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著名诗人任洪渊逝世享年83岁,曾培养出“北师大诗群”

2020-08-14 11:07 北京晚报 TF021

8月12日21时49分,著名学者、诗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任洪渊先生逝世,享年83岁。任洪渊曾说自己是“侧身走过同代人的身边”的人,而他生前被学生们称为不混圈子、不会弯腰,“是北京师范大学这座诗歌名校活着的,一直在跳跃着的诗歌之魂。”

他讲课是学生们的美好回忆

任洪渊女儿任汀告诉记者,她父亲今年5月初被查出胃癌晚期,“他是一个理性的人,一直以来都知道病情。他面对生死从容、平和。”任汀透露,直到上周,她父亲依然还在口述自己的传记,他生前最大心愿就是出这部传记,还有个人作品全集。

任洪渊1937年生于四川邛崃。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61届毕业。1983年至1998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著有诗与诗学合集《女娲的语言》、汉语文化诗学导论《墨写的黄河》、多文体书写的汉语文化哲学《汉语红移》、诗集《任洪渊的诗》。台湾出版《当代大陆诗选·任洪渊诗选》一辑。作品选入国内外多种文集。

任洪渊是北师大现代诗歌群的奠基人,在北师大任教期间,为诗坛培养了“北师大诗群”的侯马、沈浩波、桑克、朵渔、伊沙、徐江、南人、宋晓贤等一大批重要诗人。任洪渊离世后,“北师大诗群”的诗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寄托对老师的怀念之情。

诗人伊沙怀想起1985年进入北师大中文系的日子时说:“任老师当时讲当代文学,他充满诗意的讲课,美学含量很高,他带点南音的普通话,是很多同学的美好回忆。”

去年,伊沙请任洪渊到陕西做了一系列诗歌活动,还曾请老师到家里住了3天,“那几天他遍游西安名胜,吃遍了西安小吃,他一直谈论的还是诗歌,他说,那是最美好的。”

“一个诗人是什么样子?他的永不同流合污,永不低头,永不弯腰,这是他留给学生最大的财富。”诗人沈浩波回忆道,每次和老师见面或通电话,大家畅谈诗歌,谈到高兴时哈哈大笑,“任老师一直都和我读大学时一样,敏锐而热烈,灵动而跳跃。每每聊一两个小时,都觉得不能尽兴。”

在沈浩波的记忆深处,“任洪渊就是诗歌精神的象征,他的不甘、不屈、不服、不羁、自由、傲慢、冷峻、热烈……在我心中构成了一副完美的诗人图像。”他认为,任洪渊是穿越世纪的特别存在,其写作和思想的先锋和超前很罕见。

里所永远记得和老师的第一次见面。2010年冬天,里所在北师大读研,那天读了老师的诗《初雪》,正好赶上2010年第一场雪,一路上她想着“我开花了/是水的花……我又开花了/纷纷的白火焰,烧毁了冬天”,因此格外开心。里所说,任老师也是美食家,爱请学生吃饭,里所就吃过老师请的蟹粉小笼,还在峨眉饭庄吃过川菜,那是他年轻时就去吃饭的餐厅。

他一生清高与诗坛保持距离

“惊闻任洪渊先生离世,多年前应约编选一个当代诗歌选本,我选了他的《秭归屈原墓》,这是他最好的诗之一,如今,可做洪渊兄的墓志铭了!”诗人王家新在他的微博写下这样的文字。

“他是一个与世无争的诗人,他独立、自尊,与诗坛一直保持距离。”王家新认为,任洪渊不是将诗歌做为猎奇个人功名的手段,他唯一希望的就是写出自己满意的诗作,并找到自己的知音。

而在沈浩波看来,长期以来,任洪渊的创作受到尊重的程度还远远不够,他认为这与他性格不无关系,“他清高、孤傲,但他曾经不下十次告诫我不要孤傲,他担心我因此受到伤害。我真的特别感动。”

沈浩波直言,任洪渊的诗歌很难进入,旁人也很难按他的方式写作,他是真正的学院派诗人,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写作,“他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学家。”沈浩波甚至认为,任洪渊的美学成就高于诗歌成就,他的创作集东方古典美学、俄罗斯文学、后现代哲学等多种元素一身。

“任先生说过,他一生没写过一个让他脸红的字。”在王少勇看来,有什么样的语言,就有什么样的人生。“先生的价值需要给历史一些时间去铭记,需要给大众一些时间去发现。”

 

 

(原标题:著名诗人、学者任洪渊逝世,培养出“北师大诗群”的人走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路艳霞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流浪地球》获导协年度影片,周冬雨获年度女演员

京剧电影《大闹天宫》北京首映,新技术让四个美猴王同框

北京纪实影像周50部纪录片展现家国情怀

穿旗袍看“电波”再舞起 ,最高票价1280元观众仍喊“值”

著名书法家李铎病逝,曾题写《新闻联播》片头的四个行楷大字

著名书法家李铎去世,曾书写《新闻联播》片头行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