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书乡

《高原长歌》讲述南疆军人的故事,让更多人了解他们

2020-08-10 15:42 北京晚报 TF010

八一前夕,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向南疆军区赠送新出版的拙作《高原长歌》,以表达对驻守阿里高原、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的边关军人的崇高敬意。我的心,也伴随着浓浓的墨香飞向了那里……

作者:孙晓青


 

一片遥远的国土,一群可敬的官兵。19年前,我曾在新疆喀什驻军任职两年多,走遍了高原边关的座座营盘,结识了默默无闻的许多官兵,对西陲戍边人的战斗生活留下深刻印象。说边关遥远,中国地图可以证明:如果以武汉为中心,以1000公里作半径划一个圆,上下左右的北京、广州、成都、上海,基本覆盖;而以乌鲁木齐为中心,同样以1000公里作半径划一个圆,位于祖国版图西端的喀什则不在其内。喀什与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清晨,东部地区的人们起早遛弯时,帕米尔的夜空还是繁星点点;向晚,东部地区的人们开始夜生活时,夕阳正在帕米尔高原散发着迷人的余晖。

说官兵可敬,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张张淳朴忠勇的面孔。离开南疆后,每当我因采访在全国各地奔走时,无论流连繁华的都市,还是驻足新兴的城镇,我的心中都会冒出一个遥远的参照——南疆。一边,是满怀自信打造新生活的人们;一边,是爬冰卧雪甘愿守国门的官兵。两种生活的强烈反差,使我对中国的国情、军人的使命,以及南疆的经历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

南疆军区的前身是一支英勇善战的红军部队,几十年南征北战,直至进军新疆,驻防南疆,守卫着包括阿里高原、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在内的广袤国土和数千公里国境线。世纪之交,在改革开放和军队转型的大背景下,这支部队坚持人民军队的宗旨,艰苦奋斗,卫国戍边,将祖国西部的亘古高原,打造成高歌无私奉献主旋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精神高地。

我当过多年军事记者,职业习惯使然,每次上高原走边关,我都留意倾听、记录,逐渐积累下大量震撼心灵的故事。这些故事诠释了一个词:崇高。中国幅员辽阔,各地发展不平衡是绝对的,尤其人烟稀少、环境恶劣的高原,从来都是边远、艰苦、寂寞、荒凉的代名词。有国就有边,有边必有防。“决不把领土守小了!决不把主权守丢了!”抱定这样的信念,一代又一代热血军人走上高原,承担起和平年代捍卫领土主权完整的神圣使命。他们不为名不为利,不怕苦不怕死,为国家和人民默默地站岗放哨,奉献青春。远看,他们是钢铁长城的一部分,像一面无声的铁壁铜墙;近观,那又是一张张坚毅的军人面孔,而每一张被高原紫外线灼伤的脸庞背后,都藏着一段平凡又非凡的故事。从那时起,我便萌生了一个心愿:为南疆的高原军人写一本书,讲述他们的故事,讴歌他们的精神,让更多国人知道他们,赞美他们,景仰他们,善待他们。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沉淀,2017年我终于腾出手来,梳理了数十万字的工作笔记、个人日记,以及相关部队的历史资料,决定以当年重要的战备行动为背景,聚焦新时期军队基层生活,通过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和个性鲜明的人物,以及交织其间的部队历史、兵要地志、高原风光、边关风物、民族风情、神话传说等,揭示高原官兵勇敢坚韧敢担当的家国情怀,写出我所亲历的西陲戍边往事。

初稿写出后,承蒙原军艺文学系主任、著名作家徐贵祥,光明日报文艺部原主任、散文家彭程先生大力举荐,分别向出版社写了推介意见。北京十月文艺编辑部高级编审王洪先认真阅读书稿后,写下数千字的审读意见,根据他的意见,我又一次重返南疆采风,亲身体验到这十多年间南疆发生的巨大变化,亲眼目睹了在强军路上奋力前行的新一代高原军人的崭新风貌,据此对全书进行了较大修改。书中记述的故事涉及众多人物,包括边防连的干部战士、驻军医院的医生护士,以及兵站官兵和总是风尘仆仆的汽车兵。写作中,翻看那些纸页泛黄的老笔记,辨认那些如同乱码的速记字,就像隔着时空同故事的主角对话,谈到什么问题时他们哭了,说到什么事情时他们又笑了,居然历历在目,常常让我写着写着泪水已滴落到键盘上。遗憾的是,时隔十七八年,这些人物大都转业复员奔向各地,如同洒落大海的无数水滴,以化有形为无影的众多个体,汇入无限壮阔的整体,继续澎湃着、激荡着……

如今,边关依旧遥远,交通已然便利。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当年乌鲁木齐至喀什的南疆铁路,已从喀什折向东南,经叶城延伸至和田;吐鲁番至和田的吐和高速公路正在建设,阿克苏至喀什、喀什至叶城均已通车,喀什至塔什库尔干、叶城至狮泉河的两条国道全部换成了柏油路面,一带一路的交通干线在新疆渐显格局;空中航线同样四通八达,就连最高远的西藏阿里也有了高原机场,前些年正式通航后,逐步开通了连接拉萨、喀什及内地多座城市的定期航班。

长篇纪实文学《高原长歌》寄托着我的情思:她像一首歌,歌唱的是事业;她像一堂课,讲述的是奉献。在同高原官兵的亲密接触中,我经常有一种走近崇高的感觉。记得第一次踏上阿里高原,我就被它那高耸的冷峻、辽阔的沉寂震撼了。高原缺少植被,难见绿色,可它又是有颜色的。那颜色,远不如玫瑰色那么鲜艳,也不像蔚蓝色那么亮丽,它是一种沉稳低调的深褐色,就像中国地形图赋予“世界屋脊”的色彩,庄重,坚毅,高尚,深刻。高原军人在守卫这片国土的同时,也被这片国土给自己的人生染上一层生命的底色。

如果说生命也有颜色的话,我愿意像高原军人那样,用这种深褐色作为我的人生底色。

原标题:书写高原子弟兵的壮志情怀 心向高原飞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柳林已升任南疆军区司令员,作为将军领队参加过两次大阅兵

长篇小说《家》问世89周年,巴金为何没有续写以觉慧为中心的《群》?

感情是世界上最黏的胶水,《我的妈妈是精灵2》续写经典儿童幻想小说

把大智慧化解成小妙招,父母教育孩子不能背离这个大前提

杨早:汪曾祺是骨子里现代的作家,他的文章自带“弹幕”

什么样的经历塑造了汪曾祺?他的“自画像”里有答案

在全球的影响力日益下降,欧洲文明未来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