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北京严禁公共场所赤膊,市民可投诉举报街头“膀爷”

2020-07-30 13:19 北京日报客户端 TF010

北京已进入伏天,“桑拿模式”和“蒸烤模式”经常出现。虽然天气炎热,但今年6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明确规定:公共场所禁止赤膊。

然而记者近日探访发现为了贪图凉快,“膀爷”赤膊跑步、光膀子撸串喝酒,成了街头屡禁不绝的不雅景观。

喝酒撸串 旁若无人脱上衣

这几天傍晚,天气闷热,即使站着不动也会汗流浃背,不少市民选择外出纳凉。丰台区角门南路辅路旁,不少餐馆将桌椅摆上了便道,顾客围坐一起,点上几个凉菜,喝酒撸串聊天。

记者看到,在一家经营麻辣烫的餐馆前,一桌客人的行为让人有点儿“辣眼睛”。只见三位男士围坐在一个小桌前,桌上已摆放了不少菜品和啤酒,三人全然不顾对周边客人的影响,抽着烟,大声聊天。桌上已有不少空瓶,显然三人都喝了不少。其中一名男子突然脱掉了T恤,赤裸裸地露出上半身,继续旁若无人地喝酒聊天,毫不顾忌隔壁桌还有女士和孩子。

由于空间有限,两桌距离不足一米,女士见男子赤膊上阵,特意让女儿跟自己换了个座位,让孩子背对着“膀爷”。谁知没过多久,另一位男士也脱了上衣,同一个桌子有两个“膀爷”,隔壁桌的女士只得匆匆结账,带着孩子赶紧离开。在距离麻辣烫几十米开外的一家售卖精酿啤酒的小门脸,记者又看见了另一位“膀爷”,这位男士光着上身坐在门前,跟朋友聊天喝酒,前来消费的其他顾客见状直撇嘴,选择绕道而行。

健身时 趁人少赤膊上阵

庆丰公园位于朝阳区国贸附近、通惠河边,每天早上从5时开始,就会有不少市民进入公园沿着河边慢跑锻炼。在公园锻炼身体的人群中,不乏有赤膊上阵的“膀爷”。

记者探访时发现,早上7时30分至9时,这1个半小时的时间是庆丰公园的锻炼高峰期,大约有上百名锻炼者在园内健身,记者仔细查看,并未发现“膀爷”的身影。随机访问,游客普遍反映“膀爷”现在见得少了。然而,并不是在所有时间段,园内的市民都做到了衣冠整齐,文明锻炼。

“早上5点多的时候,还能发现有人跑着跑着就把衣服脱了,挂在边上。”公园门口一位保安说。原来,虽然在锻炼高峰期人较多的时候,“膀爷”大大减少,但是在园内人较少的时间段,还是有一些不自觉的市民,趁着人少图凉快,在公共场合赤膊上阵。除了选择清晨赤膊健身,还有“膀爷”选择夜跑。记者就曾在大红门西路上,看到光着上身跑步的男子。

逛街时 背心卷成“比基尼”

“其实和前些年相比,公共场合的’膀爷’已经少多了。”市民刘女士还记得,很多年前,每到夏天,“膀爷”随处可见,尤其是一进伏天儿,傍晚的胡同里,恨不得都是光着膀子侃大山的大老爷们儿。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膀爷”的数量大幅度下降了。不过刘女士发现,虽然袒胸露乳的少了,但是把背心卷成“比基尼”的却多了。

原来,有些男子怕热,于是就将背心卷到肚皮之上,露出便便大腹,虽然省去了脱掉背心的尴尬,但身上的“比基尼”造型也有些“辣眼睛”。所以,为了夏日街头文明,男士们不仅要穿上衣服,还要穿好衣服。

看似是个人行为

却是膈应人的行为

“个别人赤膊等行为,会影响城市形象,也影响市民的观感和感受。”很多网友认为,虽然光膀子看上去不拘小节,却影响了城市形象。“公共场所又不是自家客厅,脱上衣看似是个人行为,却很让人膈应。走在街上,文明的着装和言谈举止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

根据《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33条和第35条,有关行政执法部门应当加强对不文明行为的日常检查,及时发现、劝阻、制止、查处不文明行为;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对不文明行为进行劝阻、制止,并可以向政务服务热线或者有关行政执法部门投诉、举报;对不文明行为采用拍照、录音、录像等形式所做的合法记录,可以提交行政执法部门作为执法的参考。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叶晓彦、实习生 张舒雅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男子徒手爬西安古城墙摔落,网友:破坏文物又伤了自己,损坏墙皮记得赔

景区已介入调查丹霞地貌被刻字事件,这种“天长地久”注定将“遗臭万年”!

景区已介入调查丹霞地貌被刻字事件,该景点还有多处“旧伤”

大爷在电梯内多次小便,把电梯当厕所了,民警称其精神没问题

过往车辆行人全遭殃!男子开车溅起2米水花被罚,网友:罚得好,没有素质

在北京玉渊潭公园内用弹弓打鸟的男子,被拘了!

警方通报女游客无故推倒景区设施:因个人生活发生重大变故导致情绪行为

大连地铁回应两外国人攀爬扶手:强烈谴责这种不文明、不安全的乘车行为

夕阳红公园、红领巾公园提示游客:岸边的荷花你不要采

北京野生动物园游客强行拿走天鹅蛋,园方发布回应声明

文明游园北京在行动:噪音小多了,野泳仍难治

中华民族园果实被摘,园方急寻对策!制止不文明行为非得用“狠”办法?

地铁“猎狼”人:斩断一只只“咸猪手”

刚下“抗疫前线”当起小学“副校长”,岗前培训女儿试听“挑刺儿”

发现网约车司机非“京籍”可打热线举报,别让管理规定成一纸空谈

路边名摊儿进店,为了一份老北京记忆

北京街头小吃撤摊儿进店:卫生改善价格略涨,不再“靠天吃饭”

中华骨髓库呼唤“失联”志愿捐献者,延续生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