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他在《宰相刘罗锅》里饰演家丁张成粗胖而狡黠,现实中还有“另一面”

2020-05-30 16:35 北京晚报 TF015

一提起李嘉存,人们总会想起他在《宰相刘罗锅》里饰演的那个粗胖而狡黠的家丁张成,想起他说“吃嘛嘛香”时的憨态和实在。其实生活中的李嘉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无论是说相声、唱京剧、做演员,还是跟场上摔跤、在灶前掌勺、于案前挥毫,他都是“练家子”。总之,李嘉存不仅是“吃嘛嘛香”,而且是“干嘛嘛成”。

清风 李嘉存

与观众熟悉的形象不同,小时候的李嘉存其实一点也不胖,乒乓球、跳绳、双杠,他都玩儿得带劲,除此之外,他还尝试过“重量级”的竞技项目——摔跤和举重,早早奠定了“革命的本钱”。当时天桥出过好几位摔跤界的大人物,赶上礼拜天,李嘉存就和一群人跑到天桥开练。摔跤不仅靠巧劲儿,还得靠力气,李嘉存又喜欢上了举重。1986年,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准备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甄三》,李嘉存被选为群众演员,在剧中饰演一个摔跤手。虽然是群众演员,他却十分敬业,凭着在天桥摔跤打下的坚实基础,他认真地摔,而且是真摔,技术完全比得上现在的武术指导。其实在那会儿,说相声才是李嘉存的本行,他是个非常敬业的相声演员,一次练身段,他连练六遍仍不到位,急得把自己的脸都打肿了。受梨园家庭的熏染,他还喜欢唱戏,涂了油彩,一亮嗓子,全场叫好。

可李嘉存的理想与这些无关,他从小就想干一份能犒劳自己嘴的职业——厨师。十几岁开始学厨,蒸、炒、煮、烙、跑堂、站灶无不学遍,靠着对饮食文化的独到见解,他成了名厨,赚下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来在《慈禧西行》里饰演国厨,完全是李嘉存的本色出演。“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每当这句广告词从他口中说出来,味道那叫一个纯正。

银幕上的李嘉存敦厚善良、风趣幽默,不少人就此认为现实生活中的李嘉存也是这样。然而见到生活中的李嘉存,会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反差——他很内向,以至于很难将他与银幕中那个大大咧咧、透着十足老实味道的“邻家大叔”联系在一起。但李嘉存就是这么一个有“双重性格”的人,尽管性格内向,演起戏来却一点儿都不含糊,演什么像什么。

我想,这或许与他痴情书画、爱好读书有关。

众所周知,演艺圈里爱写写画画的人不少,但像李嘉存一样都四十多岁了,对绘画痴迷到自费去中央美术学院进修的人还真不多,“既然自己喜欢画画,为什么不正儿八经地去上学呢?从我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没有机会接受正规教育,当时我又特别忙,要抽出大块的时间非常难。我夫人鼓励我说,你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应该争取一下。”李嘉存终于鼓足勇气去报名,拿到了学生证。班里二十多人,他责无旁贷地当起“大哥”;被老师安排坐在第一排的他,也成为班里的一景。“我这么大岁数,顶着一个光头坐在那儿,让人看了想乐。最可笑的是我进校门时保安拦住我说‘李老师您找谁’,我说不找谁,我来上学,结果都没人信,直到我掏出学生证……”

其实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李嘉存就拜康宁为师学画;在中央美院进修的那段时间,他又跟随赵宁安、郭怡孮、郭石夫、张立辰等人进行了系统的艺术理论学习,“要问我怎么理解绘画?可能见仁见智吧,我认为就是写情、写意。醉心于国画,是因为我觉得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精华。”

李嘉存不仅爱画画,还爱读书,许多关于中国画的图书,在他的书房里都能找到。他书房的书架上挂着四个大字“每天必读”,时刻提醒他要不断学习,所以无论走到哪儿,他都会带几本书,一有空就拿出来看。他还订了很多报纸、杂志,每每回到家中,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阅读。

李嘉存说自己最喜欢郭沫若的《水牛赞》,这首诗赞扬了牛的坚毅、雄浑、无私、拓大、悠闲、和蔼,它“死活为了人民,毫无怨艾”,是“和平劳动的象征”,是“献身精神的大块”。牛的精神,是李嘉存一辈子要追求的。

曲艺、体育、影视、烹饪、艺术、阅读,对李嘉存这个“全能”明星来说,这些手艺对他起的作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太重要了”。

说起阅读,不得不提李嘉存家中的那个“三不斋”。“三不斋”是他的书房名,何为“三不”?即“不躁、不满、不油滑”,这不仅是他做人的准则,也是他的真实写照。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甄齐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艺术江湖 李嘉存:吃嘛嘛香干嘛嘛成

在一部讲述爱情的小说中,为何莫斯科和马克思是两个重要支点?

老天桥最后一位“掌穴”去世,曾为中国杂技赢得首枚国际金牌

北京怀柔这个普通的山村,竟然藏着一个“全国之最”!

现在的书店卖书还赚钱吗?线上销售成实体书店新标配

两个农村小孩进城看京戏,受这部电影影响,北京人更爱听相声了

父母对孩子的牵挂不会因为他们长大而减少,反而随自己变老而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