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酒店中的极品艺术,细数北京饭店收藏的珍贵文物

2020-05-26 14:54 北京晚报 TF024

北京饭店已有120年的历史,作为“地标性”建筑之一,见证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

因为历史遗留以及新中国成立后通过琉璃厂购买等渠道,北京饭店收藏了众多古书画以及古瓷器,用以装饰餐厅及客房。再加上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少知名书画家曾住在北京饭店,他们也为北京饭店留下了众多经典画作。

如今,这些古瓷器以及众多名家的书画,成为北京饭店悠久历史的一部分。

作者:彭晓东


北京饭店国宴大厅门前,原有一对清朝光绪年间的大花缸。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北京市的五星级大饭店很少,到北京的外宾大都会到北京饭店来兑换外币。那时,凡是来兑换外币或结算房帐的中外宾客,大多都会被悬挂在西墙壁上的一幅大泼墨《荷花图》深深吸引,此画是上海国画大师、花鸟画大家唐云(1910-1993)于1977年所绘,画面墨分五彩,水墨淋漓,大气磅礴。画面中荷叶画地错落有致,荷叶下,一朵白荷婷婷而立,水面上水草随风而动,几条小鱼儿欢快的游动着。我的办公桌就在这幅画底下。

那时国门刚刚打开,不少外国人对东方比较好奇,有两个欧洲的外宾,见我用算盘噼里啪啦地算账,觉得新奇好玩,便从我手中买了两个算盘留作纪念。一个是红木做的,卖了5美元,另一个是紫檀做的,卖了8美元,折合成外汇卷后我都交公了,还受到了领导表扬。

1982年的一个冬天,我和同事在账务处值晚班,门外走进一对老年夫妇,他们用带有明显港澳口音的普通话问道:“这张泼墨荷花好呀!谁画的?”我回答:“唐云画的。”老人说:“唐云有名呀,是上海的大画家。您卖不?”“不卖。”我的同事回答。

老先生指着我们身后东墙上南京国画院山水画家魏紫熙(1915-2002)所画的《庐山含鄱口》,问我们卖不卖,我们也说不卖。老先生又指着柜台北墙边上的一个小花盆问道:“这个卖吗?多少钱?”我们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达成协议:500元。老先生拉着夫人回客房去取外汇券。

他们走后,我才仔细打量这个花盆:这是一个高只有八寸的小紫花套盆,里边有几朵菊花正在盛开着。它非常不起眼,放在这儿有八九年了,大伙都没注意。

虽然达成了协议,我和同事还是不放心,决定找琉璃厂卖古瓷器的专家邱震生先生(1908-1989)给把把关。邱先生在古玩业很有名气,1949年之前是琉璃厂宝古斋的老板,新中国成立后,他任琉璃厂商会会长,抗美援朝时,他曾带领琉璃厂古玩业同行,向志愿军捐了一架战斗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琉璃厂东大街进行商铺改造工程,北京市文物局经营古代瓷器的悦雅堂商店搬到了北京饭店西楼大堂经营。已经退休的邱先生,又被请回主理悦雅堂设在北京饭店的门市部工作。

邱老先生接过小花盆一看,马上说:“这东西你们可不能卖,这件瓷器是粉彩,是大雅斋烧制的。大雅斋烧制的瓷器都非常精细规矩,专门供慈禧太后使用,而且大雅斋的瓷器质量,比当年署有大清光绪的官窑款瓷器还要好。这件紫地粉彩小花盆,是光绪皇帝大婚时,慈禧在景德镇专门给他烧制的瓷器之一,同时烧制的还有光绪皇帝和皇后日常生活起居用的大小物件。这件是个套盆,里边还能装花盆,是宫里养花用的,这也叫官窑。但这个小套盆,比光绪官窑的质量还好。”

邱老先生还说,根据文物法规定,如果悦雅堂卖这样的小盘,得有文物局打的火漆封印。没有这个封印,不管是谁买了,也出不了境。

听罢,我和同事才恍然大悟。正说着,那对要买小花盆的老年夫妇回来了,手里还拿着500块钱外汇券,我把情况给他们说了,他们怏怏而去。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我们就把昨晚这件事报告了领导。因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东大楼刚营业时,北京饭店曾将古瓷、古字画都收到库房存起来。其中一位副总经理仔细地端详后说,这件宝贝应是1954年,为了布置刚建好的北京饭店西楼,而到琉璃厂买的一批字画和古瓷中的一件。

鉴于北京饭店悠久的历史,饭店的库存以及各厅堂、客房等处还散落着不少从上世纪末遗留下来的古瓷和古文物,而饭店又没有专业人员识别古瓷和古字画,1982年底,北京饭店邀请悦雅堂经理聂贵一(已去世),副经理雷文琳两位古瓷器鉴定专家以及古书画鉴定专家邱震生,为北京饭店鉴定这些古瓷器和古书画。

经过鉴定,其中比较珍贵的有清光绪官窑“青花勾莲尊”一件,清光绪官窑“粉彩百鹿尊”一件(行内也称“百鹿大尊”,现市场多见仿者),“百鹿尊”是用粉彩画满形态各异的100头鹿,且用两个鹿头做尊的左右耳。

还有一件比较珍贵的是当年放在西楼国宴大厅大门前的一对大清光绪年制粉彩大缸(如今已保存起来,不在原处),大缸一左一右放置在用汉白玉砌成的丹墀上,还用小叶紫檀木做成的花架子托住,大缸直径近2尺,高近1.8尺,此缸造型与乾隆朝大缸有所不同,光绪朝的大缸为斜削唇,重心中偏上。乾隆朝则为圆唇,重心中偏下。大缸除画满粉彩图案外,还多有描金,开光处(古瓷鉴赏术语,意指瓷器上主要图案)为数丛芦苇和几只芦雁。

古书画鉴定专家邱震生,曾在北京饭店鉴定过清朝康熙年大型山水界画一幅(中国绘画很特色的一个门类。在作画时使用界尺引线,故名界画)。此画名为《春色先归十二楼》,画者是康熙、雍正两朝擅画山水楼阁的界画大师袁曜,此人是在雍正朝做过宫廷内廷供奉的画家。这幅界画,尺寸不小,长6尺宽6尺。袁曜传世的大型山水界画本就不多,北京饭店收藏的这幅界画是他传世的山水界画中尺寸最大的一幅,比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袁曜界画的尺寸还要大,其存世历史有300多年。

我曾在北京饭店西七楼见过该画:远山近水,一叶龙舟荡漾其间,亭台楼阁遍布其中,各色古代人物在青山绿水中生活的场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令观者身临其境。

邱老先生鉴定的这批古代藏画中,年代最久远的还有宋朝画家仿同时代画家胡奇的《芦雁图》。另外还有明清两代大书画家,如文征明、仇英以及郎世宁等45人的六十余件古代书画作品。其中最为著名的书法作品是清代乾隆皇帝亲笔手书“御笔”书法一件,堪称国宝级藏品。至于近现代大画家如齐白石、刘海粟、张大千、傅抱石、徐悲鸿、李可染、吴冠中等人的画作,更是不胜枚举。

根据1985年北京饭店的统计,北京饭店共藏有古代、近代以及现代书画作品共两千余件。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些书画以及古瓷器也得到了较好的保存。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4

分享到

1949年“开国第一宴”都有啥菜?北京饭店历经沧桑却仍焕发着神采

北京饭店外事服务学院启动建设,合作双方将在四个重点领域开展合作

北京饭店外事服务学院建设项目启动 探索酒店业高素质人才培养

吴冠中曾为北京饭店作画未被采用 15年后再受邀挥毫作巨幅水墨画

北京饭店史话:为什么只有这座饭店得以名曰“北京”?

唐山大地震40周年 回忆:当时的北京饭店是啥情况?

五一劳动节 北京国际饭店劳模团队亮相长安街为游客指路

北京最牛理发店竟然是北京饭店

香港春拍当代艺术新纪录不断,古董拍卖却遇寒冬

95岁杂技名宿金业勤去世,他是老天桥最后一位“掌穴”艺人

《故宫博物院(二)》特种邮票一套4枚、小型张1枚,全套面值11.4元

搭上直播快车,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启动线上演出季

“命运之爱”音乐会扮靓周末,李飚吕思清重返剧院舞台

93岁蓝天野 “朋友圈”办“回顾展”,近百条图文分享艺术人生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