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科技

蚂蚁蜜蜂会说话?非社会约定,不能算“语言”

2018-08-31 10:00 北京晚报 TF010

最近,《蚁人》这部超级英雄电影正在热映。看过电影的观众,应该都对电影中的蚂蚁印象深刻。在中国文化里,蝼蚁、蚍蜉(即大蚂蚁)可能是地球上最微不足道的物种。

作者:吾云


但在以研究蚂蚁而闻名的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看来:“如果人类突然从地球上消失,地表环境会恢复到人口爆炸前的丰饶平衡态。但是,一旦蚂蚁消失了,地球上将会有数万种动植物也跟着消失,几乎各处陆地生态都会因此简化衰弱。”

电影里的蚂蚁能搬运、能架桥、能当卫兵、能当坐骑,既能在餐桌上给咖啡添糖块,又能深入敌人巢穴破坏精密设备,可以说下得厨房,上得战场。蚂蚁这么听指挥,靠的是电影里的科学家皮姆博士发现了蚂蚁沟通的秘密。现实世界里,也有位和皮姆博士一样潜心研究蚂蚁、并能指挥蚂蚁的科学家,那就是上文提到的威尔逊。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威尔逊发现,蚂蚁之间存在一种交流方式,能够引导它们团结协作、区分敌我。交流的关键,在于一种叫做费洛蒙(pheromone)的物质。这个词在1959年才被发明出来,由希腊语的pherein(携带)和hormone(激素,即荷尔蒙)组成,指的是动物之间能够发挥通讯功能的化学物质。

威尔逊发现,火蚁身体中的特定腺体会分泌特定费洛蒙,有一种会传递食物的信息并指明食物的方向。蚂蚁只要嗅到了这种气味,就好比听到自己的蚂蚁同伴拿着大喇叭喊:这里蚁少肉多,快来啊!威尔逊收集了大量这种费洛蒙,将其一路滴到蚁穴门口。果不其然,蚁穴里瞬间涌出了许多兴高采烈的蚂蚁,沿着费洛蒙的标记一路向“食物”前进。可是费洛蒙之路到了尽头,却没有半点食物的影子,井然有序的蚂蚁顿时成了乱撞的没头苍蝇。

还有一种宣告死亡信息的费洛蒙,只要蚂蚁散发出这种费洛蒙,同伴们就会迅速把它清理到垃圾堆中,好比蚂蚁写给兄弟姐妹的讣告(虽然人类世界中几乎没有自己给自己写讣告的案例)。蚂蚁们相信费洛蒙,到了迷信甚至盲从的地步。威尔逊把死亡费洛蒙涂抹在一只活蚂蚁身上,很快,一群蚂蚁就无情地把这只活蚂蚁抬进了垃圾堆,对这只蚂蚁还在挣扎蹬腿的事实置若罔闻。而这只不幸成了“活死人”的蚂蚁呢,在垃圾堆里对自己的身体又舔又擦,总算擦掉了死亡讯息,回到蚁穴过上正常生活。

毫无疑问,蚂蚁之间的费洛蒙是一种交流沟通的工具,那么,我们能不能说蚂蚁具备语言、蚂蚁能说话呢?

和威尔逊同时代的科学家弗里施,通过研究发现了蜜蜂的交流秘密——蜜蜂舞(德语叫做Werbetanz,丰收舞)。只见蜜蜂在空中,一会儿排成一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一个一字……对不起,这是大雁。真正的蜜蜂呢,一会儿画个圆圈,一会儿画个8字,通过重复次数、与太阳方向交角度数以及活跃程度,传递蜜源距离、方向、质量等诸多信息。那么,蜜蜂算不算会说话呢?

如果说通过化学激素和肢体舞蹈实现的交流沟通,与我们所熟悉的、基于声音的语言相差甚远。那么,狗吠、鸡鸣、猿啼、马嘶、狼嚎、虎啸……这些鸟兽发出的声音,算不算语言呢?前段时间,网络上有款很火的手机软件,叫做“猫语翻译器”,只要录下猫咪的叫声,就能翻译出“我要吃小鱼干”“把你的脏手拿开”等信息;如果猫奴有什么想请示猫主子的,也可以通过翻译器,把人话翻译成喵喵叫。当然了,翻译结果仅供娱乐。

说到底,人的语言和动物的“语言”还是有诸多不同。最本质的差异,在于人的语言是社会习惯的约定俗成,而非生物本能的自然流露。婴儿生下来嗷嗷待哺,并不意味着婴儿会开口说“我饿了”;成年人开心了就哈哈大笑,伤心了就哇哇大哭,并不意味着需要说出“我很开心”或者“我很难过”这样的句子;一声大叫,不包含任何语言信息,却足以传递出惊愕、恐惧、愤怒、激动等种种情绪……所谓能传递信息的动物语言,其实和人类哭、笑、害怕、激动时发出的声音一样,是一种本能,而非社会约定。

其次,人类的语言单位明晰,说话都是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而且语法结构分明,名词、动词、形容词,或者主语、谓语、宾语,或者人称、时态、语态,或者主句、从句、并列句,都有严密规定。如果说人类的语言好比钢琴曲,每一个词对应每一个音符;那么动物的语言好比抽象画,没法说这一个笔代表什么,那一个笔代表什么,只能从整体上理解欣赏。至于语法,谁听说过猫的叫声有过去时,而蚂蚁能够说“我明天能发现食物”呢?

最后一个特点,是人类的语言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动物的交流,是基于当时当地的刺激,蜜蜂看到蜜就要赶紧向同伴起舞,猿类发现危险就要马上提醒同伴。而人类呢,却能谈古论今,展望未来。达尔文把语言和火视为人类文明中最重大的两个发明,原因就在于语言能够团结彼此的同时,还能传递生存经验,构建共同信念,展望并不存在但美好的未来,这是人的特点,也是人的优势。

也许只有在传奇故事里,蚂蚁才能学会说话。传说有一位叫做淳于棼的人,在古槐树下喝醉睡着了。梦中他来到一个叫大槐安国的地方,国王把他召为驸马,任命为南柯太守,让他享了30年富贵荣华。一天,国王突然让淳于棼回家,淳于棼疑惑地问道,我家就在这里,说什么回家?国王笑着说,你属于人间,家不在这里。这时淳于棼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在槐树下,树下有个大蚁穴,正是梦中的大槐安国。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国内首家坐落于书店的自然博物馆,一览地球五亿多年的生命变迁历程

这些设计为京城留住动物朋友 昆虫住“旅馆” 柿子当礼物

昆虫小动物齐聚北京丰台南宫 上演“小动物奇妙夜”

为干好这事,北京放飞50亿只昆虫,三年减少化学农药使用量15吨

全球昆虫数目减少:因过度使用农药等原因 或将于一个世纪内绝种

不是所有知了都会叫 这位“夏天的使者”还有什么秘密你不知道?

这些大号“蚊子”不吸人血却能检测水质,还有的爱吃蚊子幼虫!

北京迎暴雨蜻蜓早知道 产卵习性还能用来监测水质

辛辣蒜味臭虫、咖喱蟋蟀 昆虫食物营养丰富或被普及?

夜游京城好去处:夜闻虫鸣 一脚踏入香山的奇妙夜

两只阿努比斯兜虫入境被截获 体型巨大存在寄生虫和病毒风险

“中国天眼”开始搜索外星人了!对太空移民计划很有意义

微信号可以改了?!需要满足3个条件,且一年内只允许修改一次

天津大学研发“智能皮肤”自愈合材料,模仿人类皮肤组织自我修复

“中国天眼”预计9月开启地外文明搜索:与巡天同步 采取共时观测模式

今年夏至将迎我国8年来观测条件最好的一次日食,错过需再等十年

一箭双星!新技术试验卫星G星、H星发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