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热点网摘

美国经济学家:谁脱钩谁,我们美国人是不是搞反了?

2020-05-25 09:26 北晚新视觉综合 TF019

中国3月出口额同比增长8.5%,与分析师预期的下降12%相差很大。这一出人意料的好成绩源于中国对亚洲(特别是东南亚地区)的出口增长强劲。

中国同比出口额的变化% 图片来源:亚洲时报网站

3月份的数据表明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正在稳步推进,亚洲各国主要的外贸对象还是亚洲国家。在美国思考如何与中国脱钩之时,这看起来倒像是亚洲在和美国脱钩。自从中美两国在2018年4月爆发技术战,华盛顿禁止向中兴通讯(CTE)出口芯片以来,“供应链去美国化”一直是半导体行业的流行语。

中国对各国的同比出口额 图片来源:亚洲时报网站

台湾,越南,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在2020年4月购买的中国产品比去年同期多了约50%。日本和韩国增长了20%。中国对美国的产品出口也同比增长,但是以2019年的低谷为比较基准。

中国从亚洲各国进口的产品也急剧增加。

中国同比进口额 图片来源:亚洲时报网站

亚洲各国间贸易的急剧增加可能反映了亚洲经济正在重新启动。大规模病毒检测,数字监视和社会团结相结合,使亚洲大部分地区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低于百万分之十,而在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国家这个数字则是数百。目前,中国大多数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90%以上。供应链的重新开放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进口与出口双双暴增的情况。而这种双暴增则生动反映了亚洲各主要经济体日趋整合的态势。

再者,供应链从美国的移出也可能部分解释亚洲贸易的增长。日本现在向中国出口的半导体数量要多于向美国出口的数量。而在2014年,日本出售给美国的半导体数量还是中国的三倍。

日本对华和对美半导体出口 图片来源:亚洲时报网站

进口激增的其它解释还有中国正在囤积半导体以预防美国对中国的电信巨头华为进行“毁灭性打击”。美国可能会禁止使用美国设备的外国芯片制造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从理论上讲,这将阻止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向华为出售芯片,而华为现在是台积电最大的客户,台积电销往华为的产品占其总销售额的13%。华为的芯片设计子公司海思(HiSilicon)现在已跻身全球十大芯片制造商之列,其国内第一季度销售额超过了高通公司(Qualcomm)。但是海思公司无法自己制造芯片,中国本土的芯片制造商还无法向华为提供可以应用在高端智能手机和服务器上的顶级芯片。

美国科技公司说服了特朗普政府不要试图禁止华为使用台湾和其他外国芯片,理由是该禁止措施可能延迟但不会阻止中国实现芯片供应自给自足。而同时,美国公司却将失去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高通和英伟达(Nvdia)已经落后于海思 - 而世界其他地区的公司则会争先恐后的从供应链中剔除尽可能多的美国元素。正如辛里奇基金会(Hinrich Foundation)在2020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该措施将难以操作且代价高昂。

辛里奇报告认为:“更加严厉的美国域外法规(包括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所能执行的法规)意味着,在美元仍然是国际主导货币的情况下,任何机构哪怕是与受限制团体进行一笔最简单的金融交易也会被禁止,业务关系会因此而完全终结。面对这样的风险,华为和其他中国科技公司正在寻求与受美国影响的供应链完全脱钩(或等待时机)。为此,中国公司必须与美国之外的技术公司结盟。”

延伸阅读:

澳大利亚也要跟中国经济脱钩?这个参议员还要求中国为疫情做赔偿

“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贸易争端可能演变为贸易战”的担忧让一些澳议员走向极端,各方力量展开激烈争论。

澳天空新闻网14日称,中国可能限制更多澳产品进口的消息传出后,多名后座议员发表“煽动性”言论,主张对中国强硬,甚至呼吁中澳“经济脱钩”。澳总理莫里森和外长佩恩已与这些“反叛议员”会见,以缓和紧张。澳独立媒体“对话”网站14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澳政府对华政策的混乱让一些后座议员“走向暴动”,澳中关系陷入重大风险。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14日称,针对中国暂停接受4家澳企业肉类产品的进口申报、可能对澳大麦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澳政府没有参与和中国的公开争执,而是采取一种政府称之为“战略耐心”的战略。不过,这种降低外交紧张的说法,在澳执政联盟内部未被广泛接受。据《卫报》澳大利亚版报道,执政联盟的一些国会议员近日敦促政府采取更强硬的路线,炒作所谓“中国的经济渗透和经济勒索”。国会议员乔治·克里斯滕森把中国暂停澳牛肉进口称为“恶棍行为”,表示“和一个威权政权纠缠在一起,让澳大利亚容易受到经济勒索和抵制”。他还建立了一个“质询中国”网站,并在致辞中写道:“我们必须捍卫澳主权和经济独立,并抵制共产主义中国的威胁。”此外,著名的反华鹰派、澳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海斯蒂也在社交网站上发起请愿,称要“保护澳大利亚免受中共等专制政权侵害”。参议员费拉万蒂·威尔斯不仅要求中国为新冠疫情做出赔偿,甚至呼吁澳大利亚“在经济上与中国脱钩”。

一些后座议员在中国问题上频繁发表强硬言论,声音甚至盖过了政府官员。澳大利亚反对党工党批评莫里森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缺少外交灵活性和纪律性,没有管理好对华关系,甚至坐视反对中国的执政联盟后座议员支配了对华关系。天空新闻14日引述工党领导人阿尔巴尼斯的采访说,莫里森政府在宣布推动国际疫情调查时没有做相应的外交努力,而且一些后座议员的声音比外交部长还大。“如果我们能听到外交部长而不是像乔治·克里斯滕森这样的人表态,会显得更有技巧”。

澳工商界也批评政府的对华政策。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海伦·索扎克表示,“小小的澳大利亚独自站出来要求进行疫情源头调查并影射指责,这可能不是一个好的外交政策举措。”她指出,“在澳大利亚,关于中国的整个辩论都完全集中在国家安全上,意味着真正的反华”。澳工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威洛克斯警告说,“扩音器外交”或过度反应不会带来好结果,澳大利亚需要找到使澳中关系正常运转的方法。

在对华出口问题上,真正受影响的是澳大利亚相关行业生产者和州政府,他们的态度是希望尽快解决问题。三个工党执政的州政府近日批评联邦政府,提醒中国是重要的国际贸易伙伴,言语过激和缺乏尊重可能会严重损害对华关系并导致不必要的贸易战。

“澳大利亚的对华关系陷入困境,是时候找到出路了”,澳独立媒体“对话”网站14日发表乐卓博大学教授托尼·沃克的署名文章称,“莫里森为自己和澳大利亚挖了个外交洞穴,不明智地介入有关中国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责任的辩论”。莫里森4月22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讨论中国在此次疫情中的责任,之后亲自推动对疫情起源的“独立国际调查”。文章称,“为何莫里森在和特朗普通话后立即介入该话题,仍然是一个谜。在澳大利亚外交史上,这可能会成为最可疑的尝试之一”。

文章称,澳政府对华政策的混乱让海斯蒂领导的一群反华后座议员“走向暴动”,该人曾将中国比作纳粹德国,他们认为与中国的关系是一场零和游戏。“自2016年以来,没有澳大利亚总理访问过中国。”文章说,澳大利亚1/3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依赖于中国,除了澳大利亚的大麦、牛肉、乳制品、葡萄酒,“中国还有很多潜在目标”。“澳大利亚政府首先应该做的是支持国际上进行疫情调查的努力,停止像世界警察那样要求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负责。莫里森需要减少对痴迷于中国的澳国安机构的关注,更多信任那些真正了解中国的顾问。最重要的是,他应该停止挖洞。”

澳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14日发表民意调查结果称,针对澳3036名受访者的调查显示,68%的人“对中国在疫情中的表现没有好感”。澳民众最认可本国对疫情的处理,而对美国应对疫情持负面看法的比例超过了90%。这也令美国在6个调查涉及的国家中垫底。排名倒数第二和第三的是意大利和英国。

特朗普想当然,中美“脱钩”?没那么简单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了迄今为止对华关系最强硬的表态——“我们可以切断与中国的所有关系。”然而,中美的利益关系远比想象的复杂,特朗普想当然的“脱钩论”落到现实,会出现许多不同的情况。

一是不脱不钩。过去这些年来,中美在核武器、航空航天等涉及国家安全的国防科工领域本就没有任何关联,不存在“脱钩”问题。尽管美国一直试图以国家安全为由,扩大在这些领域对中国的影响,但我们坚持自主创新,因而不会受到美国“脱钩”的制约。

二是易脱难钩。这主要发生在意识形态领域。1978年以来,美国希望通过加强与中国的接触,进而改变中国政治体制。但近年来,美国处心积虑在中国树立起来的积极形象,随着信息鸿沟的缩小和中国人自信心的提升而呈全面崩塌之势。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美国当局的“甩锅”行为加深了中美两国在意识形态与战略互信上的隔阂,整体上呈现易脱难钩的趋势。

三是高脱低钩。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让高端制造业回流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更是表示,可为有意迁出中国的美国企业提供全额搬迁费。不过,诚如美国银行报告显示,假如将iPhone的生产转移到美国,苹果公司将不得不额外收取20%的费用以弥补更高的生产成本。可见,这种局面下,美国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但我们同样不能轻视这种可能性。

四是先脱后钩。特朗普政府的另一个重要意图就是希望在半导体等行业上先与中国脱离关系,再重新考虑钩连的布局。2018年以来,美国先后采取了一系列限制中国进口半导体相关材料的政策。据预测,如果中美在半导体领域脱钩,将导致美国半导体行业的全球市场份额下降18%,就业岗位减少12.4万个,进而导致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重构。这其实是对美国二战以来苦心经营的全球价值链和多边贸易体系的彻底否定,但从特朗普三年多来的言行来看,不排除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五是半脱半钩。经贸摩擦之下,中美两国在科技领域的诸多合作出现了重大波折,好在合作的韧性依然存在。数据显示:中美科研人员合作完成的论文数量,在2015年是3413篇,到了2018年已是4631篇;反观英国与欧盟科研人员的合作论文数量,自2016年以来就停滞不前了。如今,虽然一些美国政客不遗余力抹黑中国,但在科研领域中美依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合作。因遭遇制度性因素干扰而“半脱”,又因利益而“半钩”,将会是中美科技界达成新的战略默契之前长期存在的状态。

六是难脱易钩。年均600万的人员往来,互为前三大贸易伙伴的6000亿美元贸易总额,中美两国的市场纽带很难被部分政客断裂。仅就旅游行业而言,中国人赴美停留期间平均消费6700美元,比其他国际游客高50%。即便在近些年减少的情况下,仍呈现了超200万人的超大规模。美国的GDP中服务业占比超过80%,中美在人文交流方面的共赢与特朗普的“脱钩论”形成极大反差。

特朗普的“脱钩论”无非是想阻止中国经济转型,进而遏制中国崛起。但历史的发展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实情况远非一些美国政客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特朗普强硬表态的同一天,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强调,要加强国际协调合作,共同维护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来源:综合观察者网 长安观察

流程编辑:tf019

分享到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哽咽发声: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

针对蓬佩奥此前言论,赵立坚:美国已退出世卫,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耿爽大使”,初次见面!首次亮相联合国全英文发言,帅!

快讯!快舟十一号运载火箭首飞失利

外交部:美国已退出世卫还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韩国首尔市长遗言公布:给家人只带来痛苦,我一直感觉对不起

蓬佩奥称中国援非是为换好处,赵立坚:挑拨关系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黄毅清贩卖毒品案宣判,先后5次共贩卖80克“冰毒”,被判15年

海关总署:从厄瓜多尔冻南美白虾外包装检出新冠病毒

北京中小微企业三项社保免征延长到12月底,个人缴费基数下限

哈萨克斯坦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吴尊友:是新冠肺炎可能性更大

吴尊友谈此轮北京疫情病毒来源,两个方面开始做工作

吴尊友:北京再出现个别零星病例不代表疫情没有控制,不代表疫情反弹

吴尊友:北京高风险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后可能会考虑响应级别调整

这一次,美国“黑人优先”了,却并非因为非裔人士地位提高

吴尊友谈北京疫情:北京的应对为中国其他地方和全球提供了非常好的榜样

香港第三波疫情下,又有人搅混水,这个“头衔”专业的“专家”又开始了?

香港新增3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本地32例

北京今天又有三地降为低风险,海淀昌平中风险区清零

阜外医院:今年急危重患者抢救成功率达到99.5%

投资电视剧获利488万!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受贿细节披露

高三老师签永久假条学生喊不同意,老师:咱们永远是一家人

迷惑行为!?得知朋友与女性开房成功,他居然跑去“蹭”……结局令人舒适

这一次,美国“黑人优先”了,却并非因为非裔人士地位提高

走好!江西南昌2名被山洪卷走消防员均遇难,一人年仅21岁

韩警方:首尔市长朴元淳没有他杀嫌疑,遗体将不进行尸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