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北京儿童医院要搬迁了 它的“传奇”却鲜为人知!

2018-01-25 16:35 芝麻匠通讯社 TF009

2018年1月25日讯,这两天,北京市两会正在召开。市人大代表、北京儿童医院党委书记王天有透露:根据规划安排,儿童医院新址预计将选址在四环以外,而目前医院的旧址则有望继续保留,用于接诊急危重症患儿。

北京儿童医院今貌。张宁/摄

看到消息,芝麻君不禁想起小时候上儿童医院,不是打针,就是吃药,看见护士阿姨就装哭的“惨痛记忆”。

也许每个在北京长大的孩子,童年里都有这样一段故事。

但很少有人知道,儿童医院背后也有它自己说不完的往事。

 北京儿童医院旧照。北京日报李士炘/摄

北平私立儿童医院

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并没有一所公立的儿童专科医院。

父母要是给孩子看病,要么去小诊所,要么去协和医院。

协和医院内景。北京日报方非/摄

抗日战争时期,北平沦陷,协和医院及其附属医院都被日本人占领,成了日本军医院。

协和医院的儿科主任兼教授诸福棠,拒绝给日本人看病,毅然选择辞职,以示抗议。

他与儿科同事吴瑞萍、邓金鍌一番商量,决定创办一所专科儿童医院,为战争中的孩子提供他们所能给予的一切帮助。

诸福棠1927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获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并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获文海奖。毕生致力于儿童医疗,被称为中国儿科学的奠基人。北京日报图

1942年4月4日(旧中国的儿童节)这一天,“北平私立儿童医院”挂出了牌子,在东堂子胡同13号的小楼里开始接诊。

这栋小楼是吴瑞萍家的一处院落,他们用来做医院的病房。

医院买药的钱,是诸福棠的夫人朱定一的亲戚卖房换来的。

当时环境恶劣,日本宪兵和伪政府人员隔三差五来“找茬儿”,医院只能开设六张病床,远不能适应病人的需求。

抗日胜利后,私立北平儿童医院搬迁到前府胡同8号(位于人民大会堂南部)。直到1958年,因建人民大会堂而拆迁。

“离城近,孩子们看病方便”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决定在首都北京建一所全国最大的儿童医院。

时任北京市长彭真,亲自邀请诸福棠驱车前往阜成门外,勘察建设用地。

正在植树的彭真。 北京日报王振民/摄

彭真市长指着护城河西边的一大片菜地说:“如果向西走,郊区空地多,可以给儿童医院更大的院址,你看怎么样?”

诸福棠回应:“这儿离城近,孩子们看病方便。”

彭真市长进一步解释说:首都的建设规划已在进行,这里离东西长安街的延长线很近,不久的将来这里就是城市中心。

看过选址后,诸福棠回到前府胡同,把政府决定建设新医院的喜讯告诉吴瑞萍和邓金鍌。

三人激动不已,决定写一封信给彭真同志,表示愿意把他们的私立儿童医院献给国家。

1955年6月1日,北京儿童医院正式落成,诸福棠被任命为该院院长。

时任北京儿童医院院长的诸福棠

诸先生说:在有生之年,他做过两家儿童医院院长。一家是自己的私产,最后倾囊而出献给了国家;一家是纯粹国有的北京市儿童医院。

为儿童医疗事业,诸福棠倾注了毕生心血。

他对患儿的慈爱深入人心,特别嘱咐学生和下级医生,冬天给孩子触诊叩诊时,要先把自己的手捂暖了。

在于光远为女儿写的日记中,还有“看病时尿了诸福棠老院长一手”这样的记忆。

诸福棠。北京日报图

出诊之余,诸福棠用六年时间,写了一本80万字的《实用儿科学》,并无偿交给中华医学会出版,成为我国第一部儿科专著。

宋庆龄在上海看到这本书非常惊讶,设法把它寄到解放区,让更多的儿科医生学习应用。

现代主义经典建筑

1955年建成的北京儿童医院,是当时全国最大、也是亚洲最大的儿童医院。

建设中的儿童医院,远处著名的“水塔”已见雏形。

一期建筑面积3.6463万平方米,门诊2000人次/日,病床600床。这样的规模,对当时的人来说,无疑是“鸿篇巨制”了。

梁思成赞赏:“这几年的新建筑,比较起来,我认为最好的是儿童医院。这是因为建筑师华揽洪抓住了中国建筑的基本特征,不论开间、窗台,都合乎中国建筑传统的比例。因此就表现出了中国建筑的民族风格。”

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德国等代表团参观北京时,盛赞儿童医院的设计具有国际水准。

华揽洪出身于建筑世家,1951年舍弃法国的建筑事务所,回国出任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第二总建筑师,执笔北京儿童医院的设计。

他将医院的屋顶,包括水塔烟囱的屋檐、四角微微翘起,产生中国建筑飞檐的神韵。再辅之传统纹饰的栏板,古朴简洁,又充满现代气息。

1954年8月,儿童医院主体建筑基本成形。

医院的病房全部朝南,背阴部分作为治疗、配餐及处置室等,且每个病房都设有游戏室。

1960年代,在儿童医院住院的孩子们。

为造成明快鲜亮的气氛,儿童病房的天花板和墙壁为黄色。同时为了保护婴儿的眼睛,婴儿病房为绿色。

儿童医院的老中医给孩子号脉,阳光透过大玻璃窗照射进来,病房里一片温暖。

医生在病房看望一个住院的孩子。

北京儿童医院是一处真正的现代建筑,《弗莱彻建筑史》将其列为上世纪50年代中国现代主义的经典建筑,同样被载入史册的还有它的建筑师华揽洪。

他的女儿华新民回忆说:“父亲在北京设计的若干建筑中,儿童医院是父亲最珍爱的,心中一直在牵挂着,退休来巴黎以后的一天,他还梦见自己在帮助孩子的家长寻找停车的位置。”

儿童医院几经扩建,最初的院楼已被包在新的大楼里。张宁/摄

“B超神探”贾立群

除了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如今提起北京儿童医院,无人不知“B超神探”——贾立群。

贾立群是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主任,从医近40年,坚守在B超临床第一线。

贾立群在儿童医院门口。北晚新视觉图

他每次为患儿查完医生申请单上要求的部位后,再用探头在患儿的腹部横扫三下,让不止一个患儿隐匿的疾病得以发现,从而得到及时的治疗。

由于他做的准确率高,很多家长来到医院,点名要做“贾立群B超”。

工作中的贾立群。北晚新视觉图

为了给更多孩子看病,贾立群一家三口一直“蜗居”在与医院一墙之隔的职工宿舍里。

“怕住远了,碰上急诊我赶不回来”,贾立群说。

“B超神探”贾立群还有个外号,叫“不吃午饭大夫”。从医多年来,他有20多年不吃中午饭,每次都是晚上七八点下班后才吃。

他解释说:“你想啊,孩子们做B超都是饿着肚子的,我当医生的能扔下孩子到点去吃饭吗?那不合适啊!”

贾立群正在为就诊的儿童检查身体。北晚新视觉图

很多家长出于感激,想方设法送红包。“数不清多少回,家长放下红包就跑,老贾总得冲出去追。” 贾立群的同事说。

有一次,为了退还红包,贾立群和家长推来挡去,两个衣兜都撕破了。

后来,他直接把兜口给缝死。再有患者塞红包,贾立群就会笑着说:“兜缝着呢,有钱留给孩子看病吧。”

北京儿童医院,以前的旧建筑已所剩不多。张宁/摄

60多年了,北京儿童医院作为一个“地标”,留给很多人抹不去的记忆。

如今它要搬到四环外了,您想说些什么呢?

 

来源:微信公众号 芝麻匠通讯社

分享到

天通苑的孩子看病不用进城了! 清华长庚医院普儿病房启用

北京儿童医院清华长庚诊疗中心、首儿所同仁诊疗中心挂牌 第二批儿科紧密型医联体建设启动

“三爱院士”张金哲:98岁依然坚持出诊 对患儿、家长都耐心

北京进入流感高峰期,有儿科医院应开设24小时急诊

北京首批紧密型儿科医联体运行 贾立群B超团队已在新天坛挂牌

北京新增3家儿科诊疗中心 2家明天开始正式运行

孩子反复咳嗽抽过两周需谨防变哮喘 这“三段法”可逆转儿童哮喘

所有家长注意!别再被忽悠了!这项儿科检查5年前就已叫停

北京将启动市属医院紧密型儿科医联体建设 统一儿童用药目录

全面二孩后儿科医疗保健需求激增 儿童健康需要更多“提灯者”

宝宝得流感了怎么办?北京这些医院包治 附详细地址电话

全部取消!即日起北京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10项证明取消(附证明目录)

最大的源头垃圾分类!将蔬菜洗好切好,北京年供净菜已达65万吨

半小时通达!雄安至大兴机场快线最快年内开工

北京纪检监察系统举办业务“大比武” 检验干部能力建设成效

北京输入型鼠疫病例最新情况:一人病情稳定,另一人危重但未恶化

这4人对材料弄虚作假 被取消北京积分落户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