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我是队长,不能倒下!”救援队头顶烈日手持重物完成使命

2020-06-22 14:07 北京晚报 TF024

昨天傍晚,结束了对一家食品厂的消杀工作,脱下防化服,冯宇就像从水里钻出来一般,背心短裤湿透,还从防化服的裤管里倒出了2斤水,那是他连续工作2小时后出的汗。顶着33摄氏度的高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化服,大兴蓝天救援队十几名队员一个多星期来都是这样度过的。

新华社资料图

西红门镇是疫情高风险地区之一。从6月12日起,副队长冯宇和十几名队员奉命对大兴区农贸市场、餐饮酒店、公共道路进行消杀。随着确诊和疑似病例陆续出现,他们又面临更为艰巨的任务——深入确诊、疑似病例出现的工厂、小区、核酸检测场所全面消杀。

身穿一次性防护服,背着大药箱、手持弥雾器,昨天下午3时,刚刚完成常规任务的冯宇又接到突发任务,立即赶往大兴区一个工厂。由于情况特殊,防护等级从一般越过中级,直接提升到最高,队员们必须换防化服前往。

“这玩意儿完全不透气,奇热无比,就算坐在开空调的车里也没用,冷风根本进不去!”冯宇说,就这样他们头顶高温,手提70斤重的弥雾器硬生生干了2个小时。用冯宇的话说,人在防化服里如同蒸桑拿,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往外流水,淌着绺往眼睛里、嘴里进。“那滋味太难受了,又痒又闷,每个人都一样,你就看一个个在都在甩头,那就是甩汗呢,觉得痒也甩。”冯宇说。

干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一男一女两名队员先后虚脱被扶了出去,冯宇也因为体力不支一头撞到门上,可对他来说没有撤退可言。“我是队长,不能倒下,我要是撑不住,这支队伍就撑不住了!”于是,他带着剩下的8个人一直撑到最后。等解开防化服,接触到33摄氏度的室外温度,湿透了的冯宇竟感到一丝凉爽。再看裤管,一米八三的大个儿,汗水已经没到小腿,脚也被泡白了,他把裤管里的汗水倒出来,如同将一腔热血洒在家乡的土地上。

冯宇告诉记者,队员们日行4万步,最多1天21人完成了14个小区的消杀,而这是上级要求他们3天完成的工作量。“这事儿没法等,要是因为没及时消杀出了新病例,我这辈子也过不去这个坎。”

不光冯宇一人拼命,其他队员也如此,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老师、有出租车司机,当变身蓝天救援队队员时,他们就像永动机,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下火线。高强度的工作让队员们先后出现中暑、感冒等症状,有的队员坦言一星期瘦了十斤,回到家强挺着洗完澡倒头便睡,第二天却又满血复活。“大家都在抢时间,封住源头才能说北京的疫情真的控制住了。”冯宇说。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曲经纬

流程编辑:TF024

分享到

北京昨日“零新增”!关于假期,这里有一份重要提醒

北京昨日新增1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

北京连续42天无新增确诊病例,市民需持续做好个人防护

北京连续29天零新增

北京,0×28!

北京连续20天零新增!

北京新冠肺炎在院确诊病例全部清零!一图回顾218天“清零路”

北京,连续13天零新增!

在院患者仅剩两例!北京市卫健委主任对秋冬季疫情防控发出最新提示

北京,连续10日零新增!

北京连续7天零新增,大连疫情关联病例出院2例

北京9月底前完成基层爱国卫生组织建设,为秋冬疫情防控筑牢防线

患者突然呼吸停止,这名北京医生立刻人工呼吸,抢下关键10秒!

朋友圈骂闺蜜被判赔1000元,法官:朋友圈不是私人空间

车牌下暗藏玄机,外地牌照车遮挡号牌被处罚

北京“驾车超速别车泼咖啡案”宣判!车主被判拘役3个月

英国已成为窝藏“港独”的“庇护所”?罗冠聪紧抱“末代港督”大腿

北京粉黛花海“美得不像话”,有人却在这里做了“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