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良渚古城代表了良渚文化吗?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琮王”和“钺王”

2019-07-18 06:55 北京晚报 TF008

2019年7月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通过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那么,良渚古城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文化形态呢?

 ▌作者 林屋公子


良渚古城属于良渚文化,但不等于良渚文化。考古学家对于良渚文化的研究,始于1936年和1937年,当时西湖博物馆的施昕在杭县良渚乡(今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良渚街道)调查发掘,因为发现良渚文化中最突出的是黑陶,所以将其纳入龙山文化中,并一度称为“浙江龙山文化”。但在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太湖地区相继发现一些类似良渚文化的遗址,良渚文化的面貌和区域也逐渐浮出水面,显示这是一处区别于龙山文化而有自己浓厚本土风格的文化。

1959年,中国科学院考古学家夏鼐提出以最早发现的良渚乡作为“良渚文化”的命名。20世纪70年代,良渚文化被明确纳入太湖地区史前文化系中,形成了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的连续序列,其中良渚文化的绝对年代范围大致在公元前3300年至前2250年间。20世纪80年代,不少良渚文化重大遗址出土,比如余杭反山、瑶山等,让考古学家认识到,良渚文化的文明程度可能是同时期全国考古文化中最高的。

至于良渚古城,则是晚近的发现。2006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葡萄坂遗址考察时,发现有一条良渚文化时期的南北向壕沟。2007年,大致确定了良渚古城的范围,其南北城墙长约1800至1900米、东西宽1500至1700米,总面积约3平方公里,城墙宽度约40至60米,高约4米。地跨余杭区的良渚、瓶窑二镇(街道),位于约34平方公里的良渚遗址群之中,以莫角山台形遗址、反山墓地等为古城中心。

良渚古城实际上只有良渚遗址群的近十分之一范围,而整个良渚文化区域则覆盖了江苏南部、浙江北部以及上海等环太湖流域地区,包括今天的杭州、湖州、桐乡、苏州、无锡、常州以及上海市。曾有学者提出良渚文化早期的文化中心在太湖东部,中期的文化中心在南部的良渚遗址群,而晚期又迁徙到太湖北部。但自良渚古城作为同时期全国最大的古城遗址被发现后,表明其所在的良渚遗址群可能一直是整个良渚文化的统治中心。

作为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的中国唯一一个新石器时代遗址,良渚文化有着辉煌的玉石文化以及大型人工堆建的大型墓地和祭坛,可在文献中却少有踪迹,难以确证其文明源流。不少学者试图寻找蛛丝马迹,得出的结论也是五花八门。有的认为良渚文化对应的是蚩尤、有的认为良渚文化对应的是虞朝、有的认为良渚文化对应的是夏朝、有的认为良渚文化对应的是防风氏……

我们不需要把良渚文化与文献记载的某个古国强行对应。传世文献实际上都来自商周之后的记载,而文化遗址才是真正反映当时社会的一手材料。当然,良渚文化确实可以反映传世文献对上古历史描绘的某些特征。在汉代古籍《越绝书》里,楚人风胡子提到“黄帝之时,以玉为兵”,似乎在原始社会晚期经历了一个“玉器时代”,而史前考古玉器的巅峰,正是在良渚文化之中。

良渚文化以玉器著称,其主要种类有玉琮、玉钺、玉璧、玉镯、玉牌、玉带钩以及玉鸟、玉龟、玉蝉、玉鱼等。其中最引人注目是反山墓地M12出土、今天藏于浙江省博物馆的“琮王”和“钺王”。其中“琮王”通高8.9厘米,重6.5千克,为良渚文化玉琮之首;“钺王”通长17.9厘米,上端宽14.4厘米,刃宽16.8厘米,最厚达0.9厘米。“琮王”与“钺王”上面都有浅雕的一个“神人兽面纹”,整个纹仅高3厘米,宽4厘米,被认为是良渚文化的神徽。

玉钺象征权力,而玉琮又有什么作用呢?《周礼·春官·大宗伯》记载:“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以玉璧祭天、以玉琮祭地,可能象征“天圆地方”的观念。但玉琮可能本身就有沟通天地的功能,因为其本身呈圆柱体,而且内圆外方,中间的穿孔表示天地的沟通。据说帝颛顼时“绝地通天”,祭祀天地成为帝王专利,而玉琮就是所用的法器。

出土“琮王”的反山,实际上只是一座高出地面5至6米的小土丘。这样的小土丘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工堆建的祭坛。这些葬者都是良渚古城中的权贵,他们掌握着宗教和行政权力。之所以要葬在人工土山上,原因是古人认为山离天比较近,是沟通天地的场所。

良渚文化的探索还未结束,还有更多有魅力、有内涵的考古发现等待我们去解读和品味。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四川明代古墓出土500年前鸡蛋,因何能保存得如此完好?

国博考古发现重头戏:“陕西刘家洼考古成果展”将展出300余件芮国重器

“当扎什伦布寺遇上紫禁城”明日开展:以历代班禅及宫廷佛教艺术为主题

国子监街东段完成整治提升,恢复了原有静谧、古朴的历史风貌

全国200余件珍贵档案汇聚北京市档案馆,在这里探寻历史真相

樊锦诗“守一不移”,用毕生的精力保护莫高窟

一根钉子都没用!紫檀制西北角楼模型首展,“活文物”助阵文物博览会

十年150余起文物“火警” 两部门发文:文物建筑上不得直接装灯具

行远同梦!270余件文物奏响爱国强音,将华侨华人的故事娓娓道来

圆明园马首今天发布体检报告,百余条流失文物线索将于明年公布

圆明园“马首”时隔百余年归来,十二兽首何时再聚首

这家剧装厂与京剧界几乎所有艺术家都合作过,还复制了很多一级文物绣品

外网粉丝746万,数据超过CNN!李子柒为什么收获关注?

中国古代书画展:近10米长《辋川图卷》等宋元真迹将首次全部打开展出

国家大剧院“高参小”美育成果汇报 1300多名小观众与专业乐团合奏

《早春二月》舞台重新演绎 导演李六乙:将更加尊重柔石原著

侵华日军对重庆6年轰炸死伤超10万,重庆大轰炸幸存者访谈录首发

天坛首推二十四节气《祈年历》,以礼乐文化为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