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书乡

大唐传奇:死于非命的王昌龄

2016-09-30 12:05 网络 TF003

唐人殷璠的《河岳英灵集》中称:“开元十五年后,风骨声律始备”。殷璠是开元、天宝年间人士,他对盛唐诗的评论应该是实时、客观的。故后人常以开元十五年为盛唐诗坛的开端。而这一年,诗仙李白初出茅庐,诗圣杜甫还是为了摘枣子“一日上树能千回”的少年郎,诗佛王维正在长安四处“拜码头”以考取进士,彼时诗空上闪耀的巨星是“七绝圣手”王昌龄。“昌龄工诗,绪密而思清”,被称为“诗家夫子”,到了宋代又被传为“诗家天子”。

作者:辛上邪


%e9%a9%ac

“诗家天子”竟不明不白地死于刻薄凶残的小人之手”

然而无论被尊为“夫子”或“天子”,皆与其悲惨结局无补。王昌龄字少伯,约生于长寿元年,郡望为琅琊(今属于山东),籍贯为京兆(今西安),曾在太原居住过。家境贫寒,自述“久于贫贱”,少时在家乡务农,青壮年时云游天下,陕西之外,还去过开封、太行山、邯郸等地。游历河北、河东、河西、陇右等边塞,写下大量边塞诗,名句“秦时明月汉时关”即成于云中(今呼和浩特)。返乡后,王昌龄约三十四岁,隐居于蓝田的石门谷。次年,开元十五年,中进士,步入不如意的仕途。

进士及第后,王昌龄被授予秘书省校书郎。秘书省相当于唐代国家图书馆,校书郎为正九品上,负责校雠,即校对工作。品位虽微,但据成于德宗朝的《通典》所说,“为文士起家之良选。其弘文、崇文馆,著作、司经局,并有校书之官,皆为美职,而秘书省为最。”王昌龄便在这个“美职”上干了六七年,写了不少宫怨诗,直到开元二十二年考过博学宏词科,才被授予汜水尉。科举考试始发于隋炀帝,成型于唐代。但唐代的科举与后世不同。唐代出身寒门的进士及第后,只是改变了身份、具有做官的资格,并不能随即做官,还要等吏部遴选才会被委任官职。有的人脉不强、运气不好的进士能等数年之久。玄宗为此创制了博学宏词科等考试,进士通过后便可正式做官。王昌龄亦遵循这条晋升路线,先作了几年正九品的秘书郎,考过博学宏词后,去作了县尉。但不知何故,汜水县尉为九品下,官位反不及校书郎。

开元二十六年,王昌龄被贬到岭南,途中路经襄阳与孟浩然会面,孟浩然写诗相赠。王昌龄在诗中称“得罪由己招,本性依然诺”。作为著名诗人,王昌龄亦深具个性。他的个性为不仅招来岭南和十年之后的龙标之贬,也为其引来最后的杀身之祸。次年,玄宗大赦天下,王昌龄被召回。无罪一身轻,王昌龄再度去襄阳见孟浩然。不曾想这一次相会让孟浩然丧命。“开元二十八年,王昌龄游襄阳。时孟浩然疾疹发背,且愈。相得欢甚,浪情宴谑,食鲜疾动,终于冶城南园。年五十二。”一场海鲜欢宴,终止了这场始于十三年前的友谊——开元十五年王昌龄考中进士时,略长其几岁的孟浩然去长安备考,二人定交。

与孟浩然永诀的第二年,年约五十岁的王昌龄被任命为江宁县丞。因这一段官职,王昌龄又被称为王江宁,如同李白是李翰林、杜甫是杜工部、王维是王右丞、李邕是李北海、韦应物是韦苏州等。五十六七岁时,王昌龄遭遇二度贬谪,被发配去了龙标(今湖南怀化地区黔阳镇)。当年殷璠编诗集时,评价正在龙标任职的王昌龄为“奈何晚节不矜细行,谤议沸腾,两历遐荒,使知音者叹息。李白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即闻听王昌龄被贬所作。

李白、杜甫的交游广为世人瞩目,殊不知王昌龄和李白的交情更深。早在王昌龄隐居石门前,就认识了李白。李白先在襄阳结识了孟浩然,又行至河北邺州遇到了王昌龄,次年,孟浩然去长安时才见到王昌龄。因此,王昌龄和李白的相识先于与孟浩然。王昌龄任校书郎期间,李白也去了长安,彼时长安文艺圈热闹非凡,诗歌创作高潮迭出,诗人们整日杯筹交错,好不快乐。开元二十二年,王昌龄就任汜水县尉后,与贺知章、崔涣等一同在扬州为日后鉴真和尚修行的龙兴寺复建举办“奠基”仪式。李白彼时亦在扬州,两人应有会面。五年后,二人又相会在巴陵。天宝初,李白在翰林院任职时,王昌龄从江宁返回长安,逗留半年之久,与李白相从甚密。天宝三年春,贺知章致仕不久,玄宗赐金令李白离职。夏天,李白初遇杜甫,又与杜甫、高适相聚数月。天宝五年,李白去江南拜访《将进酒》中的那位元丹丘,在江宁时见到了王昌龄。如此厚密的交往,致使李白听说王昌龄被贬龙标时,立即痛心疾首地遥寄诗作。

但王昌龄似乎对贬谪无所谓,对龙标的生活也感到很惬意,“沅溪夏晚足凉风,春酒相携就竹丛。莫道弦歌愁远谪,青山明月不曾空”。王昌龄在黔阳任职期间“为政以宽”、“爱民如子”,尊重当地苗民风俗、改善民族关系,也收获不少苗族“粉丝”——“溪蛮慕其名,时有长跪乞诗者”。

安史之乱爆发后,玄宗大赦天下,王昌龄在六十五岁时得以离开龙标,被委以淮南某职。肃宗继位后的至德二载,王昌龄在赴任时路过亳州被刺史闾丘晓“忌杀”。不知“忌”是嫉妒或记恨,可以确定的是,闾丘晓没有权利处决王昌龄,他杀害诗人完全是出于一己之私的找借口。闾丘晓“素愎戾,驭下少恩,好独任己”。可怜写下“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王昌龄竟不明不白地死于刻薄凶残的小人之手。更被悲催的是,六十六岁的诗人很可能是被“杖杀”,其痛楚可想。同年十月,张镐因闾丘晓救援不利、贻误战机而杖杀了闾丘晓,为王昌龄报了仇。闾丘晓临死前哀求,‘辞以亲老,乞恕’,镐曰:‘王昌龄之亲,欲与谁养乎?’”在血的事实面前,闾丘晓无言以对,唯有受死。据学界分析,张镐能杀闾丘晓是因高适授意。”王昌龄若在天有知,也算有些许安慰。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分享到

《唐诗三百案》打造“诗风”探案 李柏蓉付嘉现场“破案”

偏爱挑战成见重解经典的女学者欧丽娟:不仅推翻别人也推翻自己

《唐诗三百案》开机 陈俊恺深情演绎幼年男一

诗词歌赋寄乡愁 唐宋大家为何“睹月思人”?

韦应物:大唐的余音 “乐天长短三千首,却爱韦郎五字诗”

六神磊磊新书从金庸走向唐诗 结果“一边海水一边火焰”

不可方物:手持如意高窗里

网红六神磊磊用“奇招”讲唐诗 鼓励孩子有一个文学偶像

《中国诗词大会》引起“唐诗热” 命运多舛诗人中数卢照邻最悲催

大唐传奇:功德圆满的贺知章 耄耋致仕皇帝相送

唐朝诗坛是一场空前“好雨” 笑傲江湖中的淡淡惆怅

贝聿铭曾一夜之间名扬四海,他何以做到同时被东西方文化认可?

里尔克引入诗人的“工作”意识,《十封信》成诗歌爱好者心中经典之作

加藤周一的自传《羊之歌》,描写了其童年到日本战败之间生涯

新书《神童与录音机》推出,作家林培源用写作化解现实的焦虑

自卑感让我们活得更有意义?阿德勒认为有了它才会有弥补缺陷动力

重读知青文学,这是阿城梁晓声等人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