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京剧名角史依弘疫情期间开“直播”,5月将登台演绎经典唱段“梨花颂”

2020-04-29 10:48 北京晚报 TF008

连续几年“五一”劳动节,京剧名角史依弘都堪称名副其实的“劳模”,都会在五一期间上演令戏迷惊喜万分的精彩大戏。今年,为了纪念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在上海首演锁麟囊80周年,史依弘原本要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两场《锁麟囊》,然而由于疫情原因,演出不得不取消了。但是,史依弘仍将亮相5月2日上海大剧院举办的“有光,就有戏”演出,演绎梅派代表曲目《贵妃醉酒》和《大唐贵妃》中的经典唱段“梨花颂”。疫情期间,她还用时下最流行的“直播”方式,给戏迷朋友们带来了不少惊喜。

疫情爆发以来,史依弘已经做了三次“直播”,两次是个人直播,一次是和尚长荣、王珮瑜等京剧名家一起,参加“一江连心 艺起前行”上海京剧院线上演唱会,利用云直播把京剧演出搬到了线上。史依弘的“直播”次数虽然不多,但是每一次的反响都很大,也让一直勇于尝试新事物的她收获了不少心得。

第一次直播收获无数感动

早年就成名并获奖无数的史依弘从没有躺在成功的温床上停滞不前,而是一直大胆尝试着各种探索和创新。从把世界经典文学名著《巴黎圣母院》搬上京剧舞台,到把经典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也改编成为京剧;从冒着争议的风险,突破流派限制,学习和演出程派名剧《锁麟囊》,到独挑大梁,演绎荟萃京剧“四大名旦”代表作的《梅尚程荀·史依弘》京剧专场;从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演出《霸王别姬》,到如今用“网络直播”来传播京剧……“文武昆乱不挡”、又传统又时尚的她,一直在以跨流派、跨剧种、跨行当,甚至跨界的探索,拓展京剧艺术的表现力,同时为京剧吸引更多的爱好者。

对于“直播”这种早就流行于网络的传播形式,史依弘最开始是犹豫的。因为作为一个长期习惯于舞台现场演出的专业演员,她一度担心直播的效果是否理想。但是疫情发生后,所有线下演出都被按下了暂停键,原定演出被取消和延期的史依弘也只能宅在家中,两个月没见到观众。而这段时间,也让她看到很多世界名团和艺术家都在网上做直播,鼓励大家宅在家中欣赏艺术;再加上很多戏迷纷纷给她留言,表示想要听她的戏,因此她也萌生了用直播的形式和她心心惦念的观众见面的想法。

“国际顶尖交响乐团、芭蕾舞团在网上直播,为什么我不可以?直播总有第一次,能不能做到很好我不知道,但我愿意试一试。”于是,3月21日晚上8点,史依弘在家中做了第一次抖音直播。

刚一进入网络直播间时,她有点懵。因为她看到自己被戴上了“眼镜”“耳环”,还有各种“鲜花”纷纷涌来——这都是粉丝们给她送的礼物。平时在舞台上唱、念、做、打全都应对自如的史依弘,首次以这样的形式面对网友有些不知所措,但也满怀着新鲜好奇的心情:“开始有点紧张,忐忑不安,因为直播看不到观众,只能自己看自己,太奇怪了。网友给我戴不同眼镜、耳机,送花、小心心,我都惊呆了,还以为是直播自带的,原来都是大家的爱和喜欢,很感动!”她问大家:“你们都来自哪里?”“湖北、河南、安徽、山东、新疆、海南、天津、澳洲……”粉丝们回答的文字,在屏幕上排成了长长的队列。

当天的直播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史依弘除了给戏迷朋友们清唱了梅派《贵妃醉酒》《太真外传》、程派《春闺梦》等经典唱段,还和大家分享自己最近读的书、看的电影,她说自己看了《艺术的慰藉》,看了《1917》《小丑》《寄生虫》等电影,还看了《十三邀》节目。除此以外,她每天练功、插花,学习日语和英语,享受难得的休整时光:“演员需要时间休整,这几年我一直在排戏、演戏,和时间赛跑,忙起来连台词都来不及背,现在挺好,晚上睡得早,早上四五点醒来,天朦朦亮,鸟叫了,车辆声越来越响。路上有绿色的树、红色的花,生活特别美。以前我满脑子都是戏,从未关注到这些美好。”

粉丝们不停刷屏的文字,各种可爱的表情包,让史依弘隔着屏幕收获到了无数点赞与掌声,也让她真切感受到了年轻人对国粹的热爱和对她的喜爱,“首次尝试新事物,先鼓励一下自己的勇气。直播的过程很温暖,就像跟天南海北的家人在一起,互相陪伴,交流,我特别感动,心里暖暖的。很享受这种跟观众的近距离接触。”

第一次个人直播成功之后,3月26日,史依弘又参加了上海京剧院举办的“艺起前行”线上演唱会,倾情演唱了《白蛇传》经典唱段,和京剧界同仁们共同致敬抗疫战士。抖音、B站等五大平台同时直播,虽然没有现场的掌声,但弹幕刷屏,网上喝彩此起彼伏,热烈激情的气氛,和剧场相比另有一番情致。

第二次直播搬到剧场

之后,很多人都在追着邀请史依弘做更多的直播,但一向讲究专业性的史依弘却不愿把这种形式流于随意,“首次直播时,我没有设定很多条条框框,大家想看到我舞台下、生活中的样子,一起聊天,重要的是让大家放松和快乐。但只是和大家聊天没意思,我要唱,唱的比说的好。”史依弘因此决定把第二次直播搬到依弘剧场,直播《太真外传》坐唱排练,让观众看到演员幕后如何训练唱段,与乐队如何磨合唱腔。这本是京剧演员日常一天,但在疫情背景下久违又可亲。琴鼓为友,脚踏氍毹,也是史依弘最喜欢、最踏实的状态。

不过史依弘坦言,4月17日的第二次直播前,她失眠了,“一晚上没睡好,担忧灯光、麦克风,操心三个直播手机怎么架,很紧张。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抖音、B站、微博三个平台一起直播,是个新挑战!”史依弘的团队也非常敬业给力,提前五小时就来到依弘剧场安装调试设备;乐队更是已经准备和排练了半个多月,当天早早就来到剧场。大家都希望呈现给观众们最完美的状态,因此面对一次直播坐唱的态度,不啻于一场大戏演出。

相比起第一次个人直播,史依弘有了更多经验,她一边唱,一边跟观众朋友互动,有时讲述剧情、导赏唱段,有时介绍合作伙伴,状态越来轻松熟练,大家都觉得她已经真的成为一个主播了。

直播结束后,大家仍然意犹未尽。“网络直播让大家能立刻看到你,这是剧场做不到的。”史依弘觉得,直播创造了快速自我宣传的方式,让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明星,“也让不了解京剧的人,路过直播间可以进来看看,也许就会从而开始关注京剧,这样能迅速影响到很多人。”

除了直播,史依弘还陆续将《四郎探母》《凤还巢》《金玉奴》《春闺梦》《锁麟囊》《贵妃醉酒》等一系列她的珍贵演出视频上传网络,供戏迷朋友们观看。有人担心这样做是否会影响到以后的商演?她坦言,这些剧目日后确实有可能还要巡演,“但是特殊时期,大家都在做特殊的事情,分享最重要。像我的‘梅尚程荀’专场在武汉演出非常受欢迎,我对武汉有感情,希望把最好的戏献给最需要的人。”

勤奋的史依弘依旧天天练功,每周坚持与乐队坐唱,“即使一年不上台也没有关系,但我对自己有要求,只要一登台,我就会拿出最好的状态。也祝愿大家都身体健康精神愉快,一同努力战胜疫情。待四海安宁,再登氍毹为大家演好戏,把这个冬天和早春的未履戏约,一并践行!”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王润

编辑:tf008

分享到

“五个名丑”串联“四大美人”,新编京剧《五丑四美图》兼顾传统与创新

纪念张君秋百年诞辰:“先做人再演戏”

缅怀张君秋大师:用骨髓练就的京剧艺术 为后学传递艺术圣灯

张君秋诞辰百年纪念活动明起网络展播,于10月下旬结束

传承!京剧谭门第七代传人36年后终接过谭元寿的“许云峰”

为什么说京剧是一种时尚?不断“跨界”又使得它魅力永存

京剧表演艺术家、教育家张正芳去世

一代大师张君秋:创造出张派艺术的他,见证了京剧史上空前绝后的辉煌

红色题材京剧《许云峰》6月7日晚“云首演”,9.9元可在线观看

读《靳飞戏剧随笔》 从不同视角重识梅兰芳和齐如山

京剧《锁麟囊》面世始末:翁偶虹写词突破传统限制,程砚秋精心设计唱腔

袁崇焕墓第17代守墓人去世,佘氏家族已世代守墓整整390年

“形”的心灵独白——陈孟昕丽江写生及随笔

英达回归北京人艺执导母亲译作,《阳光下的葡萄干》 9月首演

著名诗人任洪渊逝世享年83岁,曾培养出“北师大诗群”

最全!北京国际电影节首发33部片单,这些影片你都看过吗?

北京影院明起上座率上限调至50% 《八佰》点映预售达到“满座”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