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进京“打尖儿”的青头潜鸭为什么不见了?都是它惹的祸

2020-04-15 23:01 党报帮您办微信公众号 TF015

疫情之下,北京加快了《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草案)》的立法进程,并拟将每年4月作为北京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月,4月的第3周定为爱鸟周。爱鸟护鸟意识,要从日常点滴做起。近日,本报接到反映,京城一些水域中出现大量珍惜鸟类的身影,但是,个别观鸟人用无人机肆意追逐飞鸟,他们自以为的不经意举动,极大地影响了鸟群,甚至导致一些鸟类停止觅食休息,飞离本地。

目击

低飞无人机发出刺耳嗡嗡声

"我们是亲眼看着北京的生态环境一天天变好的。20年前黑豹野保站成立之初,很多野生动物在我们巡护中是很难看到的,现在,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去年,一度濒危的青头潜鸭现身房山大石河,吸引了大量观鸟者围观。最近,我们在大石河红领巾公园一带巡护时,发现有多架无人机在轰赶鸟类。”

昨天,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理事、北京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向记者展示了一段他拍摄的视频。拍摄的时间是上周日。画面中,大石河边众多观鸟爱好者们正端着“长枪短炮”拍摄水鸟,旁边一条高于水面的路堤上停着几辆车,半空中,一架黑色无人机来回飞舞,刺耳的嗡嗡声甚至盖过了远处孩子们的欢叫声。一名观鸟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地呵斥:“谁的无人机啊?快飞走!”其他观鸟者也纷纷四下寻找无人机的操控者。尽管已经触发“众怒”,但无人机仍在半空中飞个不停。

(低空飞行的无人机)

“河边地势广阔,操控的人有可能躲在某片树丛里或躲在车里面,很难找到。”李理和巡护队员开始沿着河边仔细查找。

最后,在红领巾公园不远处的路边,他们发现几个年轻人正聚在车后忙活着。走近一看,原来他们正在调试一个直径约有半米长的无人机。李理和队员们上前提醒,几名年轻人看到队员们制服上的“野生动物保护”字样后连说抱歉,随后,便带着机器离开了。

保护站的队员们沿着河边继续巡查。当天,他们一共见到了3架放飞的无人机,其中两架无人机的操控者故意隐匿起来,和巡护队员躲起了猫猫。多次寻人无果后,野保站只能将这一情况向上级单位“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报告,由他们进行处理。李理说,保护站的十几名工作人员负责日常的巡护和监测工作,如果遇到受伤动物,他们会及时救护。因为没有执法权,对于无人机惊扰鸟群等情况,他们只能进行劝离或者上报。

担忧

频繁干扰之下珍稀鸟类飞离

“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那几只青头潜鸭了。”李理说,据全球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数字,青头潜鸭现存约500只,民间最乐观的估计也不到1000只,它一度濒临灭绝,见到这种鸟太难了。今年是青头潜鸭迁徙途中“打尖儿”北京的第二个年头,根据他们掌握的材料,环境变好是吸引它们落脚的重要原因,尤其是房山大石河这一段水域,水下的食物比较丰富,它们停留的时间比去年延长了。

非常幸运的是,这段时间,先后在官厅水库和大石河看到了青头潜鸭,每次大约有四五只,总数约10只。但可惜的是,近一周的巡护中就再也没有见到它们,不排除人为干扰的因素,迫使它们往北飞了。

据了解,去年,不少观鸟人在大石河拍到了青头潜鸭,引起爱好者们的广泛关注,今年它的再次出现,吸引了更多人围观。“其实,大部分观鸟人都很文明,远远地拍鸟而不去惊动它们,但少数人会故意惊扰,这也是我们重点盯守这一带的原因。”

图片由黑豹野保站提供

事实上,无人机出现在鸟类活动区的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李理说,这几年他们在官厅水库、密云水库、沙河水库、潮白河等多个水域,都曾见过有人放飞无人机。有的无人机是观鸟人带来的,他们知道鸟类迁徙的时间规律,知道哪些地方会有水鸟出现,为了拍到鸟类飞行的动态画面,他们就用无人机干扰、惊吓它们。除此以外,还有小一部分无人机爱好者,是到野外来练习操控技术的,不经意间惊扰到了鸟群。

“无人机会不会对鸟类造成危害?网上一直有争论。我们从日常巡护工作中得出的结论是,无人机会对鸟群造成危害。”李理说,首先,无人机会打扰鸟群的栖息、觅食,尤其是那些从南方迁徙而来的鸟类,在北京短暂停留时非常需要安静的环境。其次,无人机会干扰鸟类迁徙的路线,甚至会阻断一些胆小幼鸟的飞行和迁徙路线,导致它们掉队。

曾经在官厅水库,一架无人机干扰了一队迁徙的大天鹅,其中,一只年幼的天鹅被嗡嗡声吓得掉了队。野保站的巡护队员们开始寻找无人机的操控者,发现他们在对岸后,就开车追了过去。等到了对岸,他们又跑到更远的地方。“我们巡护时都穿着统一制服,车身上有醒目的野生保护字样,这些人很清楚我们的身份,但就是不配合。”

曾有市民建议通过设立电子围栏阻止无人机惊扰鸟群。电子围栏是一种电子干扰器,通过干扰导航地图,控制无人机的飞翔区域。“再高端的技防、再严密的人防,其实,都不如大家提高保护意识,真正做到关爱候鸟。”

调查

各种损招导致无辜小鸟死伤

李理说,在北京范围内,鸟类面临的人为危害除了无人机以外,还有一些更加恶劣的行为,比如弹弓伤鸟。

一些成年人使用弹弓打鸟,这些人玩弹弓非常准,而且他们用的是钢珠,杀伤力很大。去年夏天,保护站救过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黑鹳,它的翅膀被钢珠打折了,调养了很久才康复。

经常从事野外工作,保护站的队员们接触最多的就是观鸟爱好者,个别人会为了拍到好看的照片而不择手段。比如,有人用大头针将虫子钉在树枝上诱鸟来吃,当鸟类被吸引过来吃虫子时,他们就会抓拍。有的鸟会将大头针吃进去,扎破喉咙,这种情况很难救治。

还有人为了诱拍,将鸟窝堵上,大鸟只能在窝外边干着急。爱吃小鱼的翠鸟就属于这种,它们的鸟洞一般在悬崖或者堤坝上,洞里是嗷嗷待哺的小鸟,大鸟飞进飞出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观鸟人无法抓拍,于是有人就想出馊主意将鸟洞堵上,这样大鸟回不了窝,在洞口停留的时候,正好可以拍照。

“洞封上了,大鸟进不去,小鸟出不来,一死就是一窝。”李理感叹道。

还有一种拍鸟窝的做法,看似对鸟没有直接的伤害,但是会毁了整个鸟窝。有些鸟窝搭在树枝上、芦苇丛里,比如,黑卷尾这种鸟就喜欢在树枝上搭窝,鸟窝经常藏在层层树枝中,观鸟人很难拍到喂食小鸟的画面。于是,有人就将鸟窝四周的树枝都掰断,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鸟窝。虽然拍照清楚了,但是,少了树枝的遮挡,鸟窝暴露在外,很容易遭到猛禽的攻击,遇到刮风下雨,鸟窝也会受损严重。

近几年,这样的事情在全国范围内都频繁出现。在新修订的《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草案)》中,4月的第3周将是北京爱鸟周,李理呼吁市民对鸟类关注的同时,不要干扰它们的正常生活,做到爱鸟不伤鸟。

来源:党报帮您办微信公众号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全球极度濒危鸟类青头潜鸭再访房山大石河,比大熊猫还要稀有

“青头潜鸭”现身北京房山大石河,什么说它是鸟中大熊猫?

比大熊猫还要稀少!极度濒危物种青头潜鸭首次“做客”南海子

“电动车骑上天桥”成风 交通执法人员一小时纠正20余起

交通队开展静态停车秩序综合治理 街边停车规矩了

仁和医院体检场地面积扩大一倍,预约挂号节省时间

北京朝阳安立路:私家车“任性”变道插队占公交道有改观

电动车为图省事开上天桥,不顾提示横冲直撞太危险!

这些事帮您办了!石景山区杨庄北区3号楼东侧的私家果园变回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