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男孩性早熟多源于疾病 会影响最终身高

2018-07-17 10:11 北京晚报 TF0328

72岁的朱逞,是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医师。1970年,朱逞从首都医科大学儿科学系毕业后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在内分泌科创始人颜纯的指导下,专攻儿童内分泌专业。40年过去了,朱逞依然坚守在儿科一线。“以前儿童医院还有淡旺季;现在是淡季不淡,暑期更忙。”

资料图:阎彤摄

每逢门诊日,早上不到8点,朱逞就坐在诊室里等待患儿和家长;一天的门诊结束时,这位72岁的老专家依然精神矍铄,说起话来中气十足,走起路来步履矫健。

随身带着“百宝袋”出诊

上周二是朱逞的门诊日。来到诊室,刚刚坐下,她就把一个灰色的布袋子摆在桌上,这是她的“百宝袋”。袋子里面除了常用的听诊器外,还有一些独特的“宝贝”。

“这根软尺,是用来量腰围的吗?”听到记者这样的提问,朱逞笑了:“尺子当然可以量腰围,但在内分泌门诊还可以用来给孩子量头围和颈围。”朱逞解释说,甲状腺亢进的孩子会有脖子粗大的情况,需要掌握患儿的颈围数据,“初诊复诊都能用上。”

“百宝袋”里还有两张曲线图,这两张图分别为中国2到18岁男童/女童身高、体重百分位曲线图。孩子到底身高体重是否达标,在同龄人中处于何种水平,对照曲线图一目了然,这也是朱逞一天门诊中最常用的工具。

“百宝袋”里还有一串黄色的木珠,这一串木珠每个珠子的个头儿都不一样,珠子上还印有数字。朱逞告诉记者,木珠是男孩的小“蛋蛋”,珠子上的数字是睾丸的容积。“现在我基本上不用它了,因为这么多年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男孩小蛋蛋的容积。”

“百宝袋”里还有朱逞自制的手写表格。她说,儿童用药非常精确,绝大多数药品都是根据儿童的体重计算使用量的,但也有一些药需要根据孩子的体表面积来计算使用量。为了节省时间,朱逞根据孩子的体重提前算好了体表面积,自制了一张表格,随身携带,随时使用。

这个“百宝袋”是朱逞出诊时的好伙伴:出门诊时,她会将工具一件件拿出来,放在最顺手的位置;一天门诊结束时,她会细致地收好。这些细致的准备工作,为的就是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诊疗服务。

关注孩子身高别走极端

1978年,在北京儿童医院工作了8年的朱逞,被老师颜纯选派到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进修,回来之后专攻小儿内分泌专业。一晃40年过去了,内分泌科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小患者。朱逞说,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家长对孩子身高问题普遍不太关注,来看病的孩子主要是1型糖尿病、甲状腺功能亢进、甲状腺功能减退、佝偻病等;现在,这些原有的疾病依然还有,但身高问题以及性早熟成为家长关注的重点。上周二的门诊日中,朱逞一共接诊了71位患儿,其中一半左右的家长都很关心孩子的身高。

朱逞说,在到底要不要关注身高这个问题上,家长容易走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对身高过分关注,另一个极端是极其不关注,以至于孩子错过了最佳的身高增长期。这天临近下班,门诊来了一个患儿的亲属。她走进诊室,风风火火地掏出了一叠化验单和一张X光片。“大夫,您看看,我侄子还能长到1米7吗?” 朱逞一看,男孩今年14岁,身高1.65米,但是骨骺线已经闭合,等于已经没有长高的空间了。再一问男孩的妈妈身高为1.65米,但爸爸身高只有1.60米。“男孩如果长得比较好,有可能超过1.70米;如果长得不太理想,可能就和爸爸身高差不太多。”看了男孩的X光片,朱逞摇了摇头,家长关注得太晚了。

诊室里还有一个山东的小患者。这个8岁多的女孩,身高1.52米,看着还比较理想,但是她的骨龄已经达到11岁。孩子妈妈说,“我的身高还不到1.50米,我希望早点干预,能让孩子长得更高一点,将来更加自信。”父母希望女儿的最终身高能长到1.65米,但从女孩的骨龄来看,家长的希望值还是“有点高”。

有的家长不着急,也有家长特别着急,早早就来关注孩子的身高。一个6岁半的男孩,跟着家长来到内分泌门诊。孩子身高达到1.10米,家长觉得孩子的个头儿比同龄人矮,也不爱吃饭。经过检查之后,朱逞发现孩子的骨龄只有4岁,相对于“4岁”来说,孩子的身高很合适。“不要着急,回家后改善孩子的饮食状况,多运动,定期复查。”朱逞说,虽然孩子现在长得有点慢,但最终身高应该能达到比较理想的状况。

男孩性早熟多源于疾病

近年来,性早熟成为家长普遍关注的话题。在朱逞的门诊中,性早熟是“第二大”疾病。这天,朱逞一共遇到了近10个关注性早熟的家庭。但最让她感到遗憾是一个6岁的男孩。“女孩出现性早熟之后,因为有乳房发育的情况,家长相对比较容易发现;但男孩的性早熟往往容易被忽视。”这个6岁的男孩,因为家长发现“小鸡鸡”发育了,来到医院看病。检查之后,朱逞发现这个6岁的男孩,骨龄已经10岁了。“这说明孩子早就发育了,但家长平时不注意观察,来得太晚了。”再进一步检查,男孩是因为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增生导致性激素分泌异常,从而引发孩子的发育提前启动。

朱逞说,男孩的性早熟,绝大多数与疾病相关。有些属于肿瘤继发的性早熟,有的可能是肾上腺皮质增生症继发的性早熟。因此,男孩的性早熟更要尽早干预,一方面是因为性早熟对孩子的最终身高会有影响;另一方面,也是要尽早治疗导致性早熟的原发疾病。

不过女孩子“性早熟”的情况就有所不同了:女孩子的“性早熟”有时候是真性的,有时候是假性的,也就是假性性早熟。一般来说,在8岁之后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发育,有的孩子可能会晚一两年。“确定是否是性早熟,不是看看乳房是否发育那么简单。”朱逞说,确定是否是真性性早熟,除了乳房的改变外,女孩子还要看看卵巢是否发育,检查激素水平是否正常等。如果是假性性早熟,需要定期监测,15%至20%的假性性早熟会转为真正的性早熟。

救治过的患儿成了同事

在内分泌门诊,除了矮小和性早熟这两类家长最关注的疾病外,佝偻病以及甲状腺疾病也比较常见。一个8岁的男孩,因为佝偻病从外地专程来京复诊。朱逞说,这种患儿代谢非常快,体内缺少磷元素,导致骨骼发育不好,因此需要补充磷元素。

甲亢是成年人的常见病,但在儿童中也不少见。一个9岁的女孩因为甲亢来复诊,朱逞拿出了软尺,给女孩量一下颈围,对比原来的数据;还让女孩闭着眼睛向前伸出双手,看看双手是否有颤抖的情况……

下午4点,北京儿童医院白天的门诊陆续结束,开始进入“小夜班”模式,但朱逞还在诊室里忙碌着。下午5点,朱逞终于送走了这一天的第71名患儿,她把听诊器、软尺等一样样装进了自己的“百宝袋”,喝了一口水准备回家。

朱逞说,别看一天天特别忙碌,但她很开心,也非常愿意在自己熟悉的工作环境中继续为患儿服务。当然,她一天中最开心的事儿就是听到自己诊治的患儿反馈来的好消息。在北京儿童医院,就有朱逞曾经治疗过的患儿——48岁的张琪是北京儿童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她在7岁那年因为糖尿病并发症酮症酸中毒被紧急送到了北京儿童医院抢救。1984年,北京儿童医院倡导建立了国内首个儿童糖尿病夏令营,朱逞做为夏令营的组织者之一,组织起糖尿病儿童、家长与医务人员的联谊活动,并且一直延续至今。巧的是,张琪小时候就曾经参加了这个夏令营,她在夏令营里重拾生活的信心;长大以后,她选择来北京儿童医院工作。“医院就像自己的家一样,像朱老师这些医生在我们心里就像爸爸妈妈一样。”

在北京儿童医院,众多像朱逞这样的经验丰富的老专家依然活跃在第一线。朱逞说,今年她72岁了,已经为孩子们工作了48年,她的心愿是至少要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贾晓宏

分享到

家长们注意了!北京儿童医院互联网诊疗服务明天正式开通

北京儿童医院发热门诊此前发现新冠肺炎患者,4岁确诊患儿已治愈

疫情期间孩子生病要不要去医院?北京儿童医院副院长讲解“三个一”

北京儿童医院:累计接诊发热患儿191例,确诊1例

宝宝刚出生腹壁裂开,大部分肠管暴露体外……多亏了这些医生

项目历时4年!北京儿童医院牵头,验血指标将首次有儿童标准

医改启动费用有啥变化?看看北京儿童医院三个“宝宝”的就诊情况

北京儿童医院联手999 打造全国首个空地一体化新生儿转运绿色通道

北京儿童医院要搬迁了 它的“传奇”却鲜为人知!

北京儿童医院辟谣:现场不能挂号属误传自助机提前至零点

北京儿童医院门诊告别窗口挂号 APP微信等成预约工具

“大片”来了!北京天空玩转“变脸”,云海奇景每个画面都能做屏保

分类一个月效果如何?5月北京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较上月翻番

北京市住房公积金缴存,将有这些重要变化!

首都机场线升级,地铁大屏幕可看航班动态

京港地铁提前启动防汛工作,将视雨情为乘客发放一次性雨衣

“科技工作者之家”试运行中,公众可听院士亲自讲述了解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