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北京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满月了,有些游客依然“不懂事儿”

2020-07-08 10:48 北京日报客户端 TF010

6月1日,《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施行,其中明确了市民的文明旅游、文明观赏等行为规范,比如,不在公共场所赤膊,控制手机及其他电子设备音量,爱护景区景点花草树木等。如今,条例实施已满月,但记者近日在城区部分公园景区探访发现,锻炼时赤膊上阵、音响声音过大、偷摘景区果实等不文明场景仍在上演。

“膀爷”不管不顾 遛弯者绕道而行

位于东三环和东二环之间的庆丰公园,这个地处通惠河岸边的免费公园因为依水而建,景色宜人,颇受周边居民的青睐,每天都有市民前去休闲遛弯或健身锻炼。

记者近日进入该公园发现,公园分东西两园,沿着通惠河呈长条形,自然形成了一条近两公里的慢行步道,不少锻炼身体的市民愿意沿着这条步道慢跑。然而在跑步的市民当中,不乏能看到赤膊上阵的跑者,由于慢行步道很窄,浑身是汗的跑者与正在散步的游客有时会插肩而过,让人产生不适。

“这里也不是自己家的小花园,希望他们能替别人想一想。”一位光着上身,手抓上衣、浑身是汗的男性老年跑者从市民周女士身边路过,她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希望能跟赤膊老者拉开距离。“唉,真是煞风景。”

在龙潭湖公园,也不时能看到赤膊锻炼身体的“膀爷”。在园内的一处小广场,有的市民正在下棋、打乒乓球,只见一位男子赤裸着上身,左腿搭在坐椅上,左手拎起一块大石墩,持续好几秒,累得大汗淋漓。其实,不远处便是健身器材区。“我这练臂力呢。”男子解释。记者注意到,傍晚时分公园里还有人脱鞋晾脚、躺倒就睡。

“‘膀爷’图凉快,但公园是公共场所,不该在这种地方脱了衣服。”带着孩子遛弯儿的市民赵女士坦言,“我真担心这些擦肩而过的‘膀爷’把汗珠子甩到我脸上。”

自带音响话筒 卡拉ok分贝飙到110

夜幕降临,常营公园开始热闹起来,几场卡拉ok大型现场秀“如期”在公园上演。

晚上7点左右,一进常营公园南门,就能听到不小的音响声。顺着声音,记者来到公园西侧的健身小广场附近。“啊,再看一眼大别山,万般情思胸中收。缤纷的山花呀,不要摇落你惜别的泪…… ”一片柳荫下,放着一台大音响,一位男子站在不远处,举着话筒旁若无人地高歌。

“我喜欢唱辽阔、豪迈的老哥,算是业余爱好吧,平时差不多每周来个两三次,放松放松心情。”男子告诉记者。唱歌的人唱嗨了,却让周边散步的市民着实头疼。“白天工作疲惫,晚上想来公园静静心,高音音响听得我更心烦了。”散步的市民武女士说。

记者打开“分贝仪”APP测试,该男子唱的每首歌均在90分贝以上,高音部分一度飙到110分贝。而在不远处,另一拨“卡拉ok”人气更旺。

“5元一首,10元三首,姑娘,你要不要来几首?”一位大妈“吆喝”道。记者看到,这位大妈自带了投影仪,在一辆快递车的侧面安装了白色幕布显示屏,还有点歌器、话筒、音响,俨然一个露天KTV。几位市民坐在一边欣赏,有的听得动心了,也上去唱上两首。同样,通过“分贝仪”APP测试,每首歌曲都在100多分贝。

“这样的露天KTV,公园总共有好几处,东门附近还有两家。”每天都到常营公园散步的一位市民告诉记者,“这样高分贝的自娱自乐,就是不顾别人感受,都属于噪音污染了。”

记者注意到,在这处卡拉ok旁边,就张贴着公园管理处的一则通知,其中提到“有市民反映音响声音太大,建议放低音量”。

到底多大音量才算“正常”?记者查询发现,《北京市公园条例》对于公园的噪声没有明文规定,但根据《北京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办法》,在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组织娱乐、集会等活动,应当控制音量,使用音响器材产生噪声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由公安部门进行处罚。但具体的噪声标准也没有明示。

2014年,景山和北海两家公园曾推出“降噪令”,控制公园内的高分贝音响,还曾设置“无噪音日”,要求当天所有在园活动的团体或个人产生的音量不超过55分贝。在天坛公园内坛墙外可以进行演唱跳舞等活动,但音量不得高于70分贝。如今,走在这几家公园也都能看到放低音量提示牌。 “公园降噪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希望其他公园管理方也能想想办法,还大家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一位市民建议。

摘果子掐荷叶 景区植物很“受伤”

现在正是荷花盛放的季节,在北京很多有水域的公园景区,都有各式各样的荷花正在绽放。然而,每年荷花盛开的时候,都躲不开一些游客的“辣手摧花”。

前两天,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内,就有网友拍到正在河边偷摘荷花和荷叶的一家人。记者在网友拍摄的画面中看到,一男一女两人站在岸边,两人配合,探着身子用工具将水中的荷花勾拽到岸边,再用双手将盘子大的粉色花朵从根茎上掐下来。网友还拍到岸边有个四五岁大的孩子,正举着硕大的荷叶当伞玩,看上去也像是从水中掐的。

“虽然说奥森是个免费公园,但也不能这么糟蹋啊”,有网友看了非常气愤。京城部分有大面积荷花的公园管理方也对记者表示,游客偷摘荷花、荷叶、莲蓬等行为是每年这个时候最让人头疼的事儿,“我们看到就会劝,但有的人听,有的人觉得我们多管闲事。”一位管理者无奈地表示,由于公园并无行政处罚权,只能由保安加强巡视看护。

到了傍晚,来龙潭湖公园跑步、遛弯儿的市民也多了起来。在靠近北1门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一株株杏树枝叶繁茂,泛黄的果实挂满枝头,三五个市民正低头寻摸着地上的杏儿。“现在正是吃杏的季节,你也尝尝。”见记者疑惑,一位女士“提醒”记者。

就在这时,跟她同行的男子快速爬到树上,左手扶着树干,右手不停地晃动杏树,让熟透的杏子快速落地,下面的女士赶紧弯下腰捡拾。记者看到,这位女士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已经捡了满满一袋杏。

“偶然能看到有人在这儿摘杏,你说捡捡地上掉落的也就算了,爬到树上也太不文明了,都说要爱护一草一木。”一位路过的市民说,“其实杏也不值几个钱,但如果爬树摔伤了怎么办。”附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发现有人摘杏后会对其进行劝阻,大部分市民很配合,但还有不少人屡教不改,让人着急。

记者手记

提升文明素质 光靠管理远远不够

《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的颁布实施,让城市管理者有了引导市民提升文明素质的抓手,也让市民有了规范自身文明行为的依据。对于公园管理者来说,条例的实施,从一定程度上约束了游客在公园的不文明行为,但从管理上仍存在一定难度。

一位公园管理者告诉记者,平日里,公园会通过摆放不文明游园曝光台、张贴文明宣传栏和横幅、职工不间断巡视等方式,来管理和约束游客的不文明行为;在游客游览高峰期,还会联合城管部门,对不文明行为开展专项治理;对性质恶劣者,用“游园黑名单”制度惩戒不文明行为。

“但其实收效有限。”这位管理者告诉记者,一方面,公园面积大、游客多,职工和安保人员数量有限,根本管不过来;另一方面,公园没有执法权,只能以劝说等柔性方式处理,执法部门也不可能随时出现,做不到发现一例处罚一例。

在多家公园看来,近年来,市民和游客的游园秩序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仍存在差距。文明游园本身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法律政策的衔接、科技的支撑、精细化的管理方法,更需要每个人的努力和坚持,这是一个全民素质提升的过程。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叶晓彦 任珊

流程编辑:TF010

分享到

文明游园北京在行动:噪音小多了,野泳仍难治

中华民族园果实被摘,园方急寻对策!制止不文明行为非得用“狠”办法?

北京中华民族园的玉米西红柿快“秃顶”了!手下留情别再摘了

围绕市民关切,各部门专项整治,北京对不文明行为开罚单

北京严禁公共场所赤膊,市民可投诉举报街头“膀爷”

膀爷等不文明景象再现!天热,文明的外衣不能脱下

还得继续改!记者多路探访发现这些不文明行为

越野跑活动刷红漆当路标,组织者回应:马上上山清除

依旧不把文明条例当回事?不妨用法律惩戒倒逼某些人收敛

新规首日,北京天坛祈年殿旁合唱“聚点”没了!万寿亭却歌声嘹亮

高铁“霸座”等不文明行为将被追责,《民法典》颁布后耍无赖将成历史

北京实施医院安检新规满月,“截获”最多的是水果刀

搬家费从1500涨到18000?计件费人头费等老戏码出新花样

电子牌社区窗都不亮!这些“黑脸”电子屏何时变“红脸”

孩子们占小区广场上体育课,居民:楼下齐拍球,午休泡汤,花草被踩

丰台首座绿洲小区旁空地变露天垃圾场,臭气熏天还扰民,谁在堆放垃圾?

劝架、抓小偷、打击号贩子……北京推行“院警制”,医院更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