光音乐会”在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举行 关爱抑郁症群体

“声入人心”男团加入环球音乐Decca厂牌

《平原上的夏洛克》上周公映 素人电影成银幕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