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封面

伊斯坦布尔老街 神秘而异质城市

2015-12-10 12:00 网络 TF006

2_调整大小

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

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

然而,次日清晨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酒店外的老街意外地感觉美好。

海鸥、鸽子和麻雀,这些类别不同的鸟就在窗外的楼群之间或展翅飞翔,或落地嬉戏。街上不时看到慵懒着走过的猫狗。街巷安静,人们多在睡眠之中。我独自走出酒店沿着老街走,到临街的塔克西姆广场散步,观看这老城的街景和人群。

蓝色清真寺。地下水宫。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我们马不停蹄地穿行在这些地方。因为地处多个文明的交会处,土耳其是拥有众多历史与文化遗产的国度,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邂逅堪称史诗的古代遗址。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许多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曾经纵横土耳其,其中就有凯撒大帝,据说他在阿马西亚附近豪气云天地宣告那句流传千古的名句:“我来,我说,我征服。”这句名言通过电影《凯撒大帝》也被当代人所识。

回想土耳其之旅,我以为最美好的游历还在于乘坐轮渡游览博斯普鲁斯海峡。

在空中就看到过它奔流的姿影,降落到伊斯坦布尔时也从远处看到过它的样貌。

在18世纪和19世纪,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金角湾中到处都是狭长划艇穿梭往来的身影,他们的船桨有韵律地击打着水流,将苏丹及其侍臣从宫殿载往行宫,从欧洲载到亚洲。

现在划艇不见踪影,代替的是伊斯坦布尔的人们喜欢的公共轮渡和快艇。

看到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瞬间如见心仪之爱。游览托普卡帕宫的时候,在其南麓近距离看到博斯普鲁斯海峡,触摸过它的吹袭而来的海风,铭记着它清澈碧波荡漾的姿影。

作为土耳其的“咽喉”,博斯普鲁斯海峡北连黑海,南连马尔马拉海和地中海,全长30公里的这条海峡是黑海沿岸国家出外海的唯一通道,亚欧两岸的山地有着华丽的王宫和辉煌的圣殿,有尖顶教堂,有穹形清真寺。也有造型奇崛的别墅群和朴实而简约的乡间居所,它们都隐没在茂盛的山地丛林中。

在乘坐轮渡游览海峡之前,我在博斯普鲁斯大桥上走过。海鸥在身边飞翔,雄鹰在空中盘旋,麻雀在钢架的桥梁上嬉戏。“假使这城市诉说的是失败、毁灭、损失、伤感和贫困,博斯普鲁斯则是歌咏生命、欢乐和幸福。”奥尔罕·?帕慕克在《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写道:“在伊斯坦布尔这样一个伟大、历史悠久、孤独凄凉的城市中游走,却又能感受大海的自由,这是博斯普鲁斯海岸之行令人兴奋之处。”

1960年代中期,帕慕克还在就读伊斯坦布尔的罗伯特学院,其时他花了不少时间站在从贝希克塔斯(Begiktag)到萨瑞伊尔(Samyer)的公共汽车的拥挤走道上,眺望亚洲那岸的山丘,看着如神秘之海熠熠闪耀的博斯普鲁斯随日出变幻的颜色。“一个以城市的废墟与忧伤为题的作家,永远意识到幽灵般的光投射在他的生命之上,沉浸于城市与博斯普鲁斯之美,就等于想起自己的悲惨生活和往昔的风光两者相距甚远。”帕慕克如是写道。

我觉得能懂帕慕克,这个作家在很多年的时间里成为我的最爱。

在前往土耳其的旅途中,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就成为必读书。

7月7日,我们在艾米诺努码头上船,游览博斯普鲁斯海峡。

这是豪华邮轮,汽笛鸣响,轮渡启程。海水被游轮拨开前行,轮渡两侧是如裙裾飘舞的白色水浪。我伫立船头之侧的甲板之上遥望东西两侧海岸,景观如电影蒙太奇般纷现。

当轮船沿博士普鲁斯海峡顺流而行时,右侧是亚洲海岸,左侧为欧洲海岸。

“强劲的海流推着游人向前进,令人精神焕发的海上空气中丝毫不见岸上城市的烟尘与喧嚣,贯穿城市中央的水道有别于阿姆斯特丹或威尼斯的运河,或者把巴黎和罗马一分为二的河流,强流穿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海风和海浪随时掀动海面,海水深而黑。假如身后有海流,假如按照渡船排定的行程走,你会看见公寓楼房和昔日的雅骊别墅。”这是帕慕克在少年时期看到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景象。

海鸥飞翔。碧波荡漾。海风劲吹,风光旖旎。亚欧文明交汇。这是我看到的景象。

乘坐轮渡行进于这世界最著名的海峡之间,我觉得是浸润在异邦的历史和时间之中。

也浸润在奥斯曼帝国极盛的繁华与如今的凋零与伤逝之间。

分享到

数百万难民蜂拥而至, 伊斯坦布尔吃不消了,下达一道“逐客令”

在野党赢得伊斯坦布尔市长职位 埃尔多安暗示重新选举

土耳其从议会制转为总统制后首次大选 埃尔多安成功连任当选总统

探知多彩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东西方文化的奇妙融合

凯旋在春天!致敬北京援鄂医疗队全体“京兵强将”

家长请注意!孩子宅在家,这些隐患要警惕

如何戴口罩才是科学适度的?注意分人群、分场合

我国累计境外输入病例155例,北京防控措施已全面升级

餐饮复工率超55%,北京推行公筷公勺分餐进食,警惕“病从口入”

减支出稳就业!这些政策帮市民和企业保住“钱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