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找位靠蒙停车靠钻开走靠蹭 地铁6号线二期P+R停车场没动静

2015-12-30 11:33 网络 TF007

2015年12月30日,早上7点,杨琢挂着河北牌照的SUV驶出燕郊,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堵车大军中,他的目的地是地铁6号线潞城站。潞城站外,约一米高的土堆连在一起,转了15分钟后,杨琢的车在一块坑坑洼洼的狭窄空间中找到了位置。将车停在好后,杨琢再换乘地铁,去往东大桥的公司。周围的车辆横七竖八地地停在空地上,停车对于杨琢来说,既有碰运气的成分,也需要过硬的驾驶技术。在开通之初,6号线二期每个地铁站都将设立P+R停车场和非机动车停车场的说法常见诸于媒体报道。地铁6号线二期已开通一年,P+R停车场迟迟未现身,取而代之的无人管理的停车场,以及土堆间的无序停车和占道停车。

q6

每次土堆中找车位约15分钟

早上7点,家住燕郊的杨琢驾车在自家小区外停了下来,看到有路人走过,他就摁下车窗询问对方去向,很快车里又坐进了三个同行者,他们的目的地都是地铁潞城站。“每天早上都拉两三个人,每人收十块钱,都是从燕郊去潞城站换地铁的人”

排队进驶过收费口,杨琢的车速也随之提高。在潞城地铁站东北口外,一块黄土空地上已停了上百辆车。空地中,约一米高的土堆连在一起,从东北口向西延伸。土堆间,有一辆车容身的空间。“就像战壕一样,车停进去了之后也就露个顶儿。”一名车主将车塞进了土堆间。

杨琢将搭车人放下后,便开始了寻找车位的漫漫之路。空地上几乎已经可以停车的空间,许多车辆就只能将车横在其它车前,锁上车门便冲入地铁。

在一块空地里,在反复碾压后,泥土变得坑坑洼洼,杨琢像发现宝贝一样,一把扎了进去。“这样的地方都是一些轿车不愿意停的,怕碰到底盘。”杨琢每次在地铁外找车位大约需要15分钟左右,有时候甚至要来回调头五六次才能找到一个位置。

潞城站向西的一块空地中,自行车停车棚里放着十来辆自行车。一间停车管理的房间中大门紧锁,在房间旁近百辆私家车七扭八歪地停在空地中。“就只能见缝插针,别管它好不好停,有个地儿能进去就不错了。”一名车主将车用左手拉着车门,在一条狭小的缝隙里侧着身子从车里钻出来。

粗略统计发现,在潞城站地铁外的四块荒地中,停放着五六百辆车辆。“这停车场没人管,没有牌子,说是停车场其实就是车主把车找个空地扔进去。后面的事情,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杨琢曾将车辆塞在两辆车的缝隙中,上下车都很困难。“空间特别小,但是也没办法,没有地方停了。我就怕边上那两辆车的车主看到我这么小的地方还停车,再把我的车划了。”杨琢的担心一直持续到晚上,看到爱车毫发未损时松了一口气。“大家都是江湖中人,都互相体谅了。”

剐蹭频发看着没人就溜了

q5

在地铁6号线东夏园站,东北口与西北口之间,一些车辆选择停在空地中。“但是这个空地能停的数量不多,来晚了就没有了。”一名车主十分庆幸找到了停车位。大多数车辆无法找到车位,便停在了地铁站外的辅路上,二三百辆车停成两排,浩浩荡荡地停了约一公里。辅路中只留下的空间,仅能让一辆勉强通过。

地铁6号线二期西端起点草房站外,南北走向的常营南路与草房西路,道路中间斜向停放着两排车辆,道路两侧还停放着一排车辆。“有的斜着停的车上的不够大,车尾就靠后了,中间能走的空间变得特别小,很多地方都是蹭着过去。”杨琢也常常在草房站停车换乘地铁,一位难求的现状让他有些无奈。“这块本来就有几个规模很大的小区,一些车本来就停在外面。再加上换乘的,就更没有地方停了。”

在草房地铁站向东约300米,有一个收费停车场,每天每车收费10元。杨琢则很少将车停在那里。“一是在那里真的很难找到地方,二是收费也有点贵。”杨琢说,每天的过路费、油费、地铁交通费、停车费加在一起就要五六十元。“很多P+R都是两块钱停一天。要停车费比地铁票价还高,承受不了。”

道路变窄,剐蹭事故也随之频发。在郝家府地铁站外,辅路中停满两排车辆。一辆轿车从两排车辆所留的空隙中经过,在左晃右晃中尝试了几次后,与斜向停放的面包车发生剐蹭,轿车车主并未下车,而直接将车开走。“这样的事儿挺多的,一般看着没人就走了,我也跑过一次。”杨琢说,每到早高峰和晚高峰时,地铁站外的道路就会变得异常拥堵无序。

下班早最后被迫回公司加班 

q8

地铁6号线二期,从常营站至潞城站,共9站。其中通运门站与北运河东站暂缓开放。在其余7个站中并未出现地铁配建的P+R停车场。二期东端始发站潞城站与西端的常营站吸引着最多的驾车换乘地铁族。

调查发现,在物资学院路站、通州北关站、北运河西站外,并未发现大量路侧停车以及空地停车现象。“这些地方都是居民区集中,没有那么多的地方停车,路边停了就贴条了。”杨琢和许多住在燕郊的驾车换乘族一样,选择将车停在其余几站。

不久前,杨琢将车停在了潞城站地铁外的空地上。当天外出办事的杨琢没有回到公司,而是提下下班回家。下午3点多,杨琢走出地铁,在空地中看到爱车时顿时傻眼。在他的两侧和侧后方都停放了车辆,“前面的车离我也不远,我车周围的距离,根本不足以让我把车开出去。”杨琢向左后方倒车,与侧后方所停的车辆几乎贴在一起,他只有向前,再重新倒车。“揉了五六次,我放弃了。根本没有可能开出去,除非撞后面的车。”

杨琢走进地铁站,刷卡回到东大桥的公司,“我想来想去还是回去加班去吧,附近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我等晚高峰过了再开车回家吧。”在草房地铁站外,同样面临着类似情况,南北走向的道路中停满车辆,在晚上7点钟前,公交车、私家车、黑车混在一起。“停在路边的车辆很难开出去,都挤在一起了,回到燕郊都得9点钟了。”

自从被堵住之后,杨琢在找车位的时候多了一个心眼儿,尽量避开会被包围的空间。“在这停车,真的不是你下班早了想走就能走的。”

P+R停车场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q7

在地铁通州北苑站,北京首个P+R立体停车场为四层,相比以往停车位将由140个增加至300个。与其它P+R停车场一样,车主刷市政交通一卡通卡在此停车,且当日有乘坐公共交通记录,便可享受2元一天的停车价格。

“如果不是上班不方便,我就开车去那换乘。”这个立体的P+R停车场让杨琢十分羡慕,每天两元钱的收费以及规范的管理是他最看重的。杨琢有时候会把车停在路边,曾经被贴条罚款200元。“如果有P+R停车场,这200块钱够我停一百次车的。”

在许多车主眼中,大片的空地荒废未被充分利用,出现了无序停放,管理无序的现状。

通州区市政市容委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因P+R停车场并未建成,为了缓解停车难题,该单位在东夏园等地铁站外核准一些路侧车位,但仍难满足需求。通州区相关部门也曾向建设单位多次催促,但是项目仍旧难以进行。会尽快推进项目进行,解决换乘车主的停车问题。

6号线二期P+R停车场建设方京投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停车场的相关规划并未完成,仍旧在规划中。因在轨道建设中,地铁项目为优先施工项目,在轨道已经通车后,相关配套仍旧在规划实施中。停车场的规划设计到土地性质等问题制约,相关规划批复就变得复杂。

杨琢迫切希望兴建正规停车场,规范管理就不会出现乱停放问题,人车安全与纠纷会减少。“每天不用把车停在犄角旮旯里,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如果配建了立体的停车位,肯定能解决很大的问题,地铁站周围的环境也不会变得那么乱了。”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本报记者 赵喜斌

分享到

P+R停车场建设滞后 北京市政协委员建议:与轨道新线“五同步”

注意!北京地铁1号线四惠东站10月1日至7日停运

郭京霞被免去北京市高院审判员职务

组图!今晨,长安街10处国庆主题花坛惊艳亮相

天安门广场大花篮如何一夜之间绽放?真相来了!

北京城市副中心这处公园下周开园,先来一波美图过过眼瘾

首次公布!北京自贸试验区具体这样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