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小区中初遇“怪异”蜻蜓,读者反应五花八门

2020-07-05 10:17 北京晚报 TF024

今天“撞大运”了,在小区里竟然拍摄到了蜻蜓!而且是这么怪异的蜻蜓:翅膀,透明的;四个角,黑色的……俺活到这个岁数,见过的蜻蜓不在少数。可这般模样的,头回见。

作者:司马小萌


想象一下我的激动。

然后,屏住呼吸;麻利地掏手机,解锁;猫腰,下蹲,一整套连贯动作……

也难怪,入住该小区19年了,基本上没见过蝴蝶蜻蜓,就连蜜蜂也少见。你说怪也不怪?要说小区树木很多、草地不少;开发商为“品牌效应”,舍得花银子绿化。

有人怀疑,是不是农药打多了,消杀过了头?原先我也这样认为。可是看看今年,由于疫情,小区一天到晚消毒,而往年很少见的各种昆虫,却莫名其妙地多起来。

也有人说,俺们小区之所以留不住蝴蝶蜻蜓蜜蜂,是因为它们都飞到隔壁: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快活去了。这种说法比较靠谱。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京人亲切地管它叫“奥森”。花草遍地,绿树成荫。知道它有多大吗?680公顷!号称“亚洲最大的城市绿化景观”。我曾经走过一遭,来回四小时,累得贼死。可是,连园区的二十分之一都没走到。

谢天谢地,俺们小区和奥森仅隔一条马路。想当初,俺买这个地段的房子时,公园连影儿都没有呢。全托了北京奥运会的福。

当然,也得说,我有“先见之明”。

俺的邻居们,每天早上三三两两去奥森健步。这样的好地方,人皆向往,何况虫乎!

可现在,它来了!一只漂亮的奇特的蜻蜓。来这个“花没有奥森多,草没有奥森密”的小地方。委屈你了。

全世界的蜻蜓约有5000种,我国有近300种。蜻蜓的幼虫水虿,在水里起码要经过一年,甚至苦熬七八年才能羽化成虫。而蜻蜓的寿命只有水虿的十分之一,仅仅能活一个月至八个月左右。尽管如此,它在昆虫中已算长寿的了。

蜻蜓捕食苍蝇、蚊子、叶蝉、虻蠓类和小型蝶蛾类等,是有益于农林牧业的益虫。哦,“蜻蜓点水”,就是蜻蜓将卵产在水中的生物学特征。不知后来为啥演变成脍炙人口的成语,成了“做事肤浅、不深入”的意思。冤啊,蜻蜓它妈……

现在,我左拍右拍,上拍下拍,一刻不停,就怕它飞走。都知道蜻蜓是昆虫中的飞行高手,飞行速度可达每小时40公里。既能够迅速变换方向和高度,又能在某一高度缓缓滑翔,或悬浮在半空;甚至能倒飞、侧飞、直上直下,即便最现代化的飞机,也比不上蜻蜒的飞行本领……

乖乖,是察觉到我的担心了吗?它飞起来,落下;飞起来,又落下。换一个枝,换一片叶,始终没离开我的视线。只是我不敢离得太近。

照片拍完了。我第一时间发到朋友圈嘚瑟。

反馈相当及时——

有“版权意识”的:“真是新物种,我身边的人也从来没见过,快申报呀。”

财迷脑袋瓜的:“这种蜻蜓确实少见,买彩票去吧!”

还有浪漫的:在小区可以拍到如此漂亮的蜻蜓,那是遇上爱你的“天使”啦!

谢谢!“天使”无疑。

成都晚报周同学见状,赶紧参与,拍了一张蜻蜓照发到朋友圈。我问,你拍的是啥蜻蜓?他查了一下说,叫“玉带蜻”。我说,看起来和我拍的不是同一品种啊,“也帮俺查查叫啥名!”一分钟后他回复:名字出来了!叫“司马蜻”……

哈哈哈!见过淘气的,没见过这么淘气的。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4

分享到

北京这个夏天蚊子少了蜻蜓多了 环境持续改善离不开“水”

今年夏天京城环境改善雨水充沛 市民:蜻蜓好像小时候那么多

摄影师抓拍蜻蜓“起床”呆萌瞬间 瞪大眼睛无视镜头

“东北文艺复兴”潮流下,文学如何“逍遥游”?班宇这样说

老北京三伏天爱西瓜,卖瓜的形式与吆喝也是一景儿

饱经磨难的阿璞“画音乐”,他把美好的祝福留给世界

读兴安《在碎片中寻找》有感:写作手法的创造最终取决于才能

“如梦令”写出诗词世界无限意蕴,留下李清照苏轼秦观等名家经典

古人画中的人物总是看起来相似?通过对比中西方人物画,给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