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编剧宋方金疫情期间构思《功勋》剧本,曾为此到基地采访袁隆平

2020-04-09 15:45 北京晚报 TF008

“疫情爆发以来,我的生活和全国人民都差不多,都是待在家里不出来。疫情对影视行业造成了重创,但编剧成为业内几乎唯一可以开工的工种或环节。”编剧宋方金透露,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构思创作电视剧《功勋》剧本。该剧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组织推进,郑晓龙担任总导演,将以单元剧的叙述方式,串起八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华彩人生。

宋方金  视频截图

宋方金将和导演阎建钢搭档,创作《功勋》中《袁隆平》这一单元。春节前,二人特意飞了趟海南,在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采访了袁隆平,与“传主”直接接触。“我们到了袁老住的卧室和客厅,非常震惊,因为他住的地方太简陋了,简陋到不敢想象。非常小的房间,估计20平方米左右,沙发、桌子、床全都是旧的。如果我们在作品中把这个场景呈现出来,观众会很难想象,广受大家爱戴的科学家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

严谨,是袁隆平留给宋方金的另一深刻印象。当天,2020年某晚会团队也在采访袁隆平,他们希望袁隆平能给观众录一句新春祝福,其中有一句台词是“祖国是一粒种子,年年收获幸福的果实”,但袁隆平指出“收获”这个词不够准确,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结出”果实,该晚会团队也最终采纳了袁隆平的意见。宋方金说,袁隆平字斟句酌的严谨态度,让自己那一瞬间抓住了创作这个剧本“灵魂性的东西”。

《功勋》每个单元计划五集左右,相当于两部电影的时长,要想从头到尾讲完袁隆平至今90岁的人生不太可能,宋方金和阎建钢决定,这部剧将主要展现袁隆平攻克杂交水稻技术难关的那个关键阶段。现在,宋方金正在闭关创作剧本,每天保证写三到五千字,从晚上十点开始,直到凌晨六点,“然后睡一觉,起来之后吃个早午饭,可能中午还会睡个午觉,下午查查写作相关资料,有时也会开个线上会议,晚上再继续写。”目前他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剧本,按照计划,该剧将于今年5月出初稿剧本,然后开始筹备,看景、置景、选角等,预计9月开机,2021年七八月份播出。“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平缓,我觉得我们应该能按时开机。”

写作过程中,宋方金觉得这个剧本难度最大的地方在于虚构和真实的取舍。“这类人物传记作品展现的是人物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如果完全是人物本身的生活记录,就不是艺术创作,变成新闻报道或者纪录片了,但适当的艺术加工不仅必须得到传主本人的认可,也得让观众信服,所以必须把握好比例,既真实表现,又能够在真实基础上有戏剧审美的提升。”

谈及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影响,宋方金认为,这一问题还需要具体到行业细分回答:“对2020年的电影来说,可能是摧毁性的,影院关了,春节档、情人节档都没有了,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出台一些政策帮助电影院和中小型电影公司度过难关。对剧集的影响可能没有电影大,因为剧集可以在电视、网络等平台播出,客观上对去库存反而也是一种促进。”

当被问及疫情题材的文艺作品创作时,宋方金提出,可以从小人物视角展现战“疫”。“这段时间涌现出很多小人物互相帮助、彼此温暖的故事,比如医护人员、志愿者、快递员,可以通过他们的故事去激励人心。如果大而空地歌颂抗‘疫’精神,就很容易悬浮。”

作为一名编剧,宋方金虽然已经习惯了创作阶段“与世隔绝”的生活,但他也笑言,“主动不下楼和被动不下楼是两个概念”,疫情结束后,他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去公园、去大街上走走逛逛,看看春天。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袁云儿 文并图

编辑:tf008

分享到

今年第五部在线上公映院线电影《春潮》:把母女剧拍成战争片

天津百年市井故事,都在王松《烟火》中

舞台剧《战马》偶戏团队组成“触感实验室”,用锅碗瓢盆让观众大开眼界

扶贫题材电视剧《我的金山银山》:笑中有情,喜中有泪

接档《清平乐》,黄景瑜迪丽热巴主演《幸福,触手可及!》开播

与任贤齐云合作《飞鸟》被赞,胡海泉转线上做直播,不出门写下十多首歌