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热点网摘

死亡率升为欧洲第一,外媒:瑞典群体免疫的抗疫模式,失败!

2020-05-25 10:33 北晚新视觉综合 TF019

瑞典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的“豪赌”成功了吗?

据英国《每日邮报》23日报道,面对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北欧发达国家瑞典采取了消极应对政策,试图通过所谓“群体免疫”来实现抗疫的最终胜利,被美国《福布斯》杂志等媒体称为在应对新冠病毒上“豪赌一把”。

瑞典驻美国大使奥洛普斯多特4月曾宣称,斯德哥尔摩已有30%的人达到“免疫”,5月就可以实现“群体免疫”。

然而瑞典公共卫生部门近日发布的研究显示,截至4月底该国首都出现抗体的居民比例却仅为7.3%,而与此同时,瑞典因新冠肺炎离世的患者已经超过几个邻国的总和,每百万人口当中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成为欧洲最高。

尽管瑞典卫生部门仍在为其政策的合理性做解释,但眼下这份“抗疫成绩单”是无可争辩地刺眼,多家媒体以大写的“FAIL”(失败)来评价瑞典的抗疫模式和成果。

带抗体比例仅为7.3%

据瑞典“本地”新闻网报道,瑞典公共卫生局在为期8周的时间内从斯德哥尔摩、耶姆特兰和西博腾等地总共收集了约1200份血液样本、并开展抗体测试,得出的结论颇为令人沮丧。在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首都斯德哥尔摩,只有7.3%的人拥有抗体。在瑞典其他地区,已有抗体人群比率更低:该国南部的斯堪尼省的抗体比率仅为4.2%,西约塔兰省仅为3.7%。这组数据远低于政府预计的20%,距离真正意义上的“群体免疫”更是天差地远——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说法,也是国际公共卫生领域普遍认同的观点,一个国家或地区需要70%至90%的民众携带抗体,才能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

“群体免疫”尝试遭更多质疑

迄今为止,瑞典是全球极少数未施行过强制性隔离政策的国家之一。疫情蔓延期间,该国的餐馆、酒吧、体育馆和理发店等人员密集场所照常营业,中、小学仍然上课,只有博物馆等少数公共场所关闭。对于如此宽松的疫情管理,瑞典作家、记者奥斯布林克表示,政府部门对于该国民众的“自觉性”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总觉得民众无需受到“教育”;而实际情况是不遵循防疫规范的民众大有人在。

瑞典公共卫生局的调研成果一经披露,再次引发瑞典医学界人士对政府“佛系抗疫”的批评。北欧顶级学府乌普萨拉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奥尔森对路透社明确表示,该国距离群体免疫“还差得远”,说不定根本无法实现。在他看来,瑞典的抗疫方式“既危险又不切实际”,政府方面“做得太少、做得太晚”。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医学专家坎佩更为犀利地指出,该国“群体免疫”的尝试是“通过杀人来实现的”。

北欧四国无论在人口特征还是在国家福利体系等层面都极具相似性;而比起几个邻居,瑞典交上的“答卷”连及格都算不上。截至24日当天,瑞典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达到33188例、死亡3992人,死亡数字超过了芬兰(死亡306人)、挪威(死亡235人)和丹麦(死亡561人)的总和。而在5月12日至19日这一周内,瑞典平均每百万人的死亡率达到了6.25,居于全欧洲之首。24日,英国《每日快报》等媒体用大写的“FAIL”做标题,凸显瑞典抗疫工作的失败。

我行我素的皮皮性格

瑞典从抗击新冠疫情伊始就走出了与众不同的道路,《环球时报》记者看到有瑞典媒体将瑞典的抗疫战略与该国儿童文学作品《长袜子皮皮》的主人公皮皮的性格做类比,认为作为皮皮的故乡,瑞典在抗击新冠疫情中也展现了“皮皮性格”:倔强胆大、我行我素,觉得自己力大无比、无所畏惧。

在《环球时报》记者看来,这或许是种无奈的自嘲。瑞典的死亡率悲剧性地升为欧洲第一,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移民聚居区有大量易感染人群,生活条件较差、在家中无法进行隔离;二是这些人可能从事护工等服务性行业,又将病毒带到养老院,造成老人集中感染。瑞典老龄化程度很高,再加上养老院人手短缺、设备不足,七八十岁有基础病的老人若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基本上就很难活下来了。

之前瑞典政府虽然承认养老机构的抗疫工作确实存在“严重过失”,并迅速为该类行业加大了资金投入,但是对于“群体免疫”的总体方针路线却丝毫没有动摇。

瑞典目前的防疫举措仍然是“建议”的程度:建议保持社交距离、保持勤洗手的习惯;不建议出国、不建议到两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玩耍、不建议到饭店聚餐等。不少媒体称,时至今日“群体免疫”面对新冠疫情是否有效,仍然是一个有待证实的医学概念;康复者的免疫力有多强、抗体能持续多久也均无定论。

瑞典的抗疫战略总设计师特格内尔也称,不会产生能完全阻止感染的自然免疫力,必须与疫苗相结合。

延伸阅读:

世卫:新冠肺炎还会与人类共存很长时间,“群体免疫”是兽医术语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11日警告,“群体免疫”这一术语来自兽医流行病学领域,在应用于新冠肺炎这样的人类传染病时应格外谨慎,避免置个人生命和痛苦于不顾。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解释说,在畜牧业中用到这一术语并做相关决定只是从“残酷”的经济学角度出发,个体动物的状况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将“群体免疫”这一术语应用到人类传染病相关场景时应格外谨慎,因为这可能导致无情的计算,这种计算不会将个人的生命和痛苦置于算式之内。

他说,“群体免疫”这一概念主要被用来计算人口中需要有多少人接种疫苗,才能达到相应的免疫效果。

当某一群体中约60%至70%的成员被感染并康复,疾病暴发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这就是所谓的“群体免疫”效果。

瑞安说,目前基于血清抗体检测得出的流行病学研究初步结果显示,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占总人口比例并没有那么高,并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世界上多数人都被感染了,疫情很快会结束,一切可以恢复正常了。实际上,疫情结束还远得很。那些抗疫措施不足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国家,如果以为以牺牲一些老年人为代价,就会突然神奇地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这是非常危险的计算”。

他表示,相信世卫组织大多数成员都不愿意做这样的计算。负责任的国家会珍视社会里的每一个成员,尽全力保护所有人的健康,同时保障社会、经济等其他领域稳定。

钟南山:我不赞成群体免疫,就算是1%,也要牺牲很多人

5月4日晚,在青年节到来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和在海外的留学生连线,根据眼下国际抗疫的局势,给各国留学生们提出科学有效的防疫建议。对于群体免疫这个说法,钟南山院士表示他不赞成这个办法,因为要牺牲很多人才能得到群体免疫,且现在疫情高发国家的感染人数离可以群体免疫还差很远。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 20%在欧洲也有,最高的报道是25%,这个数字是离所谓的群体免疫差的很远。这个病群体免疫,一般要百分之六、七十的人感染以后才有这个可能,现在百分之二十几,远远没达到。我并不太赞成这个做法,要牺牲很多人,就算1%,比流感也是高了十几二十倍,甚至一百倍。你要是2%、3%,那更不得了,那得牺牲很多人才能得到群体免疫。我不认为这个办法(可行),我们有很多办法,我们能预防、我们能防护、我们会争取时间、争取制成疫苗,我想在中国不能靠这个所谓的群体免疫。

钟南山介绍,对新的病毒,一开始完全不知道,特别是对很高的传染性,是始料未及的。从传染性的指数来讲,一般流感是1,SARS是接近2,中东呼吸综合征是1.5,新冠是3。

对待传染病的观点和做法,中西方是不一样,但是在这一条是一致,大家都认识到传染性非常强。对于新冠病毒的治疗,没有很大的突破,但已经发展了很多辅助治疗方法。这么短的时间有重大药物发现,是不太容易的。最好的防治办法是上面说的,保持距离、戴口罩。他提到,这个世纪已经有三次冠状病毒暴发,2003年、2015年,还有2019年的新冠病毒。这提醒人类,对冠状病毒要非常重视。

钟院士再次推荐了连花清瘟,这个药在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人时被证实有效。

来源:综合环球时报 新华社 央视新闻

流程编辑:tf019

分享到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哽咽发声: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

针对蓬佩奥此前言论,赵立坚:美国已退出世卫,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耿爽大使”,初次见面!首次亮相联合国全英文发言,帅!

快讯!快舟十一号运载火箭首飞失利

外交部:美国已退出世卫还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韩国首尔市长遗言公布:给家人只带来痛苦,我一直感觉对不起

蓬佩奥称中国援非是为换好处,赵立坚:挑拨关系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黄毅清贩卖毒品案宣判,先后5次共贩卖80克“冰毒”,被判15年

海关总署:从厄瓜多尔冻南美白虾外包装检出新冠病毒

北京中小微企业三项社保免征延长到12月底,个人缴费基数下限

哈萨克斯坦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吴尊友:是新冠肺炎可能性更大

吴尊友谈此轮北京疫情病毒来源,两个方面开始做工作

吴尊友:北京再出现个别零星病例不代表疫情没有控制,不代表疫情反弹

吴尊友:北京高风险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后可能会考虑响应级别调整

这一次,美国“黑人优先”了,却并非因为非裔人士地位提高

吴尊友谈北京疫情:北京的应对为中国其他地方和全球提供了非常好的榜样

香港第三波疫情下,又有人搅混水,这个“头衔”专业的“专家”又开始了?

香港新增3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本地32例

北京今天又有三地降为低风险,海淀昌平中风险区清零

阜外医院:今年急危重患者抢救成功率达到99.5%

投资电视剧获利488万!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受贿细节披露

高三老师签永久假条学生喊不同意,老师:咱们永远是一家人

迷惑行为!?得知朋友与女性开房成功,他居然跑去“蹭”……结局令人舒适

这一次,美国“黑人优先”了,却并非因为非裔人士地位提高

走好!江西南昌2名被山洪卷走消防员均遇难,一人年仅21岁

韩警方:首尔市长朴元淳没有他杀嫌疑,遗体将不进行尸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