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西交民巷老党员研究垃圾分类,十年来从外行到专家

2020-06-08 14:28 北京晚报 TF023

“垃圾分类不明白找谁?”“找小柳,她门儿清。”在西城区西长安街街道西交民巷社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只要是有关垃圾分类的问题,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小柳”。

柳素霞在给垃圾桶张贴分类标识。本报记者 方非 摄

其实,这位小柳一点也不小,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西城大妈,也是西交民巷老党员志愿服务队成员。自从2011年成为社区垃圾分类志愿者和指导员,柳素霞用十年时间守护西交民巷27号院四组垃圾桶。不仅每天四个小时义务分类,托运垃圾,还结合自己的经验,编纂了一套涵盖各个年龄段和人群的垃圾分类攻略,在日常的宣传工作中落地开花。

不光分垃圾 还刷垃圾桶

柳素霞个子不高,身材瘦削。但是俩眼睛倍儿亮,身手矫健,走路比同龄人快不少。这么好的身体素质是怎么练出来的呢?原来,她每天负责27号院垃圾分类,总量超过百斤。如此“另类”的锻炼,一干就是十年。

早上六点半,天刚亮,很多人还没起床,西交民巷27号院的垃圾桶旁就出现了柳素霞的身影。只见她穿着红色志愿马甲,两个兜里鼓鼓囊囊的,系着围裙;左手铁钩,右手铁夹,双层手套,装备可谓专业级别。

轻轻钩开一个厨余垃圾桶盖,小山似的垃圾袋冒出头来。挑起一袋,厨余汤汁顺着外侧流淌而出。

“尽管宣传已经很到位了,大家在操作中还是很难百分之百达标,垃圾袋应该和厨余垃圾分开,投放在其他垃圾中。”一边说,她一边夹出一袋一袋厨余垃圾,确认桶内没有“打包”垃圾后,逐一用铁钩钩破“包装袋”,将厨余垃圾倾倒入桶,完成二次投放工作。

虽然柳素霞戴着厚厚的口罩,垃圾散发的异味还是让她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定了定神后,她再次向前,将垃圾袋上的汤汁沥干,随即投入“其他垃圾”桶内。

操作完成后,她伸手在厨余垃圾桶后摸索,掏出一块抹布和一卷钢丝球。为了保证每次分拣后垃圾桶洁净,柳素霞特意在每一个厨余垃圾桶后藏了这些“宝贝”。

记者注意到,每一个垃圾桶平均清理时间都在五分钟以上,等到柳素霞完成全院16个垃圾桶的清理工作,时针已经指向八点半了。她顾不上喝水,擦汗,用一辆平板车将当天最满的一桶厨余垃圾拉到院外,等候集中收纳。

“我为啥这么干?因为我是一名四十多年党龄的党员。社区党组织信任我,让我负责本院的垃圾分类志愿工作,就必须干出个样。”柳素霞掷地有声地说。

专门去垃圾处理厂“研学”

又脏又累,一干十年,对于柳素霞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体力上的要求外,垃圾分类还讲究经验积累和总结。别看如今的柳阿姨说起来头头是道,十年前,她同样是一名“菜鸟”。

“咱也不懂呀那会儿,跟大伙一样,什么厨余、其他的,全都装一个袋子里直接扔。”柳素霞说,开始宣传的时候,总会遇到抬杠的街坊,“反正最后拉走的时候都放一起,咱们分不分的没用。”

久而久之,柳素霞心里也画了个问号。到底是不是像大家说的那样,集中处理就是“一勺烩”?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西交民巷社区党委书记谭道亮。

“知其然还得知其所以然,能不能让我去垃圾处理厂学习一下?这样再宣传心里也有底。”听到柳阿姨的要求,谭书记一口答应,并且竖起大拇指说:“您真有股子钻劲儿。”

不久后,全市组织垃圾分类志愿者赴门头沟某垃圾处理厂参观,柳素霞终于等到了盼望已久的机会。

“我拿了一个新笔记本,两支圆珠笔,还揣了傻瓜相机,想把看到的、听到的全记下来。”期待满满,“菜鸟”踏上了垃圾分类职业生涯的升级之旅。到达目的地后,柳素霞很快发现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接驳垃圾车、倾倒区、填埋区,一边听讲解,她一边在本上记录着。当她来到厨余垃圾处理流水线时,柳素霞被眼前的场景吸引住了。

只见掺杂着纸屑、其他垃圾的厨余垃圾顺着传送带缓缓前进。传送带四周分别站着四位分拣员,用镊子将其他垃圾拣出。除了纸屑外,柳素霞看到了榴莲壳、扇贝壳等垃圾。突然,传送带下端发出一阵轻微的摩擦声,一位分拣员将一段大棒骨夹了出来。

“各位注意,像大棒骨、玉米核这样的垃圾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厨余垃圾,其实它们都属于其他垃圾,如果不正确分类,会磨损传送带和粉碎系统。”

半天学习下来,柳素霞足足记了五页纸。她不仅亲眼看到了垃圾处理厂工作的精细,还打破了垃圾处理“一勺烩”的谣言。

回到社区后,柳素霞掏出一小袋垃圾处理后转化的花肥,冲着谭道亮说:“书记,只要能把知识运用的垃圾分类宣传和实践中去,这看似又脏又臭的活就能变出有用的资源。”

“苦口婆心”不如编个攻略

参观垃圾处理厂的经历让柳素霞的学习兴趣高涨起来。此后,无论遇到垃圾分类新知识还是新材料,她都第一时间学习并且记录下来。笔记攒了几本,“菜鸟”练成专家,可是在实际的宣传和指导过程中,效果并不明显。

有一次,正当柳素霞清理垃圾桶时,一位年轻人拎着一包垃圾就往可回收垃圾桶内放。“这是什么?小伙子麻烦你打开,阿姨看一下再扔。”打开垃圾袋后,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里面是一包少儿专用的纸尿裤,包装整齐没有开封。

“这不是可回收垃圾,这是其他垃圾,请您投放到正确的桶内。”刚要接过垃圾袋,年轻人打断了柳素霞。

“阿姨,这个纸尿裤没开封,完全可以用,谁有需要就拿走,为什么不可回收呢?”“小伙子,根据分类规定,纸尿裤无论是否使用过,都属于其他垃圾,不算可回收,而且最好集中打包投放。”

别看年轻人嘴上说知道了,眼神里透出怀疑和不服气。不一会儿,一位拿着外卖纸盒的投放者又来了。仔细一看,这位手中的垃圾可称“三环套月”,纸盒里有塑料餐盒,餐盒里满满的小龙虾残渣。

眼看对方要一股脑扔到厨余垃圾桶里,柳素霞伸手拦住:“外卖纸盒应该投入可回收垃圾,塑料餐盒属于其他垃圾,食物残渣才是厨余垃圾。”投放者摸摸脑袋,显出抱歉的神情。

“没想到这分类还这么细致,您要不说真不清楚,我一定下次注意。”

回到家后,柳素霞左思右想,觉得仅靠自己每天“围追堵截”和“苦口婆心”并不能让小院,乃至全社区的投放者们产生系统认知。当天下午,她把疑惑汇报给了谭书记。

“您可以把咱们生活中常见的投放误区和注意事项写成攻略呀,在街道和社区的各个平台推广一下,大家不就可以随时学,随时查,您也不用一遍又一遍地说了。”谭道亮建议。

说干就干,开了窍的柳素霞马不停蹄开始了编纂和整理工作。不到一周时间,一份结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和自身十年垃圾分类经验的“攻略”出炉了。

通过实践不断更新知识

在攻略“少儿组”中,重点标注了:“尿不湿、纸尿裤无论是否使用过,都属于其他垃圾,最好集中打包,扔进其他垃圾桶。”

对于儿童玩具,则建议:“孩子们玩的各种塑料、金属、纸质和毛绒的玩具都属于可回收物,但需要家长们注意的是,泡沫地垫、拼图以及水晶砂、橡皮泥属于其他垃圾,大家不要扔错了。”

在青年组中,攻略重点解释了外卖包装和餐盒的投放技巧:“在分类的时候,应该注重细化的标准。例如对于外卖饮料和外卖食物,在丢弃的时候,应该把汤汤水水和剩余的液体饮料冲入下水道,剩余的食物残渣和‘珍珠’、果肉等放入厨余垃圾,而被饮料和油污污染过的餐盒、杯子等,应该投入其他垃圾桶内。其余的易拉罐、玻璃瓶、纸袋包装等,可以放入可回收垃圾桶。”

同样,这份攻略兼顾老年人,重点提及药品、保健品产生垃圾投放注意事项:“大多数的药品、保健品、消毒剂等,无论过期与否,直接扔进有害垃圾桶,需要注意的是,大部分中药残渣类容易分解,基本属于厨余垃圾。此外,带有水银的温度计、血压计等器械,应该投入有害垃圾桶内。”

攻略一经推出,迅速在社区、街道乃至西城大妈公众号等平台走红。柳素霞也成了西城区垃圾分类网红达人。

面对纷至沓来的赞许和荣誉,柳阿姨并没有沾沾自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一名四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起带头作用是应该的,这都是分内的事。”柳素霞说,这份攻略来源于实践,也需要通过不断的实践来更新、保鲜。别看她已经67岁了,干劲依旧十足。

“只要能干得动,我就接着干。同时加强学习,争取让自己的理论水平提高,更好地给大伙服务。”尽管脸上汗水清晰可见,手套上还沾着厨余垃圾,柳素霞胸前的党徽却愈发闪亮。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骜

流程编辑:tf023

分享到

开展“桶边”宣传、引导垃圾分类!北京招募“桶前值守”志愿者

北京启动秋季周末卫生日,12万吨垃圾没了踪影

垃圾分类曝光台:北京翠林一里小区被通报5天后仍未整改

头天装满厨余垃圾,第二天就能产出有机肥!丰台这地儿怎么办到的?

北京:四个垃圾收集运输服务合同示范文本公开征求意见

北京垃圾分类仍需要注重细节,个别小区还有混装混运现象

北京垃圾分类满仨月,居民已有好习惯:“怎么分?门儿清!”

垃圾分类实施3个月,北京将动员7类人员社区“守桶”

新规满仨月,这个好习惯改变了北京人的生活!

北京新建改造垃圾分类驿站436座,社区将实施看桶行动

安上桶盖手环、装好破袋神器,北京这个小区居民投放厨余垃圾不沾手

北京新版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三个月,仍有小区随意混投垃圾

有人在玉渊潭用弹弓打鸟!公园迅速找到当事人,警方已介入

通州已建设提升各类生活性服务业网点120个,实现社区100%覆盖

利用扫码支付诈骗!北京刑拘3人,骗术你真想不到

醉驾、拒检、持刀胁警,嚣张男子获刑十个月

康熙战袍现场鉴真假,古董藏品首次用上“电子封条”

《民法典》生效后,高考被顶替索赔有依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