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作家用笔名领稿费遭邮局窗口拒绝 业务员自称基层单位管不了

2015-06-02 12:00 网络 基洛夫

2015年6月2日 收到某报寄来的一张汇款单,一百六十元。周六上午九点多,我溜达着到到南边那条街上的邮局,将证件和取款通知单递给2号窗口一男性员工,他接过后马上退了回来,说不能取,取款单的名字跟证件上的差一个字。

 ÕÅÌùÔ¤·ÀúÆøÖж¾¡°Ìáʾ¿¨¡± ÕÅÓñ¾üÉãJ217

图文无关

我发表作品一般都只用名字作为笔名,不带姓,有时报社汇款时也就只写了名字。我对男员工说,你看单位地址都没错,就是姓名没写姓,这是我的笔名。男员工有点得意地对我说,那你得证明这就是你的笔名。我问怎样才能证明,我们单位开个证明信行不行?他干脆地回答,不行。我问,那怎么才能证明呢?他似乎也不知道,并且就算知道也不打算告诉我。他说,你让报社重新寄吧。

我说,你看啊,报社没写全名故然不妥,可一百多块钱让我找报社,人家每天要寄多少笔稿费,能不能就在你们这儿解决了。你不就是怕冒领吗,我的证件你可以复印留下,电话也留下,有问题找我。关键是我的笔名和本名只差姓氏,名字是一样的。如果笔名跟本名差别很大,我肯定是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

只要我说什么,男员工的第一句话准是:那不行。他说,那不行,我们这笔名都有备案的,我说那你查查吧,我是作协会员,应该能查出我的本名和笔名的关系。他又说,那不行,我们不能随便查。这时候,我的好脾气再也按奈不住了,我问他,那你说说吧,我怎么样才能取到这笔稿费?他很冷漠地说,这我不管。姓名差一个字我就不能给你。我说你不管,让你们领导来吧,这个问题压根就不复杂,要么查查笔名,要么核对证件和取款单,其他都对,就差不一个姓,不难确认啊。

这时,来了一中年女同志,胸前挂着值班局长牌子,我向她说明了情况,她也是面无表情,跟男员工说,查查吧,男员工说,查不了,得问问业务组长。

男员工的话还真让我凌乱了,要不就是我不清楚邮局的内部关系? 我总觉得这个理是可以讲通的,现在各行各业不都是讲便民为民吗,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出来的,为啥要卡着不办呢?

不多大会儿,又出来一位女同志,大概就是业务组长吧,她显然她已知道怎么回事儿了,直接说不能取,说以前报纸上登过一外国人冒领汇款的事儿你不知道啊。

这事儿我还真知道。她不说我还不来气,一说,我更愤怒了。那是一外国黑人冒领中国人的汇款,连证件都没有,名字更不一样,就这样邮局都能给人家。我这单位地址都清清楚楚,就是差一个姓你们就大谈规定,一百多块钱,还要来来回回折腾。如果稍有为外国人服务的意识,不至于这样。

我对她说,小伙子不是说能查笔名吗,你查一下不就知道了,我还至于为一百六十块钱来你们这行骗吗?她说,我们有规定,用笔名的不能在这取。我问什么规定,能给我看看吗,他满脸不高兴地说,不能给,这是内部的。我说,现在都讲政务公开,这事儿跟顾客关系密切,怎么成内部了?如果真有规定,你们应该一二三四写出来墙上,也好让来办事的顾客及时知道啊。女组长满不在乎地说,我们是基层单位,管不了那么多。

我知道这笔小稿费是取不了了,也懒得生气,便离开了邮局。走在街上,想起我家东边还有一个邮局,去哪看看吧。没准人家好说话呢。这里是一位女士办取款业务,她看了看我的证件,连话都没说,直接把钱给了我。我笑着问她,我汇款单上差一姓,你不怕我冒领吗。女士也乐了,说,我看到了,但肯定是你。哪有同一个单位有一个叫余天宝的,还有一个叫天宝的呢?

她的这番话说得我还真有些百感交集,同样是邮局业务员,差别还就是如此之大。我只得这么想,南边邮局那位男员没准是昨儿摊上什么事儿了,心情不好。(天宝)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分享到

业务员到保险公司挖墙角被抓,身上竟带着1300余条客户信息

为防蚊虫你做过哪些努力?有人真把“花式驱蚊”做到极致

路上被“加塞”悟出的哲学:便宜不是想占就能占 你好我好世界才好

军博展出U-2高空侦察机残骸,标图员回忆50年前歼-7截击U-2场面

专科大夫对不孕患者最直接的感觉就是这个词,更要嘱咐她们一句话

二人行“也有我师”,从“爱美爱操心”的人身上能学到不少东西

“八一”是军人的节日,战友在一起比“炊事班的故事”更加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