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历史

他是荀子的弟子、贾谊的老师,80岁入相,靠长寿“笑到最后”

2020-04-23 16:10 北京晚报 TF008

公元前176年(汉文帝四年),御史大夫张苍终于升任丞相。

作者 蔡辉


连环画《通俗前后汉演义》中的汉文帝和张苍

在西汉,御史大夫又被称为“副丞相”,是当丞相的必经之路。张苍是最后一位入相的汉初功臣,时年已80岁。需考虑几个因素:

首先,有根基:张苍在秦朝便是高官;

其次,有师承:张苍是李斯、韩非子的师弟,同拜大儒荀子为师;

其三,资历深:刘邦起兵不久,张苍便投靠了他;

其四,文武双全:张苍不只是文臣,且有战功;

其五,忠诚度高:深得刘邦信任,曾被派去“打入敌后”,监视张耳父子;

其六,有政绩:汉初许多政策出自张苍之手。

其七,全能型人才:张苍是经学、天文历算专家,曾校正《九章算术》,推动中国古代数学体系形成。

拥有如此豪华的履历,却晚年才入相,从知名度看,尚不如自己的学生贾谊,张苍多少有些憋屈。然而,张苍奇迹般地活到104岁(可能更长),相比于刘邦的61岁,吕后的61岁,张良的61岁,萧何的64岁,陈平的60多岁,周勃的75岁……堪称笑到最后。

张苍能长寿,有运气的成分,也有深得儒学真传的成分。

在刘邦手下混了个“老资格”

张苍生于何年,《史记》未载,但肯定在秦灭周之前。即以东周末代君主周赧王退位时(公元前256年)算,张苍也活了104岁。

司马迁说:“苍本好书,无所不观,无所不通,而尤善律历。”成年后,张苍拜在荀子门下,他和荀子都是三晋人。战国时,三晋“以医言政”风气浓烈,学者们坚信“上医医国”,故师徒二人均通医道。

张苍后至秦国任御史,“主柱下方书”,即掌管奏章、档案、图书等,以备君主咨询。此职位又称“柱下史”,老子(即李耳)在周朝曾任此职。张苍的师兄韩非、李斯受秦国重视,张苍可能搭了顺风车。但不知为何,张苍不久又犯了罪,只好逃走。

公元前209年,刘邦起兵,经长达2年的逃亡与积累,终成一方豪强。公元前207年,刘邦远征南阳,张苍来投。故张苍虽非勋旧,但也算“老资格”。

楚汉争霸时,为分化项羽军力,刘邦派亲信分头把持各诸侯。张苍被派到赵国当丞相,“辅佐”赵王张耳、张敖父子近4年。派张苍去,一是刘邦非常猜忌张耳父子,必须找个信得过的人来监督;二是张耳父子暗弱,需能人相助,任职期间,张苍曾领兵作战,堪称出将入相。

张敖丧失利用价值后,刘邦命韩信灭赵国,张苍随韩信参加了赫赫有名的“背水一战”(即井陉之战,陉,音如行),彻底消灭了陈余实力,立下战功。

刘邦不喜儒生,重用张苍,因为他的相貌异常,且有吏能。

长得白竟然能免死

先说相貌异常。

张苍投奔刘邦后,曾“坐罪当斩”,王陵(后任汉朝丞相)见张苍“身长大,肥白如瓠”,“怪其美士”,便向刘邦求情,饶了张苍一命。

张苍肤白、个儿高,属“奇貌”。

秦汉户籍中,有肤色一项,在出土文献中,绝大多数人是黑色、黄色,极少白色。司马迁说,张苍的父亲身高不足五尺,张苍却八尺余,张苍的儿子也是大个儿,所以二人都当了侯。张苍的孙子仅六尺,后因罪被免。

可见,“奇貌”是秦汉时上位的重要条件。刘邦便以左腿有72颗痣而自豪,他未发迹时,吕公善相,称刘邦有“奇貌”,将女儿吕雉嫁给了他。

王陵能说服刘邦,因二人同乡,王陵年长且富,刘邦曾以兄视之。

再说吏能。

秦法以吏治国,汉随秦法,惩于秦法苛酷,致二世而亡,初期倾向于“长者之风”,以严刑峻法为基础,执行时适度放宽。

萧何、曹参都主张“无为而治,坚守清静,复返自然”,但不接受儒家式仁政,儒生难得重用。可秦汉战争刚结束,萧何便任张苍为计相,主持税收和上计工作(古代地方官员定期报告地方治理状况,被称为上计,中央靠此来管理地方),同年被封为北平侯。

汉初将相大多出身布衣,张苍熟读秦档案,且通算学。利用秦档案,张苍完善了地方法律、制定出新的赋税标准、调整了兵役安排。刘邦曾迁关东六国豪强十余万口,入关中定居,这是秦始皇用过的手段,应从秦档案中学来。

然而,张苍长期未进入权力的核心圈。

这一等就是20年

刘邦统治后期,到吕后篡权8年,张苍被派到诸侯国当相国,在淮南王手下便待了16年。与西汉开国功臣比,张苍的战功太少,只能默默等待。

先是刘邦,死于公元前195年。刘邦在平定黥布叛乱时中流矢,吕后请良医诊治,医生称可治,刘邦却骂道:“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不许施治,但赐医“金五十斤”。医在当时属方技,与祝由术、巫医并列,会诊多是方技医与巫医协商,所以许多人不信医。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五十二病方》中,30个是巫方。

接着是萧何,死于公元前193年。在刘邦坚持下,萧何被认为是西汉开国“第一功臣”,压倒了将领们支持的“第二功臣”曹参。曹参被长期外派到齐国当相国。为讨好刘邦,萧何大修未央宫,还与吕后合谋冤杀韩信。萧何心思重,事必躬亲,积劳成疾而死。

继而是曹参,死于公元前190年,史书未记生年,推算应60岁出头。曹参好饮酒,加速了他的死亡。

然后是张良,死于公元前189年。张良年轻时曾领兵作战,投靠刘邦后,身体多病,只能“常为画策臣”。为治病,张良采用春秋时便风行的导引法,即用特殊动作,配合呼吸,加上辟谷术(拒食谷物,因“食谷者智而不寿”),来强身健体。导引法初期似有成效,楚汉战争后,张良曾随刘邦平叛,后因长期辟谷,瘦弱不堪,张良长年无法外出。

最后是吕后,死于公元前180年,她被狂犬伤腋,误信巫师之言,未进一步治疗,4个月后发作而死。

张苍等了20年,终于等到故人皆凋零。

汉代菜太咸?

1930年,瑞典学者贝格曼对汉代烽燧遗址挖掘,出土1万余支汉简,记载了居延城(今属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戍卒的生活状况。学者李振宏发现:虽生活条件恶劣,但士兵发病率仅4.28%,且77.65%的患者被治愈。可见当时医疗水平之高。

秦朝加西汉共441年,发生疫灾66次,平均6.68年1次。其中大疫6次,特大疫18次,均与汉初无关。秦汉是中原气温转冷期,最低点在东汉,致传染病流行,所以古人称传染病为“伤寒”。但汉初气温稳定,是瘟疫的平静期。六国统一后,各医学流派互相融合,水平空前提高。可西汉开国精英大多没活到70岁(周勃活到75岁),令人意外。

学者王子今研究居延汉简,惊讶地发现:西汉政府月给戍卒食盐多达3升(相当于894克),日均摄入量达29.8克。

有人认为,当时食盐加工水平差、杂质多,但食盐加工难度不高,汉代已有精炼的“末盐”,就算是低档“颗盐”(即“大粒盐”),居延汉卒日均摄盐量也高达24.2克,而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是每日不超6克。

古人嗜盐,《管子》中也有记载:“终月大男食盐五升少半,大女食盐三升少半,吾子食盐二升少半。”顾炎武认为,当时的升只有清代的1/3,即使如此,成年男子日均摄盐量也达26.5克。

古人多农耕,劳动量大,出汗多,需补充食盐,且当时副食难保存,多用腌制法。盐食后让人兴奋,害处不易被发现。摄盐量过高,可能是限制一代精英寿命的重要原因。

没躲过汉文帝下的套

公元前180年,陈平、周勃政变,杀诸吕,迎代王刘恒登基,即汉文帝。

汉文帝对陈、周颇疑惧,入长安当晚,便撤换南北禁军和宫廷内卫负责人。提拔张苍为御史大夫,因他虽属开国功臣,但与陈、周等往来少,且张苍已76岁,威胁较小。

周勃、灌婴相继罢相后,张苍顺位而上,一下当了15年丞相。张苍主张“清净不事”,让急于作为的汉文帝不满。汉文帝更喜张苍的弟子贾谊,贾谊性格峻急,主张用儒家哲学彻底改造西汉政治,引起功臣集团不满,周勃、灌婴、冯敬等轮番诋毁,汉文帝只好疏远贾谊。

公元前163年,汉文帝暗中指使公孙臣上书,提出汉朝属土德,将有黄龙出现,应改正朔服色制度。

当时有两种说法:其一认为周属火,秦属水,汉属土,后者克前者;另一是刘邦起家初,流窜于芒砀山中,此地属楚,民风尚赤,所以编出斩白蛇的故事,自称赤帝子。

登基后,刘邦意识到当年临时编的说法与五德理论不合,改称秦太短,没继承水德,所以汉朝属水德,皇帝着装外黑内赤,黑代表水,赤代表赤帝子。

汉文帝变水德为土德,可能是圈套,引诱反对者出击,并彻底干掉他们。张苍本不反对,但按水德, 10月为一年之始,预算、征税等皆以此为标准。改土德,则以1月为一年之始,行政上很麻烦。所以张苍驳回公孙臣的动议,称不信黄龙会现身。

第二年,“黄龙”果然“现身”,95岁的张苍被罢相,这标志着功臣集团从此淡出。可惜贾谊不久在长沙病死,未能施展抱负。

自有一套养生法

张苍是北平侯,据西汉制度,罢相后需回封地。张苍在北平(今河北满城)又住了近10年,比汉文帝还晚死5年。

晚年张苍牙齿尽落,每天只食人乳,后人误以为这是长寿秘方。其实,儒家以“仁者寿”为核心,本有一套成熟的养生法。

首先是节欲慎疾。不仅“八不食”,连睡觉也要“寝不尸”“曲肱而枕”,即侧身睡,别像尸体那样躺着。

其二是重视体育锻炼。孔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钓鱼、打猎不为收获,只为健身。

其三是注意心理健康,提出“乐则安,安则久,久则天,天则神”,注意陶冶性情。

其四是终身学习。保持头脑活跃,又契合“养生之道,常欲小劳”。

儒家也认为“静”能养生,创造了独特的打坐方法,代代传承。孔子活到73岁,孟子活到84岁,荀子活到75岁,李斯横死时,也已76岁。张苍作为儒家弟子,自然学过这些方法。

在“诚心敬意”上,张苍下过一番功夫。为感谢王陵救命之恩,张苍一生父事之。张苍在官场几经沉浮,始终保持内心的平和、开朗,体现了儒家“养德、养生无二术”的观念。

此外,孔子提出的“八不食”中,有“不得其酱不食”,即专菜配专酱,否则不吃,减少了盐的摄入量。

张苍可能有长寿基因,他的儿子也很长寿,但据现代科学研究,长寿基因只能起17%的作用,生活方式占60%。看来,张苍创业的本事不如萧何等人,长寿的本事却大大胜出。

(本文参考董平玉先生论文《百年历史变迁的见证者——张苍研究》)

 

来源: 北京晚报

编辑:tf008

分享到

郭沫若中国历史学奖颁奖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荣获一等奖

李永田:在加拿大,我给孩子讲中国历史

中国历史将成为香港初中必修课:曾有超七成学生答错建国年份

货真价实的“大国工匠”,陈寅恪先生鞠躬尽瘁为教书奋战一生

浅谈明代宫廷里的书法大家 欣赏张居正海瑞姚广孝作品集锦

北京“新发地”并非平坟而得名,民国初就有了?确凿证据在这

建党99周年纪念日探访华北局城工部旧址,北平地下党指挥部为何在河北

是瘟疫频发还是坏习惯?浅析东汉皇帝为何大多短命

植物也有百家姓:以“艾”为姓,沐浴古今中外的历史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