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揭秘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城 古城康定情歌故乡

2016-11-15 12:00 网络 TF005

高原古城康定是闻名世界的情歌故乡,不久前,我们终于有缘来到了这座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首府,先一路西行,从康定沿着318国道的川藏线,到雅江、理塘、巴塘------然后向北,去道孚、丹巴、泸定,再回到康定,行程2000公里,在高山、峡谷、河流、草原间饱览美景,更在弦子、踢踏、锅庄,和优美的山歌中领略康巴儿女的浪漫风情。

作者 明非 晓阳


1

“巴塘弦子”舞藏地之风

清晨,大雨洗过的高原,生命蓬勃,万物烂漫。在巴塘县人民小学的操场上,巴塘天籁童声合唱团的孩子们在老师德西拉姆的指挥下,唱起了“歌儿唱在欢乐里,我们长在幸福里”,歌声是透明的,像天籁之音,藏族孩子们“原生态”般黑黑的小脸蛋上落满了幸福。这个合唱团的孩子,96%来自巴塘县的地巫、中心绒、德达等偏远农牧区,“天籁”到过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悉尼、堪培拉等地,是来自藏区的第一个儿童合唱团也是藏区第一个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童声合唱团。五年级的扎西曲珍卷花头下大大的眼睛,藏族服饰外面系着红领巾,她指了指远处的大山,说家就在那个山后面,平时住校,周末妈妈来接回家,她“喜欢学校,喜欢唱歌”。

在孩子们唱歌的时候,二十几位曼妙的藏族少女和英健的康巴汉子也聚集在了学校的操场上,他们是巴塘弦子艺术团的演员们。巴塘是“弦子的故乡”,“巴塘弦子”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0年5月,国家文化部将巴塘县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弦子)之乡”。“巴塘弦子”意为圆圈舞,是藏族三大舞种之一,巴塘在古代属白狼国,白狼国的“白狼歌”是一种诗、乐、舞一体的礼仪歌舞,经过千余年的发展,“巴塘弦子”已成为巴塘人民最喜爱的一种民间歌舞。可以说,在巴塘,每一个人都会“弦子”,不光是节假日,每天在巴塘的公园里,都有跳“弦子”的欢乐人群。“巴塘弦子”融诗、琴、歌、舞为一体,具有行云流水、“长袖善舞”的特点。表演时,数名男性持拉弦乐器(弦胡)在队前演奏领舞,其余舞者则和他们一起边歌边舞,“同手同脚、三步一撩、一步一靠”是巴塘弦子舞的基本律动动作,而含胸、颤膝及长袖的绕、托、撩、盖等动作是其舞蹈的特点。“巴塘弦子”有曲目3000余种,是藏族音乐的“活化石”这时,音乐响起了,这乐声柔中有刚,优美抒情,节奏富于舞蹈性。男女演员们开始起舞,只见他们彩袖轻拂似细风托云,漫踏舞步又如蜻蜓点水,时而轻快刚健,时而悠扬柔美。在音乐的起承转合中,队形时而聚圆,时而疏散,激越飘逸中体现出了藏民族的不羁性格。在这俊男靓女的舞者中,领舞者是一位“大叔”,他两鬓闪着晶莹,脸上泛着血气,边跳边舞中,手里的“弦胡”像个大型交响乐队的指挥棒,舞者们在他的带领下变换着舞蹈的节奏和曲目。在这放歌起舞的欢欣中,观者感受到的是高原的心跳,是藏地原野上那一个个闪亮的日子。在那男子舞靴跺脚、女子长袖舒展之中,我们的耳边响起了《毛主席的光辉》、《洗衣歌》、《巴塘北京紧相连》那些“巴塘弦子”著名的旋律。

领舞的“大叔”叫扎西,他还给自己起了一个汉族的姓:王,所以他叫王扎西。王扎西今年58岁,是“巴塘弦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王扎西从8岁开始跟着爷爷跳“弦子”12岁就开始学做“弦胡”了,现在他的儿子曲皮28岁,也在做“弦胡”,这一家人是目前巴塘唯一会制作“弦胡”的一家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国家每年给王扎西5000元,他很知足,只是现在做“弦胡”的人太少了,而且原料也很难找到。做一把“弦胡”需要五、六天的时间,要用牦寸角做琴筒,用羊皮蒙琴面,用枝条做拉弓,用马尾做弓弦,但最主要的握掌木现在很难找到了,王扎西每年都要进到山里去找。一把“弦胡”一般500多元,王扎西正在用的要值2000多元,琴身上有藏画家画的藏画,琴头由龙头装饰,意寓着吉祥。王扎西制作的“弦胡”音质纯正,既适合十行进间跳动拉奏又像是一件艺术品。

“骑行之家”与所波大叔

理塘汉语的意思是“平如铜镜的草坝”,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城之一,堪称“世界高城”。县城海拔4014米,比西藏拉萨还要高300多米,是座“悬在高空的城市”。理塘位于甘孜西南部,是一个风景秀丽,人杰地灵的地方。被理塘深深吸引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曾写过一首著名诗篇:“洁白的仙鹤,请把你的翅膀借给我,不去遥远的地方,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作为预言,人们根据这首诗在理塘千户藏寨内找到了他的转世即七世达赖喇嘛,这户人家因此被尊为“仁康”家族,其历史上一共诞生过七位重要的大活佛。

翻越了4716米的卡子拉山后,理塘县境内毛垭大草原的浑厚苍凉展现在我们面前,非常壮观。毛垭大草原近年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我国最美、最野性的草原之一,上面温泉星布,河流奔腾,高原牧场辽远旷达。在毛垭草原,我们采访了著名的“骑行之家”。这个骑行之家的“家长”,是网上“红人”、被骑友们称作所波大叔。所波大叔戴一顶枣红色毛线帽,脸膛黝黑,身体单薄而些许佝偻,普通话十分流利。与他聊天,那善良和朴实就弥散开来,让人感到踏实和温暖。

他已经65岁了,精力却还旺盛。他原来是理塘县禾尼乡小学的一名藏语老师,2011年退休,每月能领到6000多元的退休金。是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可他不。“上半辈子教学生了,下半辈子要为别人做点好事。”所波大叔说。在当地政府为牧民改变“逐水草而居”修建定居房时,所波大叔看到中国最美景观大道上的毛垭大草原来往的游客一年比一年多,便动员儿子建定居房时装修出几间搞民居接待。2012年,投资14万元、可住30多人的“骑友之家”建成。骑友们随车带帐篷不方便,住民居是出于安全和节约,所以他的“骑友之家”一开张就以方便、安全、干净且价格便宜吸引了不少骑友。

5年来,所波大叔陆续投资四五十万元,不断扩大他的骑行之家,也扩大着他的影响力和人格魅力。如今,他的骑行之家已不再是栅栏圈起的简易帐篷和粗陋小屋,宽阔的院子里,盖起了设施比较齐备的房间,电通上了,能洗澡了,日接待能力也从过去的30人提升到了100多人。大叔的名声越来越大了,可他还是一脸的朴实和真诚。骑行之家的房费还是一天50元,还是包括早餐和晚餐两顿饭,所波大叔一个月要宰杀两头牦牛,他做的土豆炖牦牛肉,被骑友视为珍馐美味,在圈内的知名度就如同佛跳墙和东坡肉之于大众。

在大叔的“招待所”内,我们看到如绿皮火车般的卧铺车厢,上下两铺,整洁有序,不拥不挤。门楣窗棂上方,挂满了骑友们写着各种文字、画满各种符号和图案的T恤衫,四面的木板墙壁,写着个性分明的留言和签名,有的充满着哲理:不旅行,只是静态的生存。更多的,是对所波大叔的感谢和祝福,满世界的祝福。随着需要住宿的骑友不断增多,用所波大叔的话说,这里就是“骑友好汉”的“聚友堂”。据了解,在高原藏区旅游旺季,所波大叔的“骑友之家”每天基本满客,去年的收入达到了70多万元。

甲居藏寨和桂花三姐妹

在甘孜采风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丹巴县。丹巴县坐落在川西崇山峻岭的狭长山谷间。向东可进入四姑娘山、卧龙和黄龙、九寨,向南可进入康定、泸定桥、和海螺沟,往西连接大香格里拉环线。古碉、藏寨、美人是丹巴主打的旅游王牌。当农家乐作为一种新兴的旅游休闲形式流行于祖国大部分地区时,在甘孜藏族自治州,一种叫“藏家乐”的新型乡村旅游也在悄然兴起。精致而富有特色的藏式民居、地道美味的青稞酒与酥油茶,吸引着不少海内外游客到访,成为当地越来越多藏族家庭的“聚宝盆”。

甲居藏寨距县城约8公里,犹如田园牧歌般的童话世界,享有“藏区童话世界”的美称。甲居,藏语的本意是指“百户人家”。藏寨从大金河谷层层向上攀缘,一直伸延到卡帕玛群峰脚下,整个山寨依着起伏的山势迤逦连绵,在相对高差近千米的山坡上,一幢幢藏式楼房洒落在绿树丛中。

藏寨面积约5平方公里,居住嘉绒藏族140余户,放眼望去,卡帕玛群峰,象一位慈母敞开宽大温柔胸襟,凭任山寨安然躺在怀中。甲居藏寨象群星撒落般坐落在依山倾斜,起伏向上的缓坡上。或星罗棋布,或稠密集中,或在高山悬崖上,或在河坝绿茵间,不时炊烟袅袅,烟云缭绕,若幻若真,真可谓“别有天地非人间”。甲居藏寨是独特的藏式楼房建筑,一户人家住一幢寨楼。寨楼坐北朝南,有的三、五成群相依相偎,有的远离群楼,孑然独立。寨楼占地约200平方米,高15余米,石木结构。甲居藏房的现存形式,完整地保存了嘉绒民居的基本特征,如使用原始的材料,采用原始的技术,保持传统而古朴的风貌。虽然随着历史的不断发展,在局部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这些变化,一点也没有影响其传统风格和藏族风韵。甲居民居的木质构架部分和屋檐均为红色。在二层以上的墙体刷白色或墙体原色与白色相间。整个建筑物外形犹如虔诚的佛教徒盘腿正襟危坐颂经姿态。造型独特、别致,极富层次感,且色彩明快、鲜艳,与蓝天、白云、绿树、青山等互为衬托,与自然环境和谐协调。2005年由《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组织的选美中国活动中,以甲居藏寨为代表的“丹巴藏寨”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乡村古镇”之首。

中午我们来到了聂呷乡甲居一村的村长桂花家,她也是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更被评为2015年中国“全国劳模”。在丹巴甲居藏寨众多的旅游接待户中,桂花三姊妹的创业故事具有传奇色彩。桂花的藏族名叫夏加格玛,还有二妹卓玛、小妹拉姆。“我们三姐妹客栈是从3张床开始做起的。”回忆起创办客栈的过程,桂花告诉我们,那缘于一次偶然的因素。有一次,桂花在丹巴城建局实习,回家路上遇到香港的一个摄影团要找住宿,她一时联系不到旅店,索性把他们带到了自家村里。就这样,她成为了丹巴第一个把汉族人带进藏区的人。 三姐妹客栈于2000年成立,至今已走过16个年头。桂花直言,小时候家里很穷,创办这个客栈,不仅让她们三姐妹翻身过上了好日子,还有力地回击了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三姐妹客栈的影响与带动下,当地农户纷纷将自家住房改造成客栈,形成了以民宿接待为特色的致富之路。桂花介绍,目前全村旅游接待户达50余户,并辐射带动甲居二村、三村等周边兄弟村搞起了旅游民居接待。由于自己的客栈名气最大,客源自然较多,但桂花总会无私地把部分客人介绍给其它客栈。桂花坦言,她以前的梦想是想将自家的客栈开成连锁店,但现在却希望带领全村村民一起致富。

在桂花心里,现在是个“美好的时代”。特别是现在乡里、县上的干部经常来村里,到群众家里开展工作、提供帮助,都是全心全意的。“我们甲居的未来一定会更好。”桂花满怀憧憬。

重重草原叠叠山,总有一种召唤在心间。沿着川藏南线一路走来,我们在祖国最美的康巴藏地采风,既感受到她的古老厚重,她的广袤神奇,更为她的热情,她那敞亮的歌声和奔放的舞蹈,为她的欣欣向荣和与时俱进的变化,以及藏区越来越美好的生活而深受鼓舞。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分享到

四川康定遭遇十年最大降雪 尚无人员伤亡部分断电现已恢复

四川康定6.3级地震已造成1死15伤

北京平谷镇罗营在古代曾是军事重地,明朝初年在此地建起城堡

北京中考作文题之一“我终于回来了”,《北京日报》这篇或可堪称范文

孩子为什么要读神话?这位北大中文系毕业生成神话世界“领路人”

如何正确的和别人交谈?这是种双向过程,需既是听众又是演员

村里的小学校长退休后,便把自家院子改造成旅店,一待就是一辈子

“红学大家”周汝昌,从不是梦中人 ,用扎实学问解读《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